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Vui Kong Letter

【最后的12章之12】 面对死亡

野田: 首先谢谢大家阅读最后12章的信件,不知不觉中已到了最后。希望大家在这章结束后,也会继续支持“给生命第二次机会”这运动。 最后一篇,你要我讲讲死囚面临死亡时的感受。 首先,我觉得,死刑存在的意义不是报复,而是让犯人了解,让他诚实面对自己所犯下的罪行的一种方式。就我来说吧,我其实是感恩我被捉,因为这让我了解生命的意义是什么,它让我坚强。我记得我说过,以前的我,没有真正的活过。 前几天,我的律师来探望我,他说过几天就会把我最后的特赦申请信交到总统府去了。 很多死囚在执行死刑的前一晚没有机会和家人说一声再见,除了悲伤,根本就是没有心情做任何的事情。其实,很多死囚在被带出牢房的那一刻,都会禁不住的大闹大哭,再多的辅导也没有用,因为这一走,是没有回头了。是一个生命永远的不在了。这时,最痛苦的是家人,我根本不敢想像家人在外头,无助,焦急,彷徨。。。等待。等待一个冰冷的,没有生命的身体。 而对我来说,若明日是我生命中的最后一晚,我也没有其他的选择,只有黯然面对;毕竟错的是自己,我会忏悔。 你问,我会不会腿软。我真的不知道。但我想我不会,因为面对生死,我已经开始熟悉了;别忘记,在这短短的4年,我已“死”过好多次了,2007年被捉,佛祖救了我让我重生;2009年被判死刑,在行刑前律师拉维向法庭申请暂缓。我能够活到今天,一切所属幸运。 我也不奢求最后晚餐即将是个如何丰盛的一餐,我想我会照旧早上起来祈祷念经,静坐深思,素食早餐,直到夜晚的到来,穿上妹妹买给我最好看的衣服,跟其他狱友说声再见,然后再诚心向地藏菩萨叩头感谢。 但我没有办法用文字表达那种心情。我也不知道走向断头台的时候会是什么心情。我想没有人会知道吧。 听闻学修觉法,佛祖的传承,就是帮助、拥护、劝导、提醒、鼓励等等,一切正在受苦众生,迷惑众生,有国难终生,有烦恼众生,无知与无智众生,不知自控的众生等等,这些众生所受的我曾经经受,因有伟大觉者佛祖的传承众生(学者或觉者)的教导,所以我解脱很多,很自在! 也感恩社会大众能原谅我,能够活到今天已经是我最大的福分了。 我想我的家人已经接受了我,将来的情况是个怎样的结果,我觉得家人都能够接受了;他们对我的改变,对我的蜕变感到欣慰;加上在我死之前可以读读佛经,认识佛教;我的改变也改善了家人之间的关系,尤其兄弟姐妹间的感情。 只是有点担心,母亲终究会知道我已经不在的。 最后的一篇,我就以这简短的文字,写出我的感受。 我再次感谢你们,没有你们我不能够把我的故事一一道出。 感恩,我在这里替大家祈佛,愿大家健康平安喜乐!祝福你们。 伟光 English Translation:  “Facing Death” Firstly, I would like to thank everyone for reading this last letter. Time passes so quickly that thi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e Last 12 Chapters, Vui Kong Letter | 2 Comments

最后的12章 之11 《谈分享与互助》

野田: 哥哥今早带来了El  从美国送来的佛书和佛牌,我很高兴。 El 是一个和我一样曾经叛逆颓废的女孩,她曾经迷茫过,不知人生目标是什么,也因为毒品差一点就入鬼门关。 不过今天的El 已是个很积极很有爱心的女孩,她说我的故事改变了她的人生观,她积极的参与辅导工作,希望能帮和她一样的迷途羔羊。这是她写给我的信,我看了很感动。 “You have given me lots of thing in the little time。 I’ve known you but one thing you’ve given me that I never expected and not many can do is Life. I don’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e Last 12 Chapters, Vui Kong Letter | Tagged , | 2 Comments

