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0

MEMORANDUM HIGHLIGHTING VUI KONG CASE SUBMITTED TO ASEAN Intergovernmental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AICHR)

Press Statement / 27.9.2010 MEMORANDUM HIGHLIGHTING VUI KONG CASE SUBMITTED TO ASEAN Intergovernmental Commission on Human Rights (AICHR) Save Vui Kong Campaign, represented by Ngeow Chow Ying and Tah Moon Hui, had successfully submitted a memorandum highlighting Yong Vui Kong’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ress Statement | Tagged , , | 1 Comment

PBB masih menunggu morotarium hukuman mati di M’sia

Written by Faisal Mustaffa, Tuesday, 21 September 2010 19:49 (original post : Center for Policy Initiatives) Sebagai anggota majlis hak asasi manusia Pertubuhan Bangsa-bangsa Bersatu (PBB), Malaysia melalui Menteri Luarnya, atau wakil dari Kementerian Luar, hadir dan mengambil bahagian untuk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Teater “Banduan Akhir Di Sel Akhir”

Amnesty International Malaysia with the corporation of Rumah Anak Teater, proudly presents: “Banduan Akhir Di Sel Akhir” (Diinspirasikan daripada kisah Yong Vui Kong) Date / Tarikh : 10 October  – 14 October 2010 Time / Masa : 8pm Venue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ampaign, Vui Kong's Story | Tagged | 1 Comment

BFM: Say Sorry Campaign

The Incident Room on the 11th of September 2010. Saying sorry seems to be the hardest word so for this week’s discussion, we look at the concept of saying sorry and the concept forgiveness. The inspiration for Say Sorry Da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ampaign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藝術工作者通過表演 傳達道歉寬恕意義

“對不起”,不一定要用說,一群藝術工作者 通過藝術表現的方式,呈獻另開生面的演出,傳達“道歉”和“寬恕”的意義。 (吉隆坡5日訊,中国报) 配合9月5日的“說對不起日”,多名本地表演藝術工作者,通過演唱、棟篤笑、剪輯短片、原創歌曲表演和戲劇的方式,鼓勵國人勇于道歉和寬恕他人。 這項演出,都離不開“道歉”和“寬恕”的主題,有別于一般說教式的宣導方式,傳達“說對不起”的意義,而觀眾們也沉浸在“道歉”和“寬恕”的思考中,領悟道歉和寬恕。 演出是于今晚8時30分在吉隆坡中央藝術坊Annexe畫廊舉行,吸引超過百名公眾出席。 8人參與演出 “說對不起日”是由楊偉光后援會聯同國內數個非政府和各宗教組織,包括回教復興前線、大馬基督教青年協會,以及大馬佛教青年總會發出,鼓勵國人勇于道歉和寬恕他人。 共有8名本地藝術工作者參與這項演出,包括阿米爾莫哈末、安妮占姆斯、麗雅娜、依哲、布萊恩、馮啟德、希山慕丁萊益士和I.Soul樂團。 儘管“說對不起日”活動的靈感源自于楊偉光,惟此活動卻與楊偉光上訴案件沒有任何關係,只是鼓勵國人一旦犯錯后,應該勇于道歉。 配合“說對不起日”,楊偉光后援會已連續兩天在中央藝術坊舉行一系列的活動包括講座會、展覽和表演;而在9月5日當天,也會將一些“說對不起日”短片上載至面子書,供國人觀賞。” Photo : Melvin Mah, Hui Chun To find out more about Say Sorry Day, http://facebook.com/saysorryday

Posted in Campaign, News Report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当政府、企业、领袖和个人说道歉”座谈会

