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為何要「救」楊偉光?

东方日报 26/7/2010东方议题

1986年,師專畢業的台灣原住民曹(鄒)族人湯英伸因怒遭欺壓和歧視,情緒失控而殺害僱主一家三口。台灣這宗轟動一時的滅門血案,輿論從最初的「泯滅人性」,漸轉為反省長久以來社會在漢人沙文主義下對原住民的壓迫及排斥,形成強大的「槍下留人」呼籲。雖然湯英伸最後難逃一死,但此事讓台灣開始正視多年來被視為當然的不平等族群關係,原住民人權運動就此展開。從一宗罪案,台灣社會能自我進行如此深刻的反思,不啻為動人。

回看因運毒而將被新加坡政府在8月處死的大馬沙巴青年楊偉光,也許有人認為他罪有應得,但是綜觀其成長背景,我們不能夠只看到他運毒這個加害者的角色,其實,他不也是社會制度的受害者?

台灣後來竭力消弭主流社會與原住民社會的不對等關係,制止另一個湯英伸出現;今天若任由楊偉光默默被處死,而不去反思我國社會制度的缺失及疏漏,一個楊偉光死了,相信往後還將有更多楊偉光出現。

當年,台灣原住民青年湯英伸想打工幫補家計,從阿里山部落前往台北求職,掉入求職陷阱,被僱用他的洗衣店老闆扣押身份證,一天工作17小時,不時被罵是個「只會破壞生意的番仔」。工作數天後,他忍無可忍要求離職,卻被告知倒欠老闆錢,雙方起爭議結果釀成悲劇。

根據週遭朋友及家人所言,湯英伸本是個純良、正直的山地青年,能詩能歌,還是「國家公費學生」。驚天血案發生,後來演變成台灣社會不禁思考,為何這麼一名山地青年,從小山村來到繁華台北,短短9天竟奪走3條人命?悲劇背後,是否存在著一個嚴肅的社會困局?

事件最終在台灣社會形成一股強大的「槍下留人」輿論壓力,甚至上書當時總統蔣經國請求特赦。大家都認為,站在法理上,湯英伸固然罪有應得;但另一方面該檢討的,是整個畸形扭曲的病態社會──主流社會對原住民的漠視、歧視,以及有形無形的莫須有排斥。

作家詹宏志就指出,湯英伸行兇,除了是殺人案件外,更是一樁大型的、複雜的、抽像意義的「體制罪行」。原住民社會在社會角落中忍受欺淩而求訴無門,若犯了罪,整個社會都脫不了罪行!

另一位知名作家楊照亦曾說過,湯英伸和許多族人是極度不公平社會中的底層受害者。「我們創造了一個讓他們無法有尊嚴地活著的環境,制度性地日復一日折磨他們,等到他們爆發了,我們又可以理直氣壯地抓住他們所犯的錯誤,將他們關進牢里,甚至槍決。」

這時,請把視線轉移到楊偉光身上。22歲的他,來自破碎家庭,父母在其3歲時離異,母親患上憂鬱症,住在沙巴油棕園的木屋,靠母親洗碗每月賺取460令吉養大。

為擺脫困苦,讓母親過上好日子,他12歲便離家出外闖蕩,16歲更離鄉背景到西馬謀生。

「當然,來自破碎家庭並非犯罪的藉口,但若社會有提供社會安全網,讓他接受基本教育,獲得基本溫飽,也許他就不會走上這條不歸路。」號召民間展開救援楊偉光行動的隆雪華堂民權委員會主席廖國華,感慨不已。

隆雪華堂文教委員會主席李書禎憤然指出,月入460令吉在我國已被列為赤貧人士,照理說應獲得政府援助,但事實上,楊偉光的母親當時並無獲得任何相關援助。

資源分配不均

此外,沙巴基金局每天都會發放牛奶,開學就發放書包、衣服等給貧窮學生。惟不知為何,楊偉光一家也不曾享有此項援助,也許是地處偏遠鄉區的關係。

「這無疑是資源分配不均,甚至可說被騎劫或佔用。國家若干措施集中在城市,下放不到邊緣地區及真正有需要的家庭,在執行上就存在著大問題。」

她接著說,新加坡是個極具執行力的國家,可能很難理解我國的這種情況。「我看到互聯網上評論道,楊偉光是個運毒者;但更值得我們思考的是,他為何會變成這樣?」

她強調,在功利社會下,人們往往只看到結果;但從楊偉光事件上,可看到有些罪犯其實原本不是壞人,而是個不幸的人,社會的援助從來沒出現在這個人身上。「當他誤入歧途的時候,社會真的有錯!」

台滅門案死囚讓原住民得正義 激發楊偉光效應需更多衝擊

(原文)

在台灣犯下滅門血案的原住民湯英伸的故鄉阿里山,過去叫做「吳鳳鄉」(吳鳳是死於與原住民紛爭中的漢人官員);住在阿里山上的原住民也被冠上一個奇怪漢姓──「曹」族。湯英伸事件的發生,對台灣原住民人權運動具有發酵作用。如今,吳鳳鄉改稱為原來的阿里山鄉,曹族還原為COU(音唸鄒),意為人類。

當年以《人間雜誌》為中心的搶救運動,雖然沒能救回湯英伸的性命,卻換來漢人社會開始感覺到「番仔」、「山地人」的稱呼是不對的,反省多年來被視為當然的極度不平等族群關係。

湯英伸沒機會看到自己的族人從「番仔」變成「原住民」,但對於台灣原住民地位的提升,他的事件無疑是個重要的促進力量。

回頭看向大馬,以我國的國情及民智,楊偉光事件是否又能推動到,政府及社會進行對弱勢族群處境的省思及改善?對此,隆雪華堂民權委員會主席廖國華坦言,一個會思考的社會,是會出現像台灣般的迴響,而我國社會需要更多衝擊。

他透露,除了該民權委會及人民之聲,在拯救楊偉光行動上,各方力量也開始彙集起來,如「捍衛自由律師團」、基督教團體、政府外交部等都已加入行列。

問及楊偉光成功爭取特赦的機會是否渺茫,他堅定地說,如果完全不做,肯定沒希望;每個人多做一點,希望就多一點。

罪成只能判死刑,違憲?