最后的12章之10:《毒品与死刑》

野田, 你曾经说要我谈谈毒品与死刑,我说我没有资格谈这问题,因为我本身就是因为毒品而被判死刑的人,而且,我对这问题也没有好好思考过。 你再次提起了这问题。 在这里的人,都是被判死刑的人。而大多数,是因为毒品。有的年纪比较老,但大多数是年轻人。他们都是经过审判,上诉失败,有的在等总统的答案,有的在等他们的“时间”到。他们都有自己的故事。 哥哥有提过一个死囚,他叫俊炎。相信报纸上也有报道过。运良他每星期一都会见到俊炎爸爸,有一次在监狱外,他爸爸还叫运良签名。 拉维律师也有提过,他的故事是这样:俊炎的爸爸妈妈离婚,他跟爸爸住,也帮爸爸在早市夜市摆摊子卖衣服和光碟。他认识了一个常客。这常客成功说服他,要他帮忙从外国带金条到新加坡。所有的安排都由这常客负责。但原来,暗藏在行李箱的不是金条,而是毒品。俊炎一直都不知道里面是毒品,直到警察撕开行李箱的内侧。他向法庭说出了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也说出了这常客是谁和他的手机号码。但法官不相信他的话。律师跟我说,警察没有尽全力的追查这个人,而法官也不认为这很重要。 我不是律师,可是还是我想不通,为什么不去追查这个人?很多时候,就是因为这些人,我们会变成这样。找到这个人,不就能证明俊炎是不是在讲骗话吗?俊炎被关在这里,他自己怎么找? 我开始在想,会不会有真的被冤枉的人?是不是所有的审讯都很公平?如果被冤枉而又被吊死,那不是很惨吗? 我之前有说过,我隔壁的狱友。他很年轻,他已经死了。我有跟他谈过很多话,他没有说起他的事,可是我觉得他是一个很天真,很无知的小孩。他不能面对死亡。那一天的凌晨3点,他被拖出去,他的哭声,让我的心很痛,我不断的念经,希望他减少痛苦。我在想,像他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变成一个危害社会的毒贩? 那一次后,我对狱官说,虽然我是有错,但背后安排我的人也有错,我要停止他再伤害其他人,我向警方说出了那个人是谁。过后怎么样,我不知道。我听律师说,他被扣留了,但是没有证据,所以没有被提控。 还有一件事,我一定要说。大概2个月前,有一位狱友,他的年纪比较大。他的上诉成功,已经被放出去了*。我问律师为什么,不是说上诉很难的吗?几乎没有几个成功过吗?律师跟我说,上诉庭的决定是这样的:这个囚犯带了很多不同种类的毒品,其中一种是海咯英,他向法庭解释说他不知道其中含有海咯英,法庭相信他,认为他真的不知道,所以放了他。律师还开玩笑的跟我说,如果俊炎说他知道那是毒品,可是不知道是海咯英,可能还有机会。 律师也乘机会跟我解释有关毒品的法律,说什么被发现身上有毒品就假设有罪,有超过多少分量的毒品就被假设是贩毒等等,我不是很懂,可是我觉得这很重要。很多人就是因为不懂,然后这法律对自己的不利,最后被判死刑。 看了这些案件,我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法庭可以相信这个不相信那个,到底是以什么标准,什么态度来对待毒品的案件和死刑?律师有跟我解释说,可是太复杂了,我不是很懂,也不敢在这里说。 我想我能够说的,就是奉劝读者去了解这法律吧! 伟光 20/6/2011 *后记:伟光提起上诉成功的狱友并没有被放出去,只是由死刑改为其他判决 English Translation : The Tenth Letter : Drugs and the Death Penalty Yetian, you once asked me to write about drugs and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e Last 12 Chapters, Vui Kong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最后的12章之9】 教育的重要性

野田: 在我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我有一个同学叫罗焉,就是他的一句话,至今我还深深地记在脑海中。 年纪小小的他就跟我说:“要的话你学到最好,不然你就最坏!” 他这样说,是因为当时我和很多同学过不去,之间出现了很多误会。 那时不懂事的我误解了他的话的含义,一直误以为“要你就学到最好拿第一,不然你就做到最坏好了”。我错误的选择了后者,心想既然我不可能考到第一,那我就放弃了学习。这真的是最错、错、错的决定。 从二年级到19岁进监狱,我都不曾好好思考过如何生活、也不曾想过要如何学习。进来了这里让我想起罗焉的这一句话,我生起了勇猛的心,修学智慧,就是因为这样我才学习佛法! 我读到一个数据,不知道对不对,希望你可以帮我检查看看。 美国有一个报告指出,很多被判死刑的人教育程度都是非常的低,通常都是教育程度低的人,才有机会犯错和可能遇上死刑的裁决。 (注:伟光所指的报告是由美国科学家研究,研究报告指出,是否执行死刑的主要因素不在于种族或出身贫寒,而是教育程度,接受愈少的教育,遭到处决的机率愈高。) 我是一个没有受到正规教育的叛逆少年,我对于很多犯错的刑法都不是很了解。因为缺少教育知识,所以给人家欺骗,让我相信运送毒品不会导致死刑,结果愚蠢的我就这样一错再错! 虽然比起其他人我比较不幸,我是没有受过正规教育的人;不过我觉得现在开始仍不迟。 现在,我不愿再错过,我每天大量阅读各类书籍,学习新的知识,如英语,也不断的修心灵。 也许说不准哪天早晨我会被处决,但万一哪天我真的能活着走出监狱大门,那么充足的知识和正确的人生观将是我重生的条件,如我能说英语,那我就可以把宣扬毒品害处的讯息传得更多更远。 当然除了学校的教育以外,家庭教育也非常重要;孩子的未来是由家里人来塑造的,如果你以工作繁忙还是生活忙碌为借口的话,孩子有很大机会变坏;我是因为家人忙碌,没时间陪伴而变得越来越叛逆。 我还想分享另外一个生命的故事。 在古印度,一名死囚在临刑前突然被告知:如果他能端着满满一碗水绕着皇宫走上一圈而滴水不洒,国王就会赦免他。死囚答应了。 消息传出后,很多百姓都围着皇宫看热闹。皇宫周围是高低不平的石子路,还要走几十级上上下下的台阶。围观的人们在起哄:再走三步就要摔了! 拐过墙角就要洒水了! 但死囚却好像根本什么都没听到,他死死地盯着碗里的水,一步一步走了大半天才走回到出发点。一滴水都没有洒出来。 人群沸腾了,国王也非常高兴,他问死囚:“你怎么就能一滴水不洒呢?” 死囚回答说:“我端的哪里是水,这分明是我的命啊!” 我现在看待学习也如同这碗水,如果一个人放弃了学习,就等于是放弃了生命,生命就是一门教育,而教育就是一种生命;这两者息息相关,哪里可能没有牵挂呀。 伟光合十 13/6/2011 English translation: The Ninth Letter : The Importance of Education Yetian: When I was in Primar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e Last 12 Chapters, Vui Kong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最后的12章之8】支持的力量

