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乱世用重典迷思

请大家一起来反思

《独立新闻在线》社论, 13/8/2010】沙巴州22岁青年杨伟光因在2008年运 送47克海洛因罪名成立,去年(2009年)遭新加坡法院判处死刑。此案因杨伟光的辩护律师今年六月底到吉隆坡请求我国政府出面营救而引起关注,吉隆坡暨 雪兰莪中华大会堂民权委员会随后动员组织后援会跟进,迄今已收集了包括38名国会议员在内的四万个签名,以便赶在8月26日的大限前说服新加坡总统特赦杨 伟光免于一死。

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登高一呼之后,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及山打根中华商会等团体也加入声援行列,但是应否营救贩运毒品的死 囚,却也引起了争议,显然并非人人都赞成或支持营救杨伟光。然而,此事引发的更重要的反思,一是死刑存废的问题,二是“乱世用重典”的迷思,这两个问题不 应随着杨伟光案的了结而了结。

民间组织能否成功营救杨伟光,谋事在人,成事也在人,生死一线之差,乃由新加坡政府定夺。以新加坡政府素来坚 决依法行政的态度,营救杨伟光确实是一项艰难任务。新加坡不理国际压力,依法行政的例子比比皆是:1994年,18岁美国少年迈克菲(Micheal Fay)因破坏罪(vandalism)被判处鞭刑,引起国际哗然,美国参议院和克林顿总统都介入此案,但新加坡最终还是执意执行鞭刑。2005年,尽管 澳洲总理霍华德五次求情,新加坡坚持处决在2002年贩运396克海洛因的澳洲籍越南裔毒贩阮拓文。

另一方面,马来西亚政府并未积极介入此 案,也令营救杨伟光的工作事倍功半。马来西亚政府虽然曾在2008年营救因贩运2.9公斤海洛因而在中国被判处死刑的乌米阿兹林(Umi Azlim Mohamad Lazim),促使中国法院改判终身监禁,但是马来西亚政府20多年前也曾不理澳洲政府的说情,处死两名犯下贩运毒品罪的澳洲公民。由于马新两国都是有执 行死刑的国家,特赦死刑的先例一开,未来难以处理可能纷至沓来的特赦请求,可能是两国政府所顾忌之事。

废死是艰难任务

无 论杨伟光最终是生是死,营救杨伟光的活动已经引发了对死刑存废的思考与争论。营救杨伟光,是基于他犯案时只是一名“天真”的18岁少年、出身不好、不懂贩 运毒品是死罪,抑或基于反对死刑的立场?无论原因是何者,同样都是很有争议性的。“无知”或“不懂犯法的严重性”的说法缺乏说服力,因为除非是对法律有所 涉猎者,否则许多犯法者犯案时可能也都不知道其罪行将招致的刑罚有多重,但法院不会以此判他们无罪。

至于废死的主张,尽管目前全球197个 国家当中,有139个国家在法律上或惯例上废除死刑,而只有58个国家还有执行死刑,但是在这些尚有执行死刑的国家,废死仍是很有争议性的议题。即便是远 比马来西亚民主和重视人权的台湾,今年初也因法务部长王清峰主张暂停执行死刑而引发舆论质疑、受害者家属反弹,最终导致王清峰请辞下台,过去四年来未执行 的死刑也随着新任法务部长就职而依法执行。

在马来西亚,面对治安不靖的社会现实,各种致死的罪案如谋杀、持械抢劫、性侵、攫夺等层出不穷, 要就废死达致共识,同样是一项艰难任务。然而,这并不表示,废除死刑是一个不可想象的可能性,是以像营救杨伟光这类活动,应该提升到推动废死的层次,才不 致于留下因人设事的印象,对于社会的进步与良善,也有更大的意义。

无论是杨伟光案或死刑存废,都应该成为让我国社会反省“乱世用重典”迷思 之契机。我国社会有未经谨慎思考而动辄发言的恶习,即使内阁部长、政府官员和执法单位也不例外,例如当性侵案剧增时,一些女性组织就动辄建议对性罪犯施以 阉割、死刑,或是交通事故日增,警察部队就建议加重刑罚等等,却疏于检讨造成各种罪案的社会成因为何,以及审慎思考重刑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

重刑制造更严重罪案

动辄施重刑的严重盲点是:重刑未必能有效阻遏罪行,反而可能制造更严重的罪行,给受害者构成更大的危险。以性侵案为例,倘若性侵和谋杀一样构成死罪,则性罪犯在犯案后杀害受害者以图自保的可能性就会提高。易言之,性侵案未必会因重刑而减少,奸杀案反而可能因此增加。

重 刑无法有效阻遏罪案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犯案者心存侥幸,而心存侥幸则与执法单位的办案效率息息相关。当潜在犯罪者“认定”执法单位办案效率低,其被捕的机 率因而也微乎其微时,即使有重刑,犯罪者仍会愿意铤而走险,因为所谓 “风险”之低,与其所得“回酬”之高相比,微不足道。反之,若犯案者“认定”执法单位的办案效率很高,而且难以经由行贿或显要人脉关说而脱罪,则这种“高 风险”较能阻遏潜在犯罪者犯案。

所谓“认定”,是一种长期累积的印象。以马来西亚的社会现实而言,皇家警察部队长期面对贪污与滥权的指责, 甚至不只一次发生呈堂罪证不胫而走,以及法院斥责警方查案不力,以致无法将罪犯治罪的案例。无论它们真是单纯的效率不彰,抑或贪污腐败的结果,都足以“鼓 励”更多的潜在犯罪者犯案。因此,政府若立意改善治安,其中一剂药方正是要整顿检调单位的廉洁与效率。令人担忧的另一个问题是,面对贪腐的警队,所谓重 典、重刑,会不会制造更多的冤案,造成更多无辜者成为受害者?这是动辄主张施重刑者务必审慎反思的重要问题。(2010年8月13日)

About givelife2ndchance

Give Life 2nd Chance is a movement dedicated to work on abolish death penalty in Malaysi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