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Reports on Death Penalty

Poverty and drug trafficking: a denial of mercy

By Patrick Gallahue, 7 September 2011  (original post : Open Democracy) All too often, states disproportionately apply the death penalty to the ‘small fish’ in drug trafficking organisations. That these people usually poor, often young and occasionally ignorant of the contents o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Reports on Death Penalty | Leave a comment

Singapore: Drug Laws & The Death Penalty

International Business Time | By Palash R. Ghosh | June 22, 2011 8:37 AM EDT Singapore, one of the world’s most dynamic, energetic and powerful economic engines and financial hubs, is widely admired and envied. However, the wealthy city-state ha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Reports on Death Penalty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毒藥與十字架(原著-死刑:倫理與法理)

毒藥與十字架/顏厥安(原著:死刑:倫理與法理) 一、只要他死了…… 希臘哲學與基督宗教同為歐洲文明的重要要素,而這兩大要素都與法律、審判與死刑相關。雅典城邦的蘇格拉底,因為言論蠱惑年輕人,受到審判,被判處死刑。 蘇格拉底沒有選擇逃跑,接受死刑的裁判,喝下毒藥而死。生活於羅 馬帝國邊緣區域的猶太人耶穌,放棄猶太宗教,創立新的信仰內容,因為傳播宗教(也是言論的 一種)而遭到猶太同胞提起「『公』訴」,由地方官彼拉多審判,被判處釘死於十字架上。 這兩人都遭受死刑處死,其中耶穌的刑罰還是一種 「複合式」死刑,不是直接處死,還要先扛著十字架遊街示眾,然後雙手與腳要釘在十字架上,慢慢流血致死。蘇格拉底是有機會可以逃亡,但是選擇服從法律,克盡雅典公民義務,平靜地接受了死亡。耶穌的場景就大的多,不但要經歷一場刑罰的儀式,而且這個死亡幾乎是可以預知的,耶穌不是「選擇」死亡,而是「一定」 要死,非死不可。 在此可以做一個小小的哲學演練,也就是做一個反事實(counter factual)的推論猜想:如果兩個時間與地點都廢除了死刑,蘇格拉底與耶穌都沒有被處以死刑,都活下來了,都改服徒刑,那會發生什麼事情?歷史會產生如何的改變? 繼續活在雅典監獄中的蘇格拉底,可能可以繼續在獄中口述他的學說,繼續進行許多問題的討論與辯論。那柏拉圖的才華可能無法完全發揮,因為哲學史上可能會出現唯一一位哲學功力比柏拉圖還要高超的人物,對話錄變得更像「論語」,記載更多夫子說的話。整個哲學史也許也會改寫。說不定分析哲學在雅典時期就會出 現。歐陸哲學也可能變成了分析哲學,現象學則改由美國人杜威創立。 如果彼拉多的政治盤算改變,改把耶穌關進大牢,判其不得假釋的無期徒 刑,這個狀況可能更嚴重。因為不是宗教史要改寫,而是根本沒有了基督宗教,因為沒有死裡復活,沒有三位一體,所有的人的靈魂也無法被拯救,大家都要下地 獄。這個狀況實在太嚴重了,因此合理的推測,猶大可能會改裝易容潛進大牢,把耶穌給殺死,然後嫁禍給羅馬官員。另外一個更合理的推斷是,為了讓自己可以出 任第一任教宗,是彼得更迫切需要來幹這件差事。也有可能是,彼得教唆猶大來幹這件事,教唆的內容就是,為了要讓基督教誕生,耶穌這傢伙非死不可。只要他死 了,我們大家就都活了! 二、幾個相關的思考 以上這個小小的哲 學思考演練,有幾層與死刑論述相關的意義。首先,原來歷史上第一個重要的支持死刑論述竟然是,不要讓歷史被改寫。這個聽起來有點像是開玩笑的說法,其實並 沒有那麼「玩笑」。因為確實,這兩位歷史人物的被判死刑,被處以死刑,是我們現在之所以是我們現在這個樣子的「必要」條件 ,也就是conditio sine qua non,不可想像其不發生。人道地來想,這兩位先生都罪不致死,即使死刑沒有被廢除,也不應該被判處死刑。然而為了讓歷史是其所是,讓我們活出我們自己, 不致於變成某個他者(例如支持廢死者變成支持死刑者),這兩人又一定要被處死。(這兩個)死刑,成了我們自我的來源 。 其次,反事實的 推論分析,到底在跟死刑相關的討論中,可以如何加以運用呢?假如在陳進興犯罪之前,多執行幾個死刑,陳進興因此沒有殺死白曉燕,白冰冰會不會意外地成為廢 死的支持者呢?所謂「意外」,是因為看起來好像是死刑嚇阻有效,但是身為當事人的白冰冰,仍有可能因為在人質獲釋前跟佛祖許願,如果女兒平安,將終身吃齋 念佛,因此當母女驚險重聚後,為了感謝佛祖神明,因此潛心向佛,鼓勵放下屠刀,變成了廢死支持者。這個假設性猜測,顯示了推論理路與世界實際發生流程之間 的可能落差,反事實的推論,受到偶緣性(contingency)的影響程度可能非常大 。 第三,死亡是一個巨大黑暗的他者,將一個人 殺死,是將其推入這個黑暗的領域,被這個他者所吞噬。說得直接一點,就是將一個個別的人格,「轉變」為與自然界混同,不再具備可區分性的純然現象。自由的 主體,變成了服從因果必然性世界的一個黑暗角落。殺人,是自由與因果非對稱 且不可逆的過程,也可說是自由與因果的真正遭逢,因為只有在此時,本體(noumenon)以受死者的臉龐,也就是另外一個主體的「樣貌」,出現在現象 界。個別主體,是極難以承受本體對自己的死亡凝視,因此只能透過宗教、儀式、法律程序、醫療手段、科技方法等意識型態的「裝飾」與「鎮靜」 ,才能度過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eports on Death Penalty | Leave a comment