野田: 我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 有一个年轻人,他犯了错,被判入狱。许久,他的家人没有来看他。当他看到其他狱友的家人带着好吃的食物来看他们时,他的心里很不高兴,也责怪爸爸妈妈。 终于有一天,狱长说有人来看他了。进到会客室,他见到他的妈妈,身上很肮张,鞋子烂了,脚上也长了水泡。妈妈的背后,背着一个骨灰缸。 原来,他家很穷,爸爸是一个农夫。家里离开监狱很远。爸爸为了筹钱来看他,拼命做工而累死了。爸爸的最后遗愿是要看他一面,所以妈妈背着爸爸的骨灰缸一路走来看他了。 听说这是个真实的故事,也好像被拍成一部电影。 周一是死囚见家人的日子 这里,每个星期一,是家人见死囚的日子。 我的家人也住得很远。还好,有两个哥哥在新加坡的酒店里工作。他们向公司申请星期一放假来看我。我听哥哥说,这么多年来,每个星期一,他都会见到一位妇人, 拐着拐着,头发由黑变白,来看她的家人,可能是孩子吧。还有,律师也说过,有一位死囚的爸爸,每个星期一的凌晨三点,从新山驾摩多过来,为了赶在最早的时 间看他的儿子。 所以,我们算是很幸福的死囚。 感谢仍有兄弟的支持陪伴 其实,当我们的生命被冠上“死囚”两个字的时候,最希望得到什么?让我这个死囚来告诉你。最希望的就是得到家人在旁的关心和支持。这个,我有;我在监狱里度过的日子都有运良和运中的陪伴,我们兄弟间的感情改善了。 那种期待的心情,我很难可以表达。我对我的家人,除了感恩,还是感恩。我要好好的利用这段时间,努力学习,好好做人,来报答他们。 许多死囚被家人都不知情 可是我知道,有很多的死囚从来没有人来看过他们,可能除了他们的律师以外。律师也是很久很久才来一次的。尤其是那些不是新加坡人的死囚。可能他们的家人也不 知道他们被关了起来。可能他们的情形就好像上面提到那年轻人的故事那样。可能他们死了,家人也不知道。我的心里很不好受。 我说我是幸福的,我很感恩。我知道,我的家人,给了我很多的支持。他们没有放弃我。 哥妹争取民众签名受委屈 我的姐姐妹妹,还有其他的亲戚朋友,他们到街头要求路边不认识的人签名,请求总统给我特赦。他们没有要求我被放出来,只是希望我不会被吊死。 我的妹妹才19岁,她很怕跟陌生人讲话,可是还是勇敢的做了。我的哥哥在他(工作)空档的两个小时,在乌节路找人签名。其实我知道,他们都很难受,都很辛苦,也常常挨骂,因为有人会骂他们,说为什么要救我,说应该因为我而感到羞耻,说我最该万死。因为我,他们要承受这种压力,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 我有时在想,其他死囚的家人,会不会也在受这种压力,会不会因为这样而放弃他们,甚至不认他们了。如果是,我相信无论是家人和死囚,他们都很痛苦的。身在其中,我好像可以感受到他们的难处和折磨。阿弥陀佛。 在很多人的眼里,我们这些被关起来的人,是大罪人,不值得一提。可是我们的家人不是。他们要面对我们将被吊死的事实,已经是很痛苦,很残忍的了。 虽然未处决但心灵已死 如果一个死囚没有家人、朋友、社会的关注,再加上没有坚定的信仰的话,他可能在还没有被处决之前,心灵上已经死了。 很多死囚因为知道自己要死了,意志消沉;而在外不停为他们祈祷的家人,根本没有办法,死囚也因此认为自己没救了,就慢慢的放弃自己的生命,家人也在他们被处决之前,就当作他们已经死了。 没错,很多都是这样。 有福气能够体认生命可贵 可能我和菩萨有缘,或是我前世修来的福气,又或者如我爸说的,我的命很硬,有机会接触佛法,这让我在心灵上有了一定的信念;另外,我也碰见了好的律师,最重要的是,我知道社会上有一班人在为我请愿,我知道他们原谅我关心我,也在给我的家人支持,这些都给了我一种信心。 生命可贵,我上了一课。 English Translation : The power of supports Yetian, I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e Last 12 Chapters, Vui Kong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最后的12章: 第七章《 父亲节快乐》

