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11

最后十二章 : 第二章:《我与生命》

第二章:《我与生命》 野田, 拜一运良来看我的时候,带来你的信,听他说第一封信刊登了。 感恩你, 感恩无缘无亲发慈悲帮助我的恩人,感恩读这信的人。我真的很希望大家可以看到我的信,或许我希望可以和外界取得唯一的联系,就是透过这样的方法。 你说生命很可贵。 生命,对我来讲是最重要的一样东西,对我来讲很多东西都是很重要的,譬如说你只有一个家,生命亦是如此;你可以拥有很多金钱,很多物质的东西,但是生命对我而言就是一条。 本来我不重视我的生命,也并不尊重我的生命;后来我才知道不尊重自己生命的人,也不可能受到他人的尊重。 读了佛后,我觉得我的生命有一个任务。 看着我的狱友因无知被骗而失去生命,一个又一个,我很很痛心。阿弥陀佛。 我知道自己也会那样。所以,我要用我有生的每一天,告诉更多人关于我的故事,我要用佛的道理,奉劝大家不要误入歧途,成为下一个毒品死囚。也不要吸毒,不要因为这样而失去有用的生命。 当然,我希望我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去修行,读更多的佛书,吸取更多佛陀的智慧,然后教导别人。但是,这终究还是要看缘份。 回想那一天,在扣留所见到运良时,我像小孩般的大哭,我很害怕,哭到手脚颤抖,几乎已经崩溃了,什么男子汉的气概完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很害怕死亡,我不知道死了过后,我要做什么? 阅读经典,梦见地藏王菩萨,我看破了很多事情,包括不贪婪生命;我这条生命是菩萨赋予给我的,虽然这么说有些不对,但是菩萨似乎已经安排好我的生死,而我已经接受了。 我非常感恩我的生命,感恩众仁众缘体心一致拯救我的生命,为我争取新加坡总统的宽赦,倘若我在这个时候放弃的话,那我不就让很多人失望吗? 我真的不想看到支持我帮助我勉励我给我勇气的恩人们伤心。 不知道为什么,我知道我的事情可能会影响很多人之间的争吵;我之前说过生命不是拿来浪费的,是拿来珍惜的,争吵就是浪费生命了。 我没有埋怨新加坡政府,更没有埋怨任何一个人,因为我坚持相信国有国法的,被抓到犯错就肯定要受到惩罚了。我也懂得,对于一个法治国而言,改变他们的法律可能比登天更加的难。 我不奢求任何的事情,只希望自己可以拥有更多的时间。 我是一个死囚,我没有权力谈论废除死刑,但是我还是觉得死刑是个不可行的惩罚。 感恩社会大众能原谅我。能够活到今天已经是我最大的福分了。我在此会照顾好自身,更努力上进自动向求学智慧。 你问我如果我有机会被赦免的话,我要做些什么? 我并不渴望离开监狱,反而觉得这里是个非常好修行的地方;纵使我自行剃度,已是个出家的身份,但我还是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师傅替我剃度,正式进入佛门。 那在我有生之年,我会努力的把个人经验分享出去,我要像来监狱探望我的法师那样,不停的将佛陀的教育传播给大家。 我愿生生世世今至将来,愿为您们救渡人所救不到的罪苦众生。 就算我不能够得到第二次机会也好,我希望大家永远记得要给自己一个机会,这样生活会更加美好。 野田,辛苦你了,白天工作还要给我写信,我很开心和希望可以继续写下去。今天写到这里,阿弥陀佛。 伟光 22/4/2011 English translation: The Second Letter: Me and My Life Yetia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e Last 12 Chapters | Tagged | 1 Comment

Let Vui Kong live, he deserves a second chance

‘It is sad that young drug mules are the ones hanged, when not even one of those drug lords has ever been caught.’ Responsed to Vui Kong Letter published on 22/4/2011, Malaysikinian comments (click here to read the letter): Zz2XX: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e Last 12 Chapter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Warkah di ambang maut