New Hope for Sentenced Malaysian

By Marwaan Macan-Markar BANGKOK, Feb 4, 2011 (IPS) – A young Malaysian’s legal battle to escape the hangman’s noose in Singapore is finding new hope. “He has a 50-50 chance of being spared,” Madasamy Ravi, the lawyer appearing for 23-year-ol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ews Reports, Reports on Death Penalty | Tagged , | 1 Comment

WANTED FOR MERCY: SINGAPORE AND ITS MANDATORY DEATH PENALTY

Published at East Asian Law Journal, Vol. 1 No. 2 By M. Ravi, Practitioner at L.F. Violet Netto, Lawyer for Yong Vui Kong and Alan Shadrake; Co-author Choo Zheng Xi Overview: harsh substantive law unsupported by criminological statistics Systematic penalogica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eports on Death Penalty | Tagged | 5 Comments

UN votes once again to end executions

11 November 2010 The UN General Assembly’s human rights committee today adopted a resolution on a moratorium on the use of the death penalty, the third since 2007. The resolution was adopted by 107 votes in favour, 38 against with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eports on Death Penalty | Leave a comment

An eye for an eye

By Audrey Lim (original post : the Sun, 21 Oct 2010) THE death penalty has been regularly debated in Malaysia. Proponents of the death penalty argue that it serves as a deterrent, whereas activists and abolitionists argue that it undermine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eports on Death Penalty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101010 is World Day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On 10 October 2010, the 8th World Day Against the Death Penalty is dedicated to the USA which executed 52 people and handed down 106 death sentences in 2009. The USA is one of the few federalist countries which giv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eports on Death Penalty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Abolish death penalty, it’s incorrect to take someone’s life, says Nazri

By Rashvinjeet S. Bedi (original post: The Star, 29/8/2010) It is time for Malaysia to abolish the death penalty, said Minister in the Prime Minister’s Department Datuk Seri Nazri Abdul Aziz. “If it is wrong to take someone’s life, the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Reports on Death Penalty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Weighing the death penalty

Weighing the death penalty By Rashvinjeet S. Bedi (original post: The Star, 29/8/2010) Malaysia’s efforts to seek clemency for Yong Vui Kong, who is on death row in Singapore for a drug trafficking offence, have raised questions about maintaining capital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Reports on Death Penalty | 1 Comment