野田: 最近你好吗?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我在监牢里也过得很好,大家都对我很好。 踏进这个6月,大家也就准备庆祝父亲节了。在大家正在努力工作的时候,我希望大家还是要抽出一点时间回去看看父亲。 我爸爸在1993年,我还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我的妈妈,那个时候我们兄弟姐妹都非常的生气,也觉得非常伤心,因为从此以后妈妈就独自一个人,没有伴侣。 当时我们都怪爸爸,为什么这么狠心丢下我们全家人不管,那种恨、讨厌、生气在我们心里常常升起,可是我们还小,不能够做些什么事情,只能够不停的埋怨爸爸的狠心。 当时我还记得我们把所有事情都怪罪在爸爸的头上,唯有大姐玉英一个人了解,所以除了大姐,爸爸和其他子女的感情都非常疏远。但是对于仍然还是小孩子的我们也有认为,那些都是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方便讲评。 爸爸的离开对我而言是对妈妈的不公平,因为从此以后妈妈就必须一个人承担一家人的费用,她必须照顾我们全部人,也因为这样,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从小被逼分开。 我还记得有一次我早上上课前,我因妈妈没有唤醒我而睡迟了,妈妈就这样被公公打了一顿,那次我躲在一角很害怕,但是我却恨不得想要用身体为妈妈挡拳头,那个时候我哭了,我发誓一定要早点出来工作带妈妈离开这个家。 那个时候我在想如果爸爸有在的话,妈妈就不会被打。但事情过了这么久,人事已非;读佛学佛让我不再生气爸爸和公公了。 父母对我们来讲是非常重要的,每个人都只有一对父母,一对有血缘关系的父母。 我不知道爸爸怎么看待与妈妈的婚姻感情,他或许认为是个错误的开始,或者他认为只是一个责任;但在儿女的心中,如果没有这个人,我们也没有机会出现在这个世界里。 我进来后,爸爸来看了我几次。他看起来老了很多。他每次都在我面前流眼泪。我知道他在责怪自己。而我,已经放下了以前的怨恨。我的心里,只有感恩。 我也有一个干爸爸。他是我好朋友的爸爸。他看我可怜收留了我大概2年的时间。我也要感恩他。听说为了我的事情,他也很伤心,并为我写了一封公开信。 在这里,我想说一声“父亲节快乐”。原谅我。 运良回去家乡后来找过我,我不停的向他询问妈妈的状况。妈妈一直存有“伟光在里头修行”的回忆,我希望她就永远保持这回忆。我希望她接下来的日子会过的好好。想起当初我答应自己要让妈妈好好过日子,我毕竟没有做到。这个任务要交给我的姐姐哥哥了。 运良告诉我,妈妈的病最近也好了许多,没有吃那么多的药,也一直有微笑。这对我来讲就是欣慰,虽然我没办法看到妈妈的笑容,但是哥哥的转述已经让我满足。到最后我的事情妈妈会不会知道,那就顺其自然吧。 野田,总统的决定即将要下来了,到底是好是坏,我希望大家都要接受。 我们要努力不要让下一个年轻人走上我这条路。想到这里,我也想到我的家人,他们真的很难过。我很对不起他们,为了我,承受很多压力。 当然我还是希望马来西亚政府可以帮助其他死囚,因为有些死囚是罪不至死的。 野田,工作繁忙之余,记得给家里人打个电话。 谢谢你。 伟光合十 30/5/2011 ============================================== 野田后记: 大家若是有跟进伟光案件,对一些照片应该有印象;其中一张就是杨伟光的爸爸和家人跪在新加坡总统府前的照片,那一幕相信引发了很多人的眼泪。但根据运良的说法,伟光或许不知,爸爸曾经为他抛弃男人自尊,跪在总统府前。 运良最近回到家乡沙巴去了,他带了全家人去散心;我浏览着他的照片,尝试从照片中体验他们当时快乐的时光;但始终,少了些什么。 =================================== English translation: The Seventh Letter: Happy Father’s Day Yetian: How are you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e Last 12 Chapters, Vui Kong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最后十二章: 第六章《友谊和希望》