Selama 12 minggu, Vui Kong akan menulis surat kepada Yetian, seorang anggota kempen Selamatkan Vui Kong pada saat-saat beliau menghadapi kematian. Inilah Surat pertama : Saya and kehidupan Penjara Yetian yang dikasihi, Terima kasih atas surat anda dan terima kasih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e Last 12 Chapters | Leave a comment

伟光的《最后的12章》 — 第一章《我与监狱生活》

中国报、东方日报、南洋商报、光华日报、诗华日报将从20/4/2011起,逢周三转载杨伟光在狱中书写的《最后的12章》书信,用他的余生,通过文字警惕社会,也让大家更了解他在狱中的生活。 伟光将在不久后呈上他的特赦申请,新加坡总统大概会在3个月内有决定。如果特赦不被批准,那这12篇将会是终结。如果批准,12篇后,就是他的重生,他的生命,由那时开始。 伟光的第一章书信,是通过哥哥运良转述写给杨伟光后援会一名成员野田的。 第一章《我与监狱生活》 野田: 很谢谢你的信,也很谢谢大家给我一个平台,借助大家的力量说出我心中的故事,今天是第一封的回信,也希望透过这里让大家知道我在监狱里的日子是个怎样的生活。 首先,我想介绍自己。我叫杨伟光,2011年初我在监狱里庆祝我的23岁生日,今年的庆生我不孤单,有很多朋友也在监狱外替我庆祝。 为什么我会在监狱里?因为我帮了一个人,把毒品运进新加坡这个法治国。在我19岁的时候就已经被捉进监牢,至今都已好几年了。我是个死囚,本来应该很早就已经离开人世。但很多人都在帮助我,以至我可以活到现在,如果没有大家,我想我早就已经离开这世界了。 我妈妈不知道我被判死刑,我告诉她我会到很远的地方去修行,要她别担心我。。。 她相信了。 好,现在我来告诉大家我在监狱里的生活。 每天凌晨4点钟左右,我就会起床,我床边没有闹钟,因为我不需要它,这已经成为我一直以来的习惯,这几年来我都是这样没有改变。而且我这样的准时,被监狱里的长官看到了,他们透过监控电视知道我是个早起的鸟儿。 刷洗好,我头朝地藏王菩萨,开始我的早课诵经到早上7点钟,然后我就会静坐一直到9点钟,开始深思生命的奥妙,可能会有人认为我是在等时间过,但在我心目中,我认为与其让时间白白流走,倒不如我好好的利用它。 9点钟的早餐,都与朋友不同;狱官们都知道,他们都会端上全麦素食早餐给我。吃素已经是我生命的另外一种习惯,吃素的好只可以自己体验,我告诉你好你也未必认为是好,不过我还是鼓励很多人吃素。 之前知道自己离死不远时,我一直在哭,因为我很害怕;但是每个星期出现在监狱里开导我的法师,让我不再害怕死亡。 年头,有一个朋友他上路了,上路前,我给他诵经,他平静地离开了。 直到死的那一天,我要好好利用我的生命 –– 劝导更多人不要选择毒品。 几年来,我和我的哥哥运良的关系改善了很多。我们以前没有什么事情是不争吵的,但现在我俩兄弟的感情,真的变得很好。如果没有哥哥的帮忙,我想这封信是不可能传到你的手里,我很感谢他,每个拜一都出现在这里陪伴我聊天、听我讲佛理。 可是还有多少个“拜一”呢? 以前,我的长期叛逆让哥哥们都不开心,后来的180度转变让哥哥放心了很多;我想,这是我现在可以做到的事情。 其实,我在监狱里很好,长官们都很尊敬我。每次哥哥来见我的时候,长官们带我去见面室,替我解下手铐后也对我鞠躬,而我则合掌回礼,后来我从哥哥的口中,才知道大家都很尊重我,我很羞怯。 一有空闲的时候,我就修佛读经,因为我怕没有时间读,况且我认为一天里并没有足够的时间让我读经。很多人以为我的时间拖长了,让我受尽折磨,但我认为我很开心可以用我仅有的时间,读读几千年前的智慧,我觉得很充实。 我很勤力念经,但是由于监狱的规则严厉,我不能用平时师兄们用的念珠,因为尖利的水晶可能会成为自杀的凶器;我的师傅很贴心,他用面粉搓成圆圆一小颗一小颗然后串成念珠,我就用这条念珠。 自杀?我没有想过。生命是用来珍惜,不是用来浪费的。 野田,谢谢你,我暂时写到这里。感恩你,阿弥陀佛。 伟光 16/4/2011 Vui Kong is dedicated to use words to share his though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The Last 12 Chapters | Tagged | 1 Comment