(吉隆坡5日訊,中国报) 施里德哈:對盲點視而不見 企業沒說對不起文化 《馬來西亞局內人》總執行長兼創辦人施里德哈指出,我國企業沒有“說對不起”的文化風氣,即使領導層知道問題癥結,也會選擇不接受勞方的意見。 他舉例,因召回轎車風波在日本國會作證的豐田汽車公司社長豐田章男,因此而公開道歉,但反觀現今許多企業公司,卻選擇對本身盲點或弊端,視而不見。 “一間企業的前線員工,是站在最前線維護公司形象的人,可是他們的總執行長知道事實,卻不接受這些低下階層員工的意見。 “每個人看事情都有許多盲點,這些看不到的地方,或多或少會影響自己的判斷,造成許多影響與錯誤;如果一位團隊領導者沒有在下達決策前,及時發現自己疏忽盲點,最后下達的決策絕對會有風險與危機存在。” 施里德哈主講“當企業說對不起”講座時指出,許多尋求原諒者都忽略了以真誠心來道歉,一個人在道出“對不起”后,也已不在乎對方是否已原諒自己。 真心祈求他人原諒 “當你犯錯要道歉時,應嘗試說‘對不起,請你原諒我’,這才是一個真心祈求他人原諒的舉動。” 回教復興前線研究員厄德里主講“當社區說對不起”時舉例說,國陣和反對黨之間的爭吵永無止境,而國陣國會議員永遠不會向反對黨先說“對不起”。 他說,許多人不願意當先開口說對不起的一方,如同一個社區內有回教徒和基督教徒,宗教司和神父卻因上世紀的血腥歷史,而無法和平相處。 戲劇工作者廖培珍主講“當個人說對不起”時引用羅密歐與茱麗葉劇情說,該劇劇終是這對情侶雙雙殉情,可是其故事背景是以兩個家族和好結束,這就是兩個家族意識到這對小兒女殉情后,省悟及原諒彼此。 安美嘉: 国人须思考尊重文化

Posted in Campaig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When Governments, Corporations, Community Leaders and Individuals Say Sorry

Monday, 06 September 2010 18:26 Philip Ho (www.klik4malaysia.com) In conjunction with the Say Sorry Day on 5th Sep, 2010, a public forum was held to discuss and share views about governments, corporations, community leaders and individuals saying sorry. 4 distinguish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ampaign, News Report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獅城大馬死囚掀反死刑運動 