野田: 今天我想和大家谈谈我的希望,和我身边亲如兄弟的一个好朋友。 其实“希望”这两个字在我刚进来的时候,曾经不停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那个时候的希望包括,希望我可以见到家人、朋友、干爸爸和其他人,希望我可以离开这个监牢,希望我不用死,可是现在我的希望的清单上,已经改变了。 希望大家接触正确信仰 我最希望的,就是和大家说,有机会就要接触正确的信仰,接触后要懂得认识和加以学习;我是学习地藏法门的,因为从最基本之法学习,学到某个程度才增加更多的法门! 学安乐之法,学帮有缘人之法。 当然我希望可以正式的出家修行。 希望毒品交易可以消失 我最希望世界各地的毒品交易可以消失,因为毒品害人不浅;或许也有毒贩正在看我的信件,可能也因为这样而觉得我在破坏市场,但我想要说,即使现在你可以从毒品得到快乐,但是很快的你会因为毒品而失去理性,而伤心、悲痛、甚至因为毒品,和我走上同一条路。 毒品,是一种无常的象征;它象征着一个不长久的快乐。 毒品,是一个害人不浅的东西;它破坏生命、家人、社会、信仰等等。 希望我是最后一个死囚 我还是要说,虽然我是死囚,但是我希望社会可以以我为例,我想说死刑虽然是一项长久以来的法律,但是死刑不知是不是能够控制犯罪。 我的案件虽然不乐观,但是我希望我是法治国里最后一个死囚。 如果我有机会和大家有一面之缘,我愿可以给大家讲述佛法。 这是我的希望。 曾经有一个知己好友 野田,在前几封信我都没有提到我身边的一个朋友,请容许我在这里讲讲我好兄弟的事情。 他叫伟忠,我最后一次见面的时候是他的生日庆典上,没想到那时竟然是最后一次的见面;在我叛逆时期,他是我身边最亲的朋友。来到吉隆坡的时候,有人还因为我们的样子和体格相似,以为我们是亲兄弟——15年了,我们一起住过,一起认识新朋友,一起吃饭走街。 认识他是我莫大的荣幸,或许可以说是很多年修来的福气;就好像很多人那样有好兄弟,好朋友,我的好兄弟就是他。 不要踏上了一条后悔路 但很多人却不小心认识了坏的朋友,像我那样,认识了当时的“朋友”导致我现在的状况。 如果有妈妈或者爸爸在看这封信的话,请你必定要告诉你的孩子,“不要好像杨伟光那样,不要踏上了一条后悔路。”我们要有足够的智慧去分辨什么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以前的我是糊里糊涂,生活没有规律。现在我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 其实我说过,你是我最陌生的朋友,很多人都是我陌生的朋友;我没有看过他们,也没有接触过他们,但是大家还是无怨无悔的帮助我,我都把大家当作兄弟姐妹看待了。 好了,今天就到此结束,我会很期待下个星期一,我想告诉社会更多我的故事。 伟光合十 23/5/2011 ******************* 野田后记: 伟光与我的书信显示到伟光对案件的了解和他的冷静,身为他的笔友我感到愧疚。 生活在社会许久,却不比伟光监狱里的4年修行,他的冷静看待世间事,和成熟看待自己的案件,对于教育别人的执著 – 我承认自己是做不到的。 每次听到运良转诉伟光的言语,我都强忍着自己的心情;本来我想批判新加坡的狠心对待,但伟光却不停的督促我不要以恨处事——到底有谁能够好像他这样? 难道一条忏悔过的生命就要如此结束?被陷害运毒的人 = 死? =============================== English translatio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e Last 12 Chapters, Vui Kong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最后十二章: 第五章《诚实·法律》

野田: 我在倒数与你的信件,这是第五封,我还有七封信件可以寄出,七个机会可以把我的心情谱成文字,谢谢大家可以在百忙之中帮助我和运良,让我把想法写出来,真的谢谢你们。 第五封信,我想要说很多。一个国家能够成为成功的国家,是因为有很好的领导者,有很好的法律,有很好的国民。 就好像我们的国家,因为我们有不错的领导者,也有法律,最重要的是我们有很好的国民,如果没有这些善良的国民,就没有人知道我了。 一个人做错了事情就该受到惩罚,我们必须遵守法律。我在新加坡犯错,所以他们要我受到法律的制裁,我觉得很应该,因为他们跟随一个好的国家的法律。 我曾经告诉过你我非常害怕吊死的那个时候,我听到法官讲我一定要受到吊死的惩罚,我非常害怕,更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当时,我的律师告诉我接下来就必须提出上诉。当时我已经学佛了,我知道佛教说不可以欺骗人。我真的以为上诉就是要我说骗话,要我在法庭上否认有罪。我不想这 么做,因为我知道我是做错事了,最后我选择了放弃上诉。如果我们欺骗别人,我们虽然可以逃离死劫,但是到我们去世时,我们会受到地狱之苦;这不是很痛苦 吗? 后来,我哥哥运良帮我请了新的律师(M Ravi),他说我的案件上诉很重要。我当时也不大了解,他解释了很多关于死刑和法律的东西,我就让他去做。 律师跟我解释说,我可以要求特赦,把死刑改去无期徒刑。这样我就可以在监狱里读佛书,也可以常常见到运良。但我听说,很多人因为这件事而吵架,我不希望这 样。我努力学习英文,读我的案件,因为我想知道新加坡的法律是个怎样的事情。后来我领悟到一点,就是“法律是人制造出来的,既然人制造法律,人也可以改变 法律,比如一些死刑的法律。” 我想,我必须要用一个死囚的心态去理解未来可能会成为死囚的犯罪者。我更想起了我的狱友被强行拖去执行死刑,我很痛心,因为他还来不及成熟。我在想,他是不是一定要死呢? 野田,你告诉我我们的内政部长和法律部长曾经在公开场合说会考虑“死刑”的事情,至今尊贵的他们也没有作出任何行动,可能他们正在忙着国务。但是我相信,他们身为高官是一定会履行他们的承诺的。 我写了很多信,可运良说他收到很少。 可能是很多信件都被截停在监狱,不能够送出,可能因为我的案件和很多法治国新加坡的死刑案,被国际关注,所以他们很小心我的信件;可是我很诚实的告诉大家,我的信件里都是我的心情,我希望我的家人,兄弟姐妹可以(继续)阅读我的信件。 在结束前,我奉劝各位如果有机会接触宗教,就要学习宗教,我读佛后我了解欺骗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所以我不欺骗和诚实告诉大家我的故事,我希望新加坡可以听到我的故事。即使我的案件不乐观,但是未来可能会有更多的案件发生,预防不是很重要吗? 刊登这封信刚好过了卫塞节吧?虽然已经过了,但是我希望可以祝福各位同体大仁卫塞节快乐,祝福大家佛光普照,身体健康,平安长乐! 野田,感恩你 伟光 诚心的合十 —————————– 野田后记 伟光的个案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案例,共和联邦国家只剩下两个国家实行强制性死刑,这对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有什么好处?这是我们应该深思的事情了。 如果死刑能够拯救人,预防更多的贩毒事件发生,那为什么当死刑仍在实行的同时,贩毒案的数目仍然飚高?这也是我们要想的。 很多事情我们都要往多方面想,不能只是一意孤行! 伟光也提到很多信件都被截停在监狱的事情,这几封信件,是通过运良到监狱探望伟光后的转述。 ================================== English Translation : The Fifth Letter – Honesty in Law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e Last 12 Chapters, Vui Kong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Give Life 2nd Chance–Launch of Vui Kong eBook & Sharing Session on 15 Jan 2011 @ 11am

