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万人签名求赦杨伟光 姐泣留弟一命

报导:钟晓慧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三日 凌晨十二时二十一分, 光华日报

和杨伟光的姐姐杨玉英泪对泪的谈话中,她说自己的弟弟一直都很疼妈妈,因为不忍心妈妈被欺负,一直希望能够给妈妈一个家。

也因为渴望给妈妈一个“完整的家”,弟弟认识了一个表面看起来像是拥有一个“完整幸福家庭”的老板。

在伟光的心目中,拥有一个完整幸福家庭的人,就是好人。也因为认定他是一个好人,所以他相信老板也会给自己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

所以,他跟了那个“好人”。结果,却被新加坡警察抓进监狱,而且还被判死刑。

起初,他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走到如此地步,他曾问:“我只是想要一个完整的家,难道真的这么难?”

接触佛法后,他悟出一些佛理。

如今的他,希望以自己的这样一个教训,能够给兄弟姐妹一面镜子。

“我弟说,他希望如果自己真的走了之后,妈妈能够在一个完整的家庭中继续生活。

“他要我们时常带妈妈出去喝茶,买好吃的东西给妈妈。”

其实,这件事情之后,杨伟光的爸爸也曾回去找孩子。

“见了爸爸之后,对他的不谅解,开始放下了。”

“以前,我们几个兄弟姐妹的感情比较生疏。也从来没有和爸爸联络。

“弟弟的事情发生后,我们一家人的感情变得团结了,兄弟姐妹之间会互相联络,互相通电话。”

“偶尔,还会和爸爸那边联络问候。”

“只是,妈妈始终不知道,伟光可能会被判死刑….”

姐弟见面哭完又哭

回到3年前,伟光还没有被捕的时候。

在2007年的6月10日,是杨妈妈生日,伟光回家陪妈妈吃饭,之后就出去工作了。

6月13日,家人就接到电话说他被抓了,因为那时候他携带42.27克海洛因入境新加坡。

杨伟光被抓的那一天,他叫警察打电话给大姐,当时大姐的第一个感觉是,这个弟弟又做错事了。

“当时我不知道他是贩毒。我一个人买了机票就飞过去新加坡找他。当时见到我的时候,他第一句话就哭着和我说:姐,我做错了。”

“在他出去工作时,我一直交代他要小心照顾好自己。他说老板叫他收钱,那时候他只是第一次。”

“他自己也不知道会死刑的。”

“那次20分钟的见面,我们一直哭,因为不知怎么办好。”

第二次见面时,杨玉英带杨爸爸一起过去。

“之前我们很讨厌爸爸,因为生气他在外有另一头家。爸爸和弟弟见面时,也是问弟弟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

“在那20分钟的时间里,我们又在哭。”

获师父开导改变很多

第三次相见时,杨伟光已经遇到师父了。

当时,他整个人的样子都变得比较温和。他说师父帮他解决了很多心中的难题,他开始念佛经。

“那次之后他开始很会说话,样子也比较平和,还会和我们说佛经。

“短短一年内他改变很大。这一年来,我们探望了他五六次,每次都有改变。”

“他现在是完全变了另外一个人,一坐下来就讲佛,而且会说很多深奥的文字,还会画画。”

说到最后几句话时,大姐特别开心,还会拿伟光开玩笑说:“我弟弟只是5年级毕业叻,会写很多字,吓到我。”

“他和我说,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可以怪人家,只能够怪自己。佛家说,这是因果报应,他的生命注定要走这样的一条路。”请给个签名给我弟机会 2年前,杨伟光的事情,并没有在我国引起多大的反应。

一直到上个月,杨伟光的律师拉维亲自到吉隆坡国会陈情之后,杨伟光的故事才终于引起坊间关注。

原本,新加坡法庭在去年1月就宣判杨伟光死刑,去年12月4日问吊,但其律师拉维(M.Ravi)取得展延执行令,并成功展延其刑罚。

如今,杨伟光后援会赶在2010年8月26日前,即杨伟光的求赦期限之前呈交宽赦申请书给新加坡总统纳丹,以求他宽赦杨伟光。

所以这一个月内,他们到处要求民众的签名,短短的一个月内,筹得接近5万份的签名信。

“我的亲戚朋友也到处帮我拿签名。

“我不觉得辛苦,那个是我弟弟,我希望为他做多一点事情。”