作者: 林友順 (原文: 亚洲周刊) 十九歲馬來西亞青年楊偉光,因販毒而被新加坡判處死刑,大馬多個組織發起「給楊偉光第二次機會」,十幾萬人聯署,懇求新加坡政府寬赦。事件啟發大馬人對死刑的反思。 在馬來西亞北部與泰國邊界的一個小鎮宜力,一名青年從「楊偉光後援會」網站下載了「給楊偉光第二次機會」的簽名表格,獨自在小鎮裏要求村民簽名,要求新加 坡政府寬赦來自馬來西亞東部沙巴州的青年楊偉光。青年的行動感動了小鎮的家庭主婦,眾人分別複印簽名表格分開行動,最終成功獲得逾千名村民的支持簽名。在 吉隆坡,一名夜市小販也主動向發動反對死刑簽名運動的雪蘭莪中華大會堂民權委員會索取簽名表格以讓客戶簽名,在短短的一個晚上,他成功獲得逾三百名客戶的 簽名。正巧受邀到大馬發表佛學演講的香港評論人梁文道也不忘呼籲佛友參與簽名運動,讓簽名運動走出大馬。 現年只有十九歲的楊偉光對許多人 來說是個陌生的名字,不過,來自馬來西亞各地的民眾還是踴躍參與簽名運動,他們或是上網簽名,或是到社團或公眾場所簽名表態,希望南方的鄰國能夠給予這名 天真的小夥子有個重新做人的機會。在各行各業的主動積極推動下,有關運動成功在六個星期內獲得十二萬人的簽名支持,而且人數還在不斷上升。要求新加坡總統 寬赦因販毒而被判死刑的楊偉光者包括四十四名國會議員、非政府組織及無數的民眾,讓人感到意外的是,數十個華人社團也罕見地聯合召開記者會,希望新加坡政 府「手下留情」。 楊偉光後援會也成功爭取同樣對毒販施以死刑處罰的大馬政府的支持,通過外交部向新加坡政府請願。難得的是,大馬首相署部長納茲里表示支持廢除死刑,因為廢除死刑已經成為全球的趨勢;他說,若奪走一個人的生命是錯誤的,那麼政府就不應該這麼做,否則將是諷刺及不正確的。大馬律師公會也支持廢除死刑,並籲請新加坡總統根據國際人權慣例行事,並展現憐憫之心,寬赦楊偉光。 成千上萬的民眾聯合要求寬赦一名販毒者這 是不可思議的事,然而令人更不可思議的是,此事件也演變成一場運動,讓人們開始思考死刑的殘酷與不人道,希望當政者能夠以更文明及人道的方式懲罰犯罪者。 星星之火開始點燃,大有燎原之勢,人們開始看到上世紀曾經出現的籌辦南洋大學及復興華文教育的各行各業籌款運動在重演…… 雪華堂民權委員 會主席廖國華對亞洲週刊說,該委員會此次發動「給生命第二次機會」運動不是為一個人而做,而是希望大馬與新加坡政府能呼應時代與社會的要求,廢除死刑,或 至少是強制性死刑的政策。他對此次運動引起人們對死刑產生思考及討論感到欣慰,並希望就此能夠達到兩國政府最終選擇以較文明的方式懲處犯罪者。他強調: 「這是一個起點,擧發生命是否應該有第二次機會的討論。」 在八月二十五日尋求寬赦的最後一天,楊偉光的家人及後援會成員捧著沉重的十萬個簽名,走到新加坡 總統府,為求親自呈交請願書給總統,楊偉光的家人甚至跪在總統府前哭求見總統,不過未能如願。令他們重燃曙光的是,新加坡監獄局當天發一封信給楊偉光,批 准延長他申請赦免的寬限期。新加坡法庭也訂在明年一月中旬審理楊偉光的上訴。廖國華希望新加坡政府不要感覺人民在施壓,而是能以智慧及慈悲心給楊偉光第二 次機會。他說,新加坡總統若寬赦楊偉光,並非向壓力低頭,而是告訴世人新加坡不僅僅是進步的國家,也是文明的國家。 楊偉光來自破碎的家 庭,十二歲便離開家出外闖蕩,十六歲到半島謀生,希望改變自己及家人的生活;他曾當過廚師及售賣盜版光碟,最後被人欺騙以為運毒的刑罰比販毒輕,而在零七 年從馬來西亞運送四十七克海洛英進入新加坡,結果被逮捕,他隨後於零九年遭新加坡高庭判處死刑。新加坡總統曾在去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拒絕楊偉光的陳情,而楊 偉光原本要在去年十二月四日問吊,但其律師拉維取得展延執行令,並成功展延其刑罰。拉維原訂在今年八月二十日再提呈新的寬恕陳情書給總統,但因為新加坡律 政部長山姆甘公開表達應該處決楊偉光的立場而導致他無法這揦做。 拉維在爭取寬赦楊偉光初期並沒有獲得社會的重視,在雪華堂聯合人權組織 「人民之聲」發動簽名運動後,社會開始醒覺。楊偉光的馬來西亞代表律師兼楊偉光後援會成員饒兆穎指出,在楊偉光還未提呈其赦免陳情書前,新加坡律政部長山 姆甘卻已公開表明立場,指楊偉光必須被處死,才能達到阻嚇作用,確保不會有第二個楊偉光。然而,饒兆穎說,過去新加坡處決了不少販毒者,可是仍然未能阻止 楊偉光走這條路。從法律而言,她認為,山姆甘的談話實質上也否決了楊偉光向總統申請寬赦的權利,等同篡奪總統的權力,實已違憲。她說,新加坡總檢察官溫長 明也就此案公開表明,赦免死刑犯是內閣的決定,而這句話至今未被收回或反駁;饒兆穎認為,這等同於做決定的人在還沒聽到呈詞前就做了決定,等如上訴法官在 還沒聽審就說你的上訴被駁回,徹徹底底違反了自然公正原則! 饒兆穎雖是代表律師,卻從未有機會見到楊偉光,這段日子來她與楊偉光的家人、 朋友接觸,也細讀了楊偉光寫給家人朋友的信件,她更堅定信心要協助楊偉光。她指出,從楊偉光寫給家人的信件看出,楊偉光自責、懺悔,願意承擔法律的責任。 失學的他在獄中接觸了佛法,開始學習讀書寫字,他把學到的佛理,與他摯愛的家人和朋友分享。她透露,楊偉光親口告訴其新加坡代表律師拉維,如果留住生命,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Statement of the CCM Youth in support of abolishing the death penalty and appeal to reform criminal laws

02 September 2010 CCM Youth refers to the Sunday Star special focus feature on the death penalty and the Sunday Star report entitled “Abolish death penalty, it’s incorrect to take someone’s life, says Nazri”, both articles dated 29 August 20101.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Press Statement | Leave a comment