Save Vui Kong Campaign has over the last 2 months and with the help of our volunteers, digitized some of Vui Kong’s letters to family and friends into an E-Book (Chinese Version). We will launch the E-book entit…led “Vui Kong’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ampaign, Vui Kong Letter | Tagged , , , | 1 Comment

伟光给大姐的信, VK Letter to Eldest Sister (22/11/2009)

大姐楊玉英: 致敬,您好! 近來我更增加學習佛法、道德、中華傳統等,時常看書中或聽聞法師或真人真事等說法,聽聞到這樣的名稱,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這些名稱的內容、意思、含議(涵義),非常廣非常好,又有意議(義),又符合你對待兒女的願望。這整體的重要說法是,孝父母、重道、敬師。 姐,如果您大女兒(小惠),有機會給他認識中華五千年經驗傳統道德,的(对)提升精神思想的教育,我想他今天一定不會選擇,會受苦的路線,這意思說他吃到那肥又胖,搞到自己那麼難看!“如果在(再)不控制自己的口欲,不進步學習人生道理的原則,還是個無知無智者,不知道欲念的口欲是可以自我控制,如果還要繼續為吃,而放棄學業的進步,學做人的原則,學做三個妹一個弟弟的本分,沒做又沒學,又沒為重道敬師,禮敬張(長)輩,尊敬朋友與弟妹做個孝女!這樣的基本,應放沒有放,應學沒有學,而且又增學壞的習氣,而養成不正的習慣,而做個肥胖妹,又笨,這樣自己的選擇,這樣的路線,將來,不是受苦嗎!因為沒學到做(为)三個妹一個弟弟的姐(姐)本分,將來給妹弟不尊敬,這也是受苦,將來無知與無智,什麼都不懂、不了解、不明白、不知道、不清楚,這不是要受自作自受嗎!選擇,自決定所為也是自己,不是嗎!?”  姐,這豆(逗)號(”)到(”)所寫!幫我用易懂又方便的說法和您大女兒說,令他得反省與領悟到!過去的選擇是錯的,將來的一切現在可以自己選擇做個有品德、美好、懂事、靈佸有智慧的善人,這樣啟發他的本清淨的覺性生起,恢復自覺覺他的良心,天天自然就會自我反省,所作所為皆求進步,絕不再退心的真心!那麼小惠一定終有一時做到我所寫的12各名稱的重點的人生的基本原則。 姐,如果有適當的機會,您就和您兒女說,為了不要給有緣人受傷害,尤其實(是)最親的人,所以要學更多的善知識文字,與方便的智慧,說話的、做事的、行與作的,所以不願做個無知與無智者,願做善知識者,有智慧者,願做念念學習、練習、訓練,真實正確的,是安心、安樂、開心、喜悅真實不變的好方法,不傷害眾生與自己,這是正確的! 公元 2009年11月22日 農曆己丑年10月初六 21世紀星期日 :同母小弟楊偉光(阿光)

Posted in Vui Kong Letter | Tagged , , | 1 Comment

伟光给家人的信,Letter to VK Family Members (17/2/2009)