然而,要求签名的过程中,也遇到很多问题。

“很多人听到是在新加坡犯法时都会倒冷水。有一次我的亲戚被人家骂到哭。”

“有一个老师说,我是老师,我不接受这样的签名活动,也绝不会帮忙,他做错了就得受惩罚。”

“其实我很感动,看到姑姑和姑丈,还有表弟,表妹,表哥们的帮忙。

“我朋友知道我弟弟的处境,很多人都来帮忙我,我身边很多朋友都主动伸出援手。”

之前,我们是想到没有得救了,但是拉维律师说就算还有一份希望还是要争取的。

“我们都希望有奇迹发生….。”

想见妈妈最后一眼

2009年的12月1日,杨玉英收到信件说弟弟会在12月4日问吊。在信件中,弟弟希望可以看到妈妈最后一眼。

“那时候,我妈已2年没见过弟弟。偶尔问起,我们都告诉她说弟弟去做工。”

当收到弟弟的信件时,杨玉英就马上从吉隆坡赶回去山打根接母亲,然后飞过去新加坡。

“我弟说,只想见妈妈最后一眼就安心了。”

杨妈妈因过去的经历,所以得长期吃药导致思想迟缓,没法理解旁人的言论,跟人交谈时只有一副茫然的表情。

所以,她其实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情,因为女儿和她说:“走,我们去新加坡玩。”

去到监狱时,妈妈才问,为什么会来监狱的?为什么伟光会在监狱里面?

当时,杨伟光看到妈妈时很激动。

“我们和妈妈说,伟光做错事了,被警察关进监狱。之后他会和一个师父去学佛,去很远很远的地方学佛。”

7兄弟姐妹自小分离

杨玉英,今年33岁,是7兄弟姐妹当中的大姐,比杨伟光大整11年。

从小,7个兄弟姐妹就在不同家庭长大。

“爸爸在我们很小时就在外面有一头家了,所以我们几个兄弟姐妹都是住在亲戚的家,各分东西的。”

“大哥运生是跟公公一起生活,我跟姑姑一起生活,二妹在四五岁时就交给另一位姑姑照顾,伟光、运良、运忠和伟凤是跟着妈妈。

“那时候,我们几个兄弟姐妹没有回家也是正常的,因为我们都没有一个正式的家,几个小孩子都是到处跑的。”

“有一次,弟弟亲眼看到公公打妈妈,他就告诉自己将来一定要租一间房给妈妈,他用了很多方式带妈妈出来。”

“后来,妈妈终于出来租房住,因为地方狭窄,他就自己一个人跑去睡五脚基。”

“之后被同学发现带他回家过夜。那时,他就跟着同学父亲生活,后来更成了他的干爹。”

“不久后,我的小妹伟凤也跟我一起生活。”

说到这个弟弟时,杨玉英先是一阵沉默。

然后才说:“其实在这件事情之前他们的关系不太好,因为很少联络。”

“我这个弟弟5年级就毕业了,之后就出去做工,也很少回家,大部份时间都在找朋友。

“后来他去亚庇工作,一段时间后去吉隆坡。他原本在餐馆当厨师,但因饱受歧视和虐待而离开。”

“后来,他在朋友的介绍下贩卖盗版光碟,最终获老大的喜爱,而从事收账工作,进而再替老大运毒。”

伟光小时叛逆但疼妈妈

“小时候的伟光叛逆爱顶嘴,但很疼妈妈。那时妈妈在巴刹打工洗碗。他每天都会去巴刹看妈妈,吃了妈妈煮的面才离开。”

有一次,杨玉英去探望弟弟的时候,他说了一句很感动的话,两人泪流满脸。

弟弟说,他从小就很羡慕人家家庭幸福,也极度渴望自己能一家团聚。

“其实,不只是他,我也希望我们一家人能够完完整整地在一起。”

30封家书都是爱

2009年,从事渔产生意的大姐夫遭绑架至今仍无消息。

伟光知道后,就写信告诉姐姐。

信里简单地说:大姐,发生了不幸的事,我要怎样才可帮到你?我想了又想,这能帮的是:和你说,你要坚强,你要为全体想(就是要为你四个女儿一个儿子)所以,吃饭时间就吃,口渴就喝水,该做的就做,凡是要为更重要的一方想!