Thai protesters seek amnesty for young man facing death in Singapore

By Pravit Rojanaphruk / The Nation / Published on April 12, 2011 Volunteers and members of the Thai chapter of Amnesty International were gathered in front of the Singapore Embassy yesterday afternoon shouting, “give him a second chance!” They wer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ampaign, News Report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AIHK 抗議新加坡法院駁回年青死囚上訴權

新加坡最高法院於2011年4月4日駁回馬來西亞籍23歲青年楊偉光死刑的上訴,楊偉光是在2009年因身上携有47克海洛英而被判死刑,他當時只有19歲。 國際特赦組織東南亞研主任Lance Lattig指︰「否決楊偉光得到公平審訊的權利,使他販毒罪名即時成立,如果新加坡政府希望保持一個法治社會的形象,應該馬上減輕楊的死罪,並且確保打擊販毒罪行的法例合乎國際標準。」 現時新加坡的法例訂明如疑犯被搜獲藏有超過兩克海洛英便會被控販毒,這樣即是把舉證責任由檢控轉嫁至被告,有違無罪推定的基本人權原則 (即證明有罪之前,所有人都是無辜的)。還有新加坡的《濫用藥物法》(Misuse of Drugs Act) 案亦使在疑犯身上搜獲多過15克海洛英的刑罪判定為強制死刑。 國際特赦組織香港總幹事區美寶指︰「香港在很久之前已廢除死刑,犯罪率未有因此上升,本會呼籲新加坡政府馬上減輕楊偉光的死刑判決,及盡快趕上廢除死刑的國際趨勢。」 聯合國大會亦呼籲會員國以廢除死刑為目標,逐 步建立停止死刑的機制。在2010年全球已有109個國家贊成決議,只有35國家反對及41國家棄權。 如希望獲更多資料請致電區美寶            9325 0030 begin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9325 0030 end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或 電郵mau@amnesty.org.hk 香港國際特赦組織2011年4月7日 Singapore Court denies appeal to stop execution of drug trafficker Singapore’s Supreme Court on Monday April 4, 2011, denied a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ews Reports | Tagged , | 1 Comment

SVKC is Disappointed with the Judgement on Vui Kong Appeal

PRESS STATEMENT Save Vui Kong Campaign (SVKC) is disappointed with the Court of Appeal’s decision on Yong Vui Kong’s application for judicial review. Ironically, Vui Kong now has to plea to the Cabinet vis-a-vis the President for clemency, knowing ver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ress Statement | Tagged | 1 Comment