(原文)

「所謂特赦,並非如同封建時代皇帝赦罪犯無罪那樣,特赦後罪犯還是待罪之身,只是以楊偉光的案件來說,現有的懲罰本身會否出現了問題?」訪談中,隆雪華堂民權委員會主席廖國華一再強調,楊偉光有罪,這點毋庸置疑,但他所犯的罪,是否足以致死?

他透露,我國及新加坡目前各有一群律師準備提呈法庭,以檢討「唯一判決是死刑」的刑法是否已違反憲法。

他解釋道,按照正常程序,法庭判決罪犯罪成後,會暫時休庭,律師可進行求情。這個「求情」程序對最終刑罰的判決有著莫大影響。

求情權利被剝奪

「當刑罰被註明只能有死刑一種判決,即把求情的因素完全從法律制度中抽離,所以有些律師認為這已違憲。」他說,若有求情這個程序,綜觀成長背景,楊偉光的刑罰極可能沒這麼重,如今此「權利」已被剝奪。

據知,這群律師之前一直在討論此議題,惟楊偉光事件的發生,讓他們意識到修正此類刑法的急迫性。

其實,赦免不是法外情,而是法內情,本就是法律制度的一部分。」廖國華指出,任何被判死刑的案件,等到在所有法庭完成上訴後,會自動呈到寬赦局。

這是因為法律制定者已看到,有時法律條文過於刻板,才有此一做法。

教育任由輟學生自生自滅

(原文)

據報導,16歲隻身飛來西馬謀生的楊偉光,一開始在餐館當廚師,因飽受歧視與虐待而離開,後在耳濡目染下開始售賣盜版光碟。後來,「上頭」告訴他,販毒的刑罰比販賣光碟更輕,至多坐牢2、3年即可,在信以為真下,他踏上運毒不歸路。「有些人也許對他的無知感到匪夷所思,但試想想,他小學5年級就輟學,連華語都不會說,可能連閱報都有問題,加上小時被父親拋棄,只要犯罪集團『上頭』對他好一點,就深信『老闆』的欺騙,是不足以為奇的。」

目前,隆雪華堂民權委員會及人民之聲正發起「楊偉光後援會」。民權委員會主席廖國華說,楊偉光一早起來必須洗碗才能去學校,放學後還需要工作才有飯吃,對他而言,教育沒讓他看到希望,工作才是改善生活的途徑。

義務教育不完整

隆雪華堂文教委員會主席李書禎則說,小學後輟學,在華人鄉村不是個少見的現象。實際上,那個年齡的少年根本對社會一無所知,加上法律規定最低工作年齡為16歲,他們要踏入社會,也屬違法工作。

於是,他們去捧餐,學修車,當售賣員、倉庫看守員或賣盜版光碟,但這些都沒有制度的保障,屬各自發揮。若遇到好師傅,可能就被扶持上正途;若像楊偉光一樣,不幸遇到一個大佬,講運毒比賣光碟刑罰輕,他們也會信以為真,因為踏出社會遇到的就是這些人。

「在國外,若孩子在義務教育年限內輟學,被警方抓到,家長有罪。我國美其名有11年義務教育,卻沒真正去執行,楊偉光連小學6年教育都沒完成!」

李書禎認為,既然合法工作的年齡是16歲,我國應實行至少9年的強制教育,即從小學至初中三。

廖國華則批判,我國的教育只為一小群精英學生服務,任由中途輟學的學生自生自滅,連追蹤機制都無。其實社會不能忽略這群人,不然會造成惡性循環。

空有政策,求助無門

(原文)

「楊偉光被迫在放學後,到祖父的油棕園工作,若遲從學校返家便遭受毒打。」「每當入夜11時後,他在親戚家目睹媽媽被毆打及辱罵,相同的情節往往相隔數小時後再度上演。」

「楊母曾拿起斧頭企圖自殺,她不停地哭喊,直到認不出孩子。」

家暴是楊偉光童年揮之不去的陰影。據悉,毆打母親的是其祖父。

對此,隆雪華堂文教委員會主席李書禎表示,親眼目睹家暴,對小孩的心靈已產生極大傷害。對楊偉光而言,家庭就是痛苦,因為眼睜睜看著最親的人每天被打,無法給予保護。

「由於家暴發生在沙巴的油棕園中,無疑更難獲得援助,陷入求助無門的困境。」她直言,我國具有防止家暴政策和法令,但從這一事件,明顯可看出相關訊息到達不了某些真正需要幫助的家庭。」

首先,語言已有所限制,我國政府沒意識到,要照顧這些弱勢族群,得讓他們明白國家有何相關政策,因此宣傳媒介應使用盡量多的各種語言,並確保到位。」

About givelife2ndchance

Give Life 2nd Chance is a movement dedicated to work on abolish death penalty in Malaysi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