赦免楊偉光以成全新加坡法制的完善與官員的福份

作者 :温金柯(http://unjinkr.pixnet.net/blog/post/31912845) 很 久以前讀印度聖雄甘地的自傳,其中有一段話印象深刻,大意是說:「我之所以沒有犯下不可饒恕的過錯,純粹只是因為幸運。」多少人犯下「滔天大錯」,其起因 往往是來自於一個小小的疏忽、小小的頑皮、小小的貪念、小小的忿怒、小小的愚昧…,但是情勢的發展,有時候超出人們的想像,因此人能夠「苟全性命」,真的 是幸運。讀楊偉光19歲時因運毒而被判處死刑的過程,讓人覺得每一個人可能陷入那樣的處境。我們每一個人都可能是楊偉光。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古聖先哲說:可貴的不是不犯錯,而是知錯能改。又說:「浪子回頭金不換」、「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孔 子曾說:「刑期無刑」,設置刑罰是為了不使用刑罰;也就是說,設置刑罰不是以傷害犯人為目的,而是為了讓犯人知錯而有所改正。因此,在所有的刑罰制度中, 赦免是不可或缺的一環。完善的刑罰制度應該避免殺掉已經悔改的人。世界上最令人遺憾的刑罰制度,就是知道一個人已經悔改,卻仍然殺掉他。因為這已經喪失了 「刑期無刑」的原則。 殺掉悔改的犯人,從刑罰體制來說可能叫作「遺憾」,從宗教的來看,卻絕對是「罪惡」。因為被殺死的已經不是惡人,而是義人。從基督教來看,「悔罪」等於成了義人。聖經上說:「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 中國古語則說:「以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在佛教的應報理論中,有五種極大的罪惡即所謂「五逆」,其中有「殺阿羅漢」,也就是殺掉宗教 上的聖者,將來的罪報是極大的。我不是說楊偉光是聖者阿羅漢,我要說的是:殺掉在宗教中獲得新生的人,絕對會嚴重損害自己在宗教上的福份。 楊偉光自2009年1月被判死刑以來,就面臨了知道自己死期,並不斷被迫思考生命的意義的處境。這是很少人能夠平靜面對的艱難處境,但是他透過佛教的感化,平和而感恩的看待自己的遭遇。無論從新加坡政府體現刑罰制度的完善,或者從新加坡政府高官個人的宗教福份來看,都必須從赦免楊偉光而得到成全。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中言:退一步海闊天空

在9月5日這一天,且讓我們不分身分背景,以謙恭之心,誠心的向人道歉或原諒曾經傷害我們的人。 “對不起”是一個非常簡單的詞匯,但是,要把“對不起”說出口,需要很大勇氣,尤其是成年人,經歷了各種人情世故,更提不起勇氣說“對不起”,以免被人視為懦弱。 學習寬恕他人 但事實上,能夠說出“對不起”,不只不懦弱,相反是非常有勇氣,為自己行為負責,也代表有承擔。 楊偉光后援行動,激起了國內逾20個非政府組織帶動“說對不起日”的活動,這項活動宗旨不外是要鼓勵大家,把“對不起”這句話,帶到日常生活中,也藉此學習原諒與寬恕。 向他人說聲“對不起”,不能流于表面或形式,忽略了其實質意義,而沒有從錯誤中汲取教訓及醒悟;犯錯者若敷衍的向受害者道歉,只滿足當事人或一些人的要求,但卻沒有達到悔過自新的目的。 “說對不起日”,是一個新的開始,從個人到企業、政黨,甚至宗教,都需要有“說對不起”文化,唯有這樣,我們才能讓大家看到問題盲點,並以包容、體諒精神和睦共處。 以行動解怨恨 說“對不起”,不是懦弱,反而是讓我們多一分寬容;當我們社會與寬恕、原諒漸行漸遠時,我們需要有更多人加入“說對不起”行列,以行動來化解怨恨與不滿。 在繁忙的日常生活中,人與人之間的相處與溝通,難免會出現摩擦,尤其是因不滿而怒火中燒時,更會在言語或行動上,對他人造成傷害;如果彼此都不願退一步,結果是增加人與人之間的疏離與冷漠,更製造永無寧日的大小糾紛。 犯錯者誠意的求原諒,並獲得寬恕,將帶來歡喜;沒有人是百分百完美,只要每個人願意就本身所犯的錯誤誠意道歉,並汲取教訓不再重犯,讓世界少一點紛爭,也讓人與人關係變得更美好,“烏托邦”就在眼前。 原文 : 中国报言论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讓對不起有意義