杨伟光的司法审核上诉申请失败

新加坡上诉庭驳回了杨伟光的上诉申请,裁定新加坡总统没有绝对权力宽赦死囚。另外,上诉庭认为,律政部长的评论只是反映立法政策,不会对杨伟光的宽赦申请造成偏见(prejudice)。 總統沒權寬赦,楊偉光敗訴 (东方日报新加坡4日訊)新加坡最高法院三司上訴庭今日宣判,駁回大馬籍死囚楊偉光司法審核判決的上訴申請。 上訴庭今日所作出的裁決是維持去年的原判,這也意味著新加坡總統沒絕對權力寬赦死囚。 上訴庭駁回有關上訴申請主要的理由是,新加坡總統不能牴觸內閣意見,以及律政部長的評論只是反映立法政策,不會對楊偉光的寬赦申請造成偏見。 這宗由楊偉光律師拉維針對高庭否決楊偉光尋求寬赦的司法審核上訴案,是在1月17日進行開審,而新加坡最高法院三司上訴庭是於下午3時15分,針對楊偉光上訴案作出裁決。 負責裁決此案的大法官是陳錫強、上訴庭法官潘文龍以及維克拉惹。 今日出庭聆審的有楊偉光的哥哥哥楊運良與楊運忠、楊偉光後援會協調員繞兆穎律師,以及另一名援會成員陳慧君;庭上一早坐滿人。 繼續尋求特赦 拉維律師之後接受訪問時表示,他非常不滿有關判決,他將會使出最大努力,繼續幫助楊偉光尋求特赦。 「我們還有3個月的時間提呈請願書給總統,還有另3個月的時間等待總統回復。」 他說,他下個星期會向國際人權組織反映楊偉光案件,並希望馬來西亞政府可以挺身而出,將此案帶入國際法庭。 拉維說,拯救楊偉光後援會在這之後也會持續舉辦活動,聲援楊偉光,給生命第二次機會。 現年22歲的沙巴人楊偉光是在2007年因為運毒入境新加坡被捕,進而判處死刑。楊偉光原訂2009年12月問吊,但後來及時入稟法庭獲准暫緩死刑,並且針對寬赦申請被駁回的決定提出司法審核。 偉光聞判眼睛泛紅 (东方日报-新加坡4日訊)楊偉光聞獲裁決時,一直保持冷靜的他,眼睛一度泛紅,並在不捨的情況下,由警員帶離法庭。 下午3時15分前,楊偉光穿著紫色球衣與人字拖鞋仔,被警員帶入法庭內。 審訊過程中,楊偉光全程低著頭,雙手放在雙腿上,用心聆聽翻譯員的解說,全程面無表情。一直至高庭三司宣佈駁回有關上訴時,楊偉光眼睛一度泛紅,之後向代表律師說了幾句話後,便離開法庭。 警員拍肩安慰 離開前,楊偉光也望向來聽審的兩名兄長,彷彿心有不捨,身旁的警員還伸手輕拍他的肩膀,給於安慰。 家人堅持到底 (东方日报-新加坡4日訊)楊偉光二哥楊運良針對法庭的裁決,深感失望與不公平,惟無論如何,將為弟弟堅持到最後一分鐘,即使未來的路越來越難走。 他在上訴庭下判後接受媒體訪問時說,至於後續事宜,都交給律師處理,而家人也會繼續為偉光努力。「我等下通知家人,母親至今仍不知偉光是販毒判死刑,只知他做錯事而坐牢。」 他希望馬來西亞政府可以伸出援手,拯救偉光一命,畢竟偉光出生於貧窮家庭,且受教育不高,又是受害者之一。 「希望偉光的案件,可以警惕時下的年輕人,希望他們不要步偉光的後塵(指販毒)。」 ===================== 相关新闻: 1. 楊偉光運毒判死刑.上訴庭駁回司法審核  求赦死罪路更渺茫 (中国报) 2.律師:向總統尋求赦免‧楊偉光還有一線希望 (星洲日报) 3. 法院駁回上訴‧大馬運毒青年維持死刑 (世华媒体) 4. 母亲不知伟光判死刑 家人接受司法裁决 (南洋商报)

Posted in Legal Proceeding, News Reports | Leave a comment

Vui Kong Appeal is Dismissed

The Court of Appeal, made up of Chief Justice Chan Sek Keong and Judges VK Rajah and Andrew Phang, have unanimously dismissed Yong Vui Kong’s appeal. Yong was appealing for a judicial review of the President’s powers in the clemenc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egal Proceeding |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