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光在里面修道很好” 伟光母亲:叫我不要想念

作者/本刊梁康 Aug 23, 2010 05:34:36 pm (独立新闻在线)

虽然杨伟光母亲廖云娟因患上忧郁症而长期服药导致思绪迟缓,但她依然记得小儿子“阿光”(杨伟光昵称),也记得杨伟光曾告诉母亲“不要想念他……”。

廖云娟(右图左)目前并不清楚杨伟光即将被判处死刑的实情,只知道他目前在坐牢,由于顾及廖云娟的忧郁症病情,她的孩子都选择向她隐瞒此事;无论如何,问到“阿光”的点滴时,她脸上泛起慈母的笑容说:“他(阿光)在(监狱)里面修道很好,还叫我不要想念他。”

趁着廖云娟与两名女儿上周一(8月16日)来到吉隆坡,出席易桀齐在蒲种公主城回音石民歌餐厅举行的“给生命第二次机会”音乐会,声援杨伟光活动,后援会成员特别与杨母做一个简短的谈话。

杨母当天早上刚从沙巴州山打根乘坐飞机到吉隆坡,身穿后援会“给杨伟光第二次机会”衣服的她看起来还很精神,在吵杂的民歌餐厅内,她显得并不习惯,只是安静地吃着餐桌上的零食和喝汤。

然而,后援会成员耐心地以客家话与她聊天,她也慢慢地以简短的回复回答了大部分的问题,但是,对于一些较深入的提问,她还是一片茫然,而无法回答。

伟光母亲首度受访片段

杨伟光自小与母亲关系非常密切,12岁便离家的他,是为了可以工作并赚钱照顾母亲。杨伟光的母亲自2007年开始患上忧郁症,因长期服用抗忧郁症的药,思绪都比较迟缓。由于精神无法集中,杨母偶尔会左顾右盼,对于一些问题也只能微笑,无法说出回答。

因此这是杨伟光出事三年以来,廖云娟首度受访的片段。

其中,她说起,与杨伟光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去年12月(在监狱内见面),问及杨伟光修道(学习佛教)是否开心,她回答:“(他)修道开心。”

她还自行补充:“(杨伟光)叫我不要想念他。”

惟问到为什么阿光会叫你不要想念他,她则无法回答,停顿了许久才重复说:“他在里面修道,(所以)叫我不要想念。”

伟光长大要赚钱养妈妈

她也记忆起杨伟光入狱前曾经带燕窝和饼干给她,但是,并不记得杨伟光曾在她生日时返回沙巴探望她,或曾在农历新年时回家。

谈起杨伟光(左图)小时候,她说,杨伟光十多岁时候就经常与朋友去游乐场玩“游戏”(game),但是并不知道他玩的是什么。

她也不知道杨伟光自小的志向,只是记得杨伟光曾告诉母亲“长大以后要赚钱养(育)她”。

沙巴青年杨伟光在2007年因运送47克海洛英到新加坡而遭警方逮捕,当时只有19岁,而新加坡法令规定,任何人只要身上搜获15克海洛英就将面对强制死刑,他也在去年1月被宣判死刑。

他自小来自破碎家庭,父母三岁时就离异,而其母亲也他被逮捕的同一年患上忧郁症,因长期服药思想迟缓,迄今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被判死刑。他在狱中曾寄发家书给母亲,并希望能够早日孝顺母亲。【点击:杨伟光家书露求生意志 愿可早日回家孝顺母亲】

以下是廖云娟与后援会成员的谈话片段摘录:
(廖云娟:廖、后援会成员:后)

后:阿光以前和你怎样,你会想他吗?
廖:(点头)

后:阿光送过什么礼物给你?
廖:(答不出)

后:过年有回家看你吗?
廖:没有回家。

后:阿光带什么给你?
廖:没有带什么,没有赚到钱。

后:有带食物给你吃吗?
廖:有啊,带燕窝,饼干。

后:好吃吗?
廖:好吃。

后:阿光现在做什么?
廖:念佛,修道。

后:他有常写信给你吗?
廖:没有。

后:有打电话给你吗?
廖:没有。

后:你最后一次见到阿光是几时?
廖:(连续询问三次才能回答)去年12月。

后:他和你讲什么?
廖:(只能茫然地笑,无法回答)

后:他有和你讲他在里面的生活?
廖:没有。

后:他最近修道怎样,开心吗?
廖:修道开心,叫我不要想念他。

后:为什么叫你不要想念他,他在里面修道,是不是很好?
廖:(停顿,语调稍微转高)他在里面修道,叫我不要想念。

后:修道怎样,平平安安?
廖:啊(点头)。

后:阿光小时候有告诉你,他有什么梦想吗?长大后要做什么?
廖:没有。

后:有没有说要赚多多钱养你?
廖:有。

后:他小时候喜欢玩什么?
廖:我也不知道他玩什么。

后:和朋友一起玩?
廖:小时候,玩game,去游乐场。十多岁。

后:你来到吉隆坡,还会去见阿光吗?
廖:没有啊。

后:你不想去见他吗?
廖:没有去。(指着孩子,杨伟光姐姐和妹妹)

后:他以前有没有在过年的时候,生日的时候,带东西给你?
廖:(摇头)

后:他有没有说,妈我回来了,祝你生日快乐?
廖:没有啊。

About huichun

Originate from Taiping, now staying in Kuala Lumpur, Malayisia and working in a management consultancy and training firm. A typical Gemini that like to poke the nose in everything, everywhere. Like to cook, travel, read, share views with others,help the needy.......... Currently the main concerns are Malaysia civil society & politics, world environmental issues and managing a community library in KL.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