初二十三   2009年2月17日星期2 妹我很好,妳們在那邊不用但(擔)心、請安心、放心….. 大家不好意思,過那麼久沒有回信給你們。過年過節也沒回信給妳們,真的很道嫌(歉),對不起。妳們好嗎?身體建(健)康嗎? 妹妹現在工作或者讀書?時間過的(得)很快,不知不覺就過了兩年。你今年19歲,這封信如到妳手應該是接近妳生日。如果到了那天2月28日我祝妳從生日起: 快快樂樂!作事順利!所願所求隨意念! 相貌圓滿!人見歡喜!喜得他人欽佩妳!生日快樂! 妹妳現在有男朋嗎? 姐姐,發生事後我才知道誰是最疼我。姐,妳關心我、給機會我時,我不會好好珍惜,真的很道歉。姐,妳在那邊不要為我難過,不要自作亂想,認為沒照顧 自己的弟弟。不要認為妳害我。不要亂想。妳關心我,我是知道的。姐,我真的很感激你來Queenstown Remand看我時拿佛書給我,一本地藏王菩薩本願經,一本點亮心燈,一本般若波羅蜜多心經,白話解釋,這三本對我學習、思想、生活,很大幫助。真的非常 謝謝妳! 爸爸,你好嗎?有沒有少抽煙?平時吃飯時有多吃建(健)康的食物嗎?有一天我聽哥哥說你出錢給妹妹考車牌,我聽到很開心。過不久,又聽到你出很多錢 賣(買)家俱,我聽到更加開心,因為現在家只有媽媽住,你都出錢供家,在我立場想,你已經有多少原諒媽媽過去。爸,我因為有你的因緣,我今才有緣學佛。你 和媽對我的恩得(德)真的很大。謝謝你們! 爸,我從小到大到那次你來看我時在Queenstown Remand,每次我看到你的樣子都不開心。爸,珍惜當下就是美好的人生。美好開心,是自己可以選擇的。多照顧自己,多選擇開心和好的事。多向蘭姑姑學佛,多修最有力量的法門淨土法門,阿彌陀佛。 願你們牛年起,身體健康!平安、安樂!行事順利。 恭喜大家新年快樂! 有錯字,寫到不好,豆號等,請原諒。 我用華語音寫,只(之)前的信也是。 光 17/02/2009 (Tuesday) 23rd day of the Lunar Month Sister, I am very well, don’t worry about me… Sorr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Vui Kong Letter | 2 Comments

伟光给朋友的信,VK Letter to Friend (01/02/2010)

布伟良: 致敬 您好吗?希望您安乐。 新年快乐! 今能有机会再次写信给您,真的很难的,因为那天我得知自己要面对死(刑),(而)且在三天后要上刑,今能写信给您,很感奇辛(庆幸)。我已开始要舍弃一切过去不好行为,今我已有新名,是法名南地利,有意思的。无论怎说,过年祝您,是以念佛于经祝福您: 因缘常好 人间钦敬 诸横消灭 菩萨拥护 夜梦安乐 衣食丰足 饶慈愍心 公元21世纪 2010年2月1日 星期一 农历已(乙)丑年十二月初十八(斋戒日) :法名南地利 杨伟光(阿光) Bu Wei Liang: With salutation How are you? I hope you are well. Happy New Year! It is very fortunate for m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Vui Kong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VK Letter to Eldest Brother, 伟光给大哥的家书(31/5/2010)

大哥(楊運生): 祈望您安好。所以喜悅顏開為您寫(一篇)一舉兩得的勸文給(你)讀讀,給您了解(,)了解一切痛苦起源由自做,根源最(罪)首因無明,無明的意思是:”關於重要的,什麼都不重要。”比如說,現在要面對的事情,要妥當完善處理,如果不知道妥當完善處理,只是知用過我的經驗,而沒用道理的共同理念,配合目前所面對的事情,這是無明的。 哥,我在這每一天一定抽出時間學習覺法(離苦的),也抽出時間看看報紙,看到挺多新聞報導,有的人因無明而受了不應該的痛苦,這些人明明是無智的,但還气高驕傲的自認為自己知道,一直自以為是其他(人)的錯,而不反問自己的平等的良心。哥,佛經記載,祖師大德亦說:佛證得領悟成佛首先所說的話就是:”所有一切眾生(有情生靈)皆是平等,皆有佛性,只是被目前的幻境所迷惑了。” 大哥,我懇切加以敬意的勸您,要情願發心的學正覺、學智慧、學為將來做準備,為了要覺必須要向覺悟者學覺法,一定要平等的覺法,哪(那)才是清淨的,因為現在與將來於(与)來生,都不會作出傷害人,不會作出傷害一切眾生,那麼肯定就不會傷害自己。有好的理念,時間長了就可成為自己的觀念,有完善的觀念,前途無限光明。 世界曾有出世於已成為偉大的覺悟者,哪(那)就是佛祖,亦可稱世尊、如來等,另外還有十個名號,多數稱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佛的意思是”覺悟無上一切法”(覺悟者)。 大哥,要學真實覺法、平等法、清淨法,就一定要向佛祖的四眾弟子學,第一是法師和尚,第二是尼姑法師,第三男的學佛者,第四女的學佛者! 前前後後每一步都知道,前途一定很理想,但!一定要知道道理,不知道道理不要緊,重要的!要情願甘心的發心學道理,但一定要持久不變的恆心學習直到明白。 2010年5月3 1日,星期一 弟弟楊偉光 Big Brother: I hope you are well. I write to you with great joy, and in this letter, I hope to share with you a writings which can help you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Vui Kong Letter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伟光给姐妹们的家书, VK Letter to His Sisters (12/09/2008)