特赦杨伟光运动掀民众反思 死刑凸显人道法治安全疑难

作者/本刊梁康 Aug 11, 2010 07:20:15 pm (Merdekareview) 【本刊梁康撰述/苏晓枫摄影】声援新加坡死囚杨伟光运动引发民众对于废除死刑出现褒贬不一的舆论争议,然而,也同样唤起社会开始更理性地反思死刑制度衍生的种种问题,包括国家社会安全、死刑与罪案的关系及司法与执法的公正性等;并且反省奉行“杀一儆百”的死刑制度,未来将会造就怎样的社会。 “杨 伟光后援会”、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及《独立新闻在线》昨晚在隆雪华堂楼上讲堂举办“用死刑杀一儆百?——从杨伟光事件谈起”座谈会,四名主讲人是:“杨伟 光后援会”协调员饶兆颖、时事评论人唐南发、宗教学者郑庭河及台湾废除死刑推动联盟执委杨宗澧,主持人则是民权委员会委员廖秋怡。主讲人从法治、人道及宗 教等多方面角度探讨杨伟光事件衍生的问题。 关于救或不救杨伟光的问题,饶兆颖表示,从声援杨伟光运动展开以来,她就接到不同的声音,甚至会有人责问为何要为像杨伟光这样的贩毒者请命。 “其实,并非大部分人对于死刑的态度都是极端的,即完全反对死刑或赞同废除死刑,而是处于中间位置,并没有很坚定的立场,他们愿意衡量,这是犯下什么罪行,是否有悔改之心等因素,才决定是否给予支持。” 饶兆颖(左图)也重申,针对她为何替杨伟光请命的原因,她已在《独立新闻在线》的评论中交待。【点击:为什么我要为杨伟光请命?】 从 台湾远道而来的杨宗澧也分享该国的经验,他指出,即使通过民意调查,也无法看出民众对于死刑的真正态度,以台湾为例,会有七至八成的民众支持死刑,但是, 换一个方式提问,即能否以无期徒刑及不准假释取代死刑,则会有53%的受访者支持,再问及是否认同悔改的死囚能够假释,赞同人士又会跌至剩下35%。 他也说明,台湾的死刑是针对暴力犯罪,即杀人,而贩毒在该国并非判处死刑。 他指出,即使是已废除死刑的欧盟,例如以德国而言,若今天向德国民众进行民调,赞同死刑的民众仍然还是属于大多数,特别是一旦有重大刑案发生时提出死刑,赞同死刑的民众更是直线上升。 “但是,值得深思的是,为何欧盟国家,如德国在民意普遍不认同的情况下仍然还是废除死刑呢?原因在于政府有责任走在文化价值的前面。” 犯罪攸关社会条件 唐南发也补充,为何英国会在50年代毅然废除死刑,这是因为英国很多法官觉得法律不合理,没有考虑到罪犯的家庭背景、教育程度和思想成熟度。 他说,很多英国律师在争取生存权利的案件时也发现,很多误判导致冤案,而发现法官判错时,人却已经被处死了,即使重审也无济于事。 “同时,从种种数据看到,即使死刑,仍没有办法解决犯罪。因为犯罪不是生与死的问题,而是(关乎)社会条件,即是否解决贫穷、儿童失学、毒贩网络等错综复杂问题。英国人从这方面所看到,即使再多人死也无法解决滥用毒品问题。” 杨宗澧(左图)表示,目前全球197个国家当中,有139个国家在法律上或惯例上废除死刑,而保留死刑制度的有58个国家,亚太国家方面,废除死刑有17个国家,保留死刑的47个国家,而超过10年没有执行死刑的国家则有9个。 “其中,中国、马来西亚及新加坡迄今的死刑人数还是一个“黑数”,即外界始终无法获得一个确实的数据。” 他也分析,罪案与死刑不能挂钩,并不见得今天废除死刑,明天就会有一大群人上街杀人。 他反问:“难道没有死刑,政府就不应该降低犯罪率、教化罪犯吗?这个社会迷思需要打破,因为司法改革还是要进行,民间社会仍需监督政府。” 他指出,以加拿大为例,该国废除死刑后,罪案率能够不升反降,因为加拿大警方在废除死刑后更加致力地进行罪案防治,并不是单一的思考没有死刑就不能打击罪案。 他指出,台湾过去在1955年至1992年482名被处决的死刑犯,反映很严重的阶级问题,即他们大部分的特征都是一些涉及普通杀人罪的初犯、年龄介于18岁至30岁及教育程度不高等,这与杨伟光的情况接近。 新加坡死刑审讯绝对公正? 另外,唐南发也提出质疑,新加坡的死刑审讯是否绝对公正?这是需要衡量的问题,特别是马来西亚与新加坡在贩毒的问题上,都是采用未判先定罪原则(one is presumed innocent unless proven guilty)。 唐南发(左图)形容:“这就如同我已认定你带毒,你要证明不是你带毒”,这意味着问题转到被告身上,而不是控方身上,无疑是违背刑事案的精神原则。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ampaign, Features / Articles, Reports on Death Penalty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