報導:陳筱柔 / 圖:潘嘉威、互聯網 (中国报) 2010年9月5日,看似再平凡不過,但是,只要願意付出一點點,我們都可以賦予這個日子,非凡的意義。這一天,我們都可以學習放下面子、放開成見,向別人說聲“對不起”,讓它成為屬於全民的“說對不起日”(Say Sorry Day),鼓勵自己和身邊的每一個人,為自己曾犯下的過錯、誤解、爭執……說一句“對.不.起”。 從“對不起”這三個字,我們承認錯誤,改過自新;從“對不起”,你、我、他都找到重新原諒自己,也寬恕別人的機會…… 因為死囚楊偉光,他們都找到了說“對不起”的力量,也找到了道歉的意義,你呢? 關于Say Sorry Day “說對不起日”活動的緣起,是因為一個大家都熟悉的死囚──楊偉光。活動概念啟發自“救救楊偉光運動”,目的在于鼓勵我國人民在9月5日當天響應這項活動,自發性地向自己曾經傷害過的人表達歉意。 這 項活動由中央藝術坊、馬來西亞基督教協進會青年(Council of Churches Malaysia-Youth)、回教復興前線(Islamic Renaissance Front)、楊偉光后援會,和大馬佛教青年總會聯合主催。同時,獲得多個組織團體支持,其中包括國際佛光會馬來西亞協會、錫蘭佛教會、隆雪華堂民權委員 會、林連玉基金會、華總青年團、大馬人民之聲、回教姐妹組織等等。《中國報》是這項活動的媒體伙伴。 今年的“說對不起日”將在9月5日舉行,將來則定于每年回教徒齋戒月的第三個星期天舉行,配合回教徒在齋戒月和慶賀開齋節的請求寬恕傳統,將這項精神擴展至我國每個族群,讓一句真心的“對不起”,為冷漠的社會,帶來一絲溫暖。 *饒兆穎(律師/楊偉光後援會協調員) “楊偉光事件讓我深刻感受到,有些事情要在當下做,別讓人生留下遺憾。當別人要求原諒時,也許,我們能夠多一分寬容,讓所有的錯都有重新開始的機會。雖然很多人也許會覺得,一旦犯錯后,道歉未必有用,但我相信真心誠意的道歉,至少能夠化解一些怨恨。” 雖然“說對不起日”和楊偉光上訴案件沒任何關係,但兆穎深切希望這個活動讓人們在及時“說對不起”的同時,也對楊偉光所犯的錯給予寬恕和原諒:“人誰無過?毒品問題不是處死一個人就能解決的,偉光是一個已經悔改的人,從寬恕中,我們會得到更大的收穫。” *瑪麗娜馬哈迪(Marina Mahathir 回教姐妹組織代表) “我國社會普遍存在不寬恕的文化,一旦有人犯錯,我們總是先譴責和怪罪,而不去反思。我希望這項活動能引導人們進行反思。說對不起,並不是懦弱的表現,而是一種強大力量,因為,道歉需要很大的勇氣。每個人都希望被原諒,原諒別人也原諒自己。” *馬來西亞佛教首座達摩拉達那長老 “無論男女老少,貧富貴賤,任何人都不是完美的。我們都會犯錯,因此都需要向曾經傷害過的人士道歉,一句對不起,能夠帶來很多改變。這是一項非常特別的活動,讓人們打開心胸、放下成見,看見道歉的價值所在。” *郭曉鳴牧師(孟沙堂信義會) “現在的社會,人心往往存有埋怨和憤怒,一句對不起,能讓我們學習敞開心胸,給自己一個反省的平臺。道歉的意義不能只停留在字面上的廉價意義,而是必須帶著願 意悔改的心,認真地改正自己的過錯,用行動去證明道歉的意義。道歉,只是開始,而不是結束;承認自己的過錯,勇敢面對自己和別人,展開新的旅程。當別人向 你道歉,也請試著寬恕他。” 說『對不起』,難度高? “對不起,我愛你。” “對不起,我錯了。” “對不起,請原諒我。” “對不起,我傷害了你。”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ampaign, Features / Articles | Leave a comment

A ‘Say Sorry Day’ reminder

5 September 2010 is the Say Sorry Day. Shared your story after saying sorry / seek forgiveness / forgiving someone at http://www.facebook.com/saysorryday or comment column in this post And yet another tragedy befalls our human family. The senseless action b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Say Sorry

By LEE MEI LI Tuesday August 31, 2010 (The Star) If you could have one chance to seek forgiveness, whom will it be from? THERE is a time and place for everything. Indeed, it was only a matter of tim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ampaign, News Report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THE HARDEST WORD : The Art of Saying Sorry

 SCARLETT O’HARA: Oh, oh, Rhett. For the first time I’m finding out what it is to be sorry for something I’ve done. RHETT BUTLER: Dry your eyes. If you had it all to do over again, you’d do n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ampaign, Press Statement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