姐姐: 妳最近好吗?身体健康吗?妳的家庭快乐吗?阿忠(编:阿忠是伟光的二哥) 有来看我,他和(对)我说妳怀孕了,真的恭喜妳。我在这里替妳祈佛,愿妳生个贵子聪明又善良,又很孝顺妳和姐夫。 妹妹: 妳好吗?出来作(做)工会习惯吗?辛苦吗?阿忠和(对)我说妳要过去新加坡作(做)工,是真的吗?几时?为什么妳要去那么远作(做)工?妳不怕吗? 那么谁照顾妳呢?住谁的家?作(做)什么工?妳为什么事情才走到那么远作(做)工?山打根不好吗?表姑和妈妈知道吗?妳不读书了吗?妳要想清楚。如果妳有 了未来的目标,如果需要读到书的知识和文凭,那么我鼓励妳在(再)求进步,不要放弃现在的一切。妳有想过吗,妳读书可以或者不可以(?)如果可以,我希望 妳求进步多努力。妳现在还年青(轻),为什么不在(再)读书?家庭又不需要钱,妳自己又不等钱用,在(再)说妳那么早出来作(做)工对妳将来有什么用?钱 给妳赚到了一点点钱,那时妳的人可能老了很多,思想很低,人(认)识的人又少,知识又少,对自己最大伤害就是将来的老公和妳现在的思想差不多,也是那么简 单,也是要受苦。那时可能也是要受家庭(的)苦,以(因)为妳的环境和认识的人就是那么简单。妳说对不对,妹妹?要想清清楚楚,知道吗? 阿忠和我说过,如果妳要读到大学或者在(再)上更高的知识,阿忠一样会支持妳的学会(费)。我相信大姐,表姑,妈妈,二哥和你半工半读一定读的 (得)到的。那时未来的妳一定会有更好的人生。在(再)加上妳有好的耶稣教,可以在(从)耶稣那里学到好的人格,善良羽(习)惯一定会有很多好的朋友。好 了,在这停笔了,珍重。 在只(之)(前)我写了几封信,妳们收到了吗?如果收到了为什么没回过信?妳们是怕我受到压力吗?如果是,请妳们放心,以(因)为我想通了。 姐姐: 我在这里替一个人但(担)心,而且但(担)心了很久。这个人本性是好的,但是他在他长大过程学坏了,而且很坏。他又不孝顺父母,又学到人玩(吸)毒 品,又小气,容易发脾气,又傲慢,粗鲁,吝啬,又不会想人家感受,以(因)为他很自私和其他等等。。。但这个人现在想改过所有一切的不好的羽(习)惯,不 好的恶行为。他真的有心改过。我用一个比喻说他改过的心有多大。比 喻一个人,在森林走过看到一棵水果树。他贪心拿来吃,结果中毒了,以(因)为水果树有毒。在这个人中毒时很后悔吃了毒果,这个人的后悔心的心是到第一真心 的心,对吗?姐姐,如果妳是知道这个人中毒了,同时妳又知道怎样医好他的毒,那么姐姐妳会不会医呢?说回刚才说的真心改过的人,他和我说他想改过,姐姐, 我给机会他改过,妳认为我的作(做)法是对的或者是错的呢? 妳心还没回答我这个问题时,我现(先)给你了解这个人,他现在有三十左右,没有家,没有车,没有钱,没有自由,没有老婆,没有儿女,没有朋友,没有多少件衣服,没有见识,没有学问,没有真(正)确的思想,没有出过外国见过间(世)面,没有妈妈的关心,没有爸爸的关心,没有兄弟姐妹的关心。这一个人就是什么都没有,但是他还有一个小小的希望。这个人的希望,我下一封信和(对)妳说。这一个人我在(再)给妳了解。他长大过程时发生什么事,和什么人影响他一生,为什么他会到这样的地步,我也是下一封信和(对)妳说。 真的不好意思,我写到那么乱,以(前)我做什么事都不经过想,直接做,所以我今天会坐牢到这样的地步,所以我要反醒(省)自己的思量(想),希望你 们看我写的信,也思考我写的意思,和要和你们说什么只(之)(前)的信也是一样,如果你们不去思想,你们不会明白我写什么。:) 12/9/2008,光 Sister: How are you? Are you healthy? Is your family happy? Ah Zhong (Note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Vui Kong Letter | Leave a comment

伟光给妈妈的家书, VK Letter to His Mother (30/5/10)

妈妈: 愉恭稽首祝母亲 六月十日星期四 生日快乐乐流露 心乐容悦普四方 妈, 我在这里很好。我每一天都进行努力修行与学习。三哥,二哥多数每个星期来探望我。三哥,二哥,还有我身体也健康。三哥的脸过去有很多脸痘,现在已少了,头 发也剪短,看起很精神,样貌俊英多了。二歌,三哥,还有我, 我们多方都会想,会照顾自己,会选择自认为是最好的。 我在这最时常读书,若读到好又善的书,我就介绍给二哥,三哥。他们来探望我时,我亦籍好机会和他们说道理,给他们共同有好的观念。有时向他们说说,谈谈佛法。我们很有信心,对于将来一定有所各自成就,各自立业,各自本领。 妈妈,愿您也有信心对于佛与菩萨!所以您得空时多看书。最好是看佛法,偶尔看佛disc,或者去佛堂听闻佛法。学习佛法好处多多!修行更好。因为一个人在世,终有一天必定回(会)面(对)死,这个我们的肉的身体不能长久,好比如穿衣服,一定要换。学到佛法,肉身死后就有用!所以平时得空时多念佛,是好的。 南无佛,南无法,南无僧 南无阿弥陀佛。。。 时常念 – 妈妈 – :-) 真诚真心无所求不贪的念 2010年5月30日,星期日,小儿子杨伟光 Mum: (Self written Chinese Poem) I gladly bow wishing Mother On Thursday, the 10th of June A very happy birthda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Vui Kong Letter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