Tag Archives: 杨伟光,死刑,yong vui kong

Discrimination in Nationality for VK Case

MPs: Double standard in sentencing Vui Kong Original Post : Free Malaysia Today , Author : Patrick Lee,  | March 26, 2012   Malaysians convicted of drug crimes in Singapore are led to the hangman’s noose, while citizens there are allegedly bein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ampaign, News Reports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死囚懺悔走錯路

东方日报头条特写 (吉隆坡18日訊)因販毒而在新加坡判死刑的大馬公民楊偉光,在獄中所撰寫的家書及致函新國總統的要求寬赦信,首次曝光! 本報通過楊偉光的律師團,取得楊偉光在獄中寫給姐姐及母親的家書,同時也取得楊偉光致函給新國總統的寬赦信。楊偉光在要求寬赦信中,向所有新加坡人民道歉, 同時也道出坎坷的身世,以及過去無知的想法。 從字里行間,讓我們看到楊偉光的過去,也感受到一名死囚悔悟的真心情。 來自山打根的楊偉光(22歲),出身貧窮家庭,父母早已離異,他及三哥從小便跟隨母親住在油棕園的木屋,靠母親洗碗賺200令吉養大。 「我經常看見媽媽躲在角落里哭泣,我不忍看見媽媽經常焦慮的神情,所以,我12歲時就決定離開這個家。」 他為了想擺脫困苦的日子,讓母親過好日子,毅然在12歲便離家出外闖世界,16歲更隻身飛往西馬謀生。 他在致函予總統的信函中坦承,因為從小到大缺乏教育,令他渡過了無知的歲月。 來到西馬的偉光,寄住在朋友,在耳濡目染之下開始售賣盜版光碟。有一天,其上頭告訴他,其實販毒的刑法比販賣光碟更輕,最高刑法只坐牢2、3年,而 且販毒酬勞高數倍。 誤信損友 12歲便輟學的楊偉光,信以為真,開始踏上販毒的不歸路。 「那時候,朋友告訴我,抽煙是健康的、美好的;吐一口煙,便忘記煩惱;他們也說,飯後一支煙,快樂似神仙」 有朋友說,他們情願少吃一頓飯,也要抽多一根煙;抽煙無分貴賤,無論警察、小販、富人或窮人都抽煙。更多朋友告訴他,香煙是受到醫生的核准,政府合 法生產及銷售;也有朋友說,香煙是海洛英、海洛英就是毒品,毒品與香煙來自同一產品。 如今,正在獄中受教育的楊偉光,獲知什麼是正確的生活觀念,他這才覺悟之前所做過的都是傷天害理、不能相信的事。「因此,當檢控官在高庭上向我發 問,是否知道那是什麼毒品或是否見識過毒品時,我思索了很久才回答他的提問。我感到很矛盾,我很想直接回答檢控官,但我卻害怕在法庭上被愚弄!」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A1/2nsO0n0Q1KFO0blY0M2G7G331kqM9X0i 楊偉光學中文 媽媽見家書淚滿臉 因販毒而被新加坡判處死刑的楊偉光,一直不敢把自己即將絞刑的真相告訴母親,甚至他還在獄中努力的寫家書、修佛法,母親曾一度探望他時,發現他能說華語、寫信而淚流滿臉。 楊偉光在坐牢期間,時常閱讀佛書修佛法,甚至在寫給母親的家書中。 同時,他也以誦經說佛的方式闡述近況,且在面對死亡的事件上,楊偉光也以佛法心坦然的看待。 楊偉光在5月30日寫了封家書給母親,也藉著機會,以「愉恭稽首祝母親,六月十日星期四,生日快樂樂流露,心樂容悅普四方」的自創詩句,祝福母親生日快樂。 介紹書籍給哥哥 他在家書中不斷帶給母親正面的思考,並表示他在獄中不斷的學習和讀書,同時也在其二哥和三哥探訪他時,介紹給他兩位哥哥不少有益的書籍。 雖然身在獄中,不過楊偉光卻不曾放棄自己,也不放棄家人。 另外,他在家書中提及,在與兩位哥哥談及佛法後,他們3兄弟都相信未來是光明的,因此也希望母親能與佛結緣。 坦然面對死亡 他也寫道——「……修行更好。因為一個人在世,終有一天必定會面對死亡,我們的肉體不能長久,就好比衣服一樣要換,學到佛法,肉體在死後就有用。」 另一方面,對於死亡,楊偉光在修佛後有著不一樣的想法,因此也坦然的面對死亡,同時也在家書的末端寫了「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南無阿彌陀佛」給母親,希望母親能以「真誠真心無所求不貪」的念頭,念讀上述的經文。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A1/2ItY0QnB1OVL06QX0o3R75n31i4R9TwU 獲知判死刑,痛哭數天 「當調查官告訴我將面臨死刑及終生監禁後,我連續痛哭了很多天;我沒有攜帶武器;被捕時我無法以華語或 英語溝通。」 楊偉光在信函 中指出,在運毒過程中皆是由他人安排及選擇地點,並非自己做主;在運毒之際,他毫無警覺、策劃及刻意隱藏,沒有吸 毒的他,過了海關後才有人發短訊通知運送地點。 警方跟蹤逾數小時 當時,新國警方已跟蹤逾數小時,並得知所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News Reports, Vui Kong's Story | Tagged |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