“弟弟叫我别想太多,要诚心念经。”

每一次收到弟弟写给家人的信,杨玉英都会哭,因为心痛,也感动。

这些年来,家书不少过30封,有给爸爸、给妈妈、给兄弟姐妹、还有给恩人华叔的。

给大姐的家书有这么一句,让人想要落泪的:

姐姐,发生事后我才知道谁最疼我。姐,你关心我,给机会我时我不会珍惜。真的很抱歉。姐,你在那边不要为我难过,不要自作(胡思)乱想,认为没照顾自己的弟弟。认为你害我,不要乱想。

你关心我,我是知道的。姐,我真的很感激那时你在监狱看我时拿佛书给我…这三本书对我学习、思想、生活很大帮助,非常谢谢你!

我真诚地向你道歉,我过去不尊重敬爱你的行为,我今知道自己的误解是错的。所以若有机会我从此以后再也不误会你!

其中一封给爸爸的家书中提到关心:

爸爸,你好吗?有没少抽烟?平时吃饭有多吃健康食物吗?我听哥哥说你出钱给妹妹考车牌。我听到很开心。过不久又听说你出很多钱买屋。我听了更加开心。因为家现在只有妈妈住,你都出钱供。在我立场想,你已经有多少原谅妈的过去。

爸,因为你的因缘,我才有缘学佛。你和妈对我的恩真的很大,谢谢你们!

爸,我从小到大,每次你来看我时,都看到你的样子不开心。爸,珍惜当下就是美好的人生。美好开心是可以自己选择的。多照顾自己,多选择开心…

妹妹生日,最疼爱妹妹的哥哥送了12字给她:你的生日,我送我的经历给你。

对 于大恩人华叔,他写道:我心中的其中一个大恩人,华叔。我没可报答什么,唯有是我送我到目前为止最欢喜的偈语,送给你作为和某某人说好话善话真实话平等话 真心话,令得某某人得知识与智慧,给某某人得会辨别是非、善恶、邪正、因果报应的来源,也可令得某某有缘人听说偈的人,从今以后知道要选择的,从今以后得 选择自己的前途,自己的解与因缘的开始。

名称是“三世因果偈”(过去事,现在事,将来事)

“欲想了解过去事,现在所受的果其果,欲思知将来事,现在所选择的事,所决定的事事其因缘,亦是因缘的开始。”

其实,我也很累….

在访谈过程中,杨玉英一直都很坚强。只是提到一句话的时候,姐姐泪流满脸。

“其实,我也很累….”

“我初一就辍学,因为家境不允许。我和姑姑一起生活,我自己学缝衣服,自己打工养自己。”

杨玉英在20岁那年就结婚了,32岁时老公出去做生意疑遭人绑架后就没回来了,现在是生是死都没有人懂。

“那段时间我很难过,是弟弟鼓励我。”

“以前,我们很少说话,很少沟通…是他进去以后,学了佛法之后我们才变得亲近。”

“我丈夫现在不知在哪里,我有5个孩子,最大的12岁,最小的1岁半。现在,我们买一间房子给妈妈住,由我来照顾她,其他的兄弟姐妹都会自己照顾好自己。”

“大哥、我和小妹在山打根,二妹去了槟城,二弟和三弟在新加坡,四弟就是伟光,在新加坡监狱里面。”

发生这样的事,杨家觉得不光彩,没勇气面对。

后来,易桀齐的《给生命第二次机会》音乐会,让杨大姐觉得自己该站出来说一些话。

坦白说,我很感动,因为一个陌生人(歌手易桀齐)都帮我弟,为何亲姐姐却要在意他人的眼光?

“这次勇敢站出来,是希望新加坡政府不要判我弟弟死刑。

“我们并不要求说释放他出狱,就算是判他终身监禁也可以,只希望可以留下他一条命,给他一次重新做人的机会。

“我希望人民给我弟一个签名,给我弟弟一个机会。”

“这一次事情发生后,我自己也学习很多,弟弟的事情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和勇气,我知道,我一定得坚强…。”

About givelife2ndchance

Give Life 2nd Chance is a movement dedicated to work on abolish death penalty in Malaysi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