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偉光的生存合約

作者: 楊善勇 (东方日报

佘錦成先生任職高庭大法官,曾下判一個外國公民死刑。掙扎在法理底線和人道關懷之間,那是怎樣的一種心情?壓力不僅來自民間也來自外交。判詞錘定前一夜,聽他的家人回憶,佘先生坦然安枕入眠。

可惜年前中風,半邊癱瘓傷及神經線,法官不能言語不能細說。否則,晚年的他,心歸天主,思慮圓融,或許他對死刑或有另一番不同的感悟,也可以因此評說楊偉光的個案。

泰戈爾的〈審判官〉說得極是:「因為只有熱愛人才可以懲戒人。」佘先生心懷上帝也心存慈藹,他現在會同意死刑嗎?如果不是,他如何裁定一套合乎中道的判決?

整個問題不僅是關係楊偉光一個人。行政卓越,規劃全面的新加坡政府想及的,想必遠在市井小民的思維之上。如果,廢除死刑是不可能的,那麼,新加坡的司法是否可以因此提出一套全新的方案?

例如,合約式的生存期限。法官要是認為楊偉光確是真心悔改領悟正道,或許可以恩准延長三個月的生命。三個月之後,倘若犯人表現稱道,不妨加延半年、一年、三年、五年、十年;諸如此類。

是不是荒謬?佘錦成先生不能說話,我不能請示。但是,辦法總是人想出來的。大家一起群起集思,人間一個不很完美的制度一經新實驗,或許就能因此逐步衍化推前。

何況此法非新,援引司法程序的暫緩之方,原定去歲12月問吊的楊偉光因此存活了9個月。8月26日截止的寬赦申請,現在也跟著展延,直至上訴和寬赦有所結果;顯見楊偉光是可借助生存合約,繼續在島國的牢房里點亮新加坡大愛的星光。

About givelife2ndchance

Give Life 2nd Chance is a movement dedicated to work on abolish death penalty in Malaysi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