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容是新加坡的星光

杨善勇, 2010年7月22日,傍晚 7点28分(当今大马

NONE这些年月上下游走新加坡,我开始知道这个岛国造建的秩序,逐渐体会那里的工作规矩。那是法理分明的法制成就的社会康宁,没有人情可靠也没有关系可言,谁做错了就要接受惩罚。

大家生活总是战战兢兢做事一样战战兢兢。我来返酒店乘坐德士,司机的诚惶诚恐真的让我同情。尽管孰能无过,一不小心多走了一小段路,车子U折回头之前先要道歉,然后主动扣钱。

报章报道人非圣贤的那些过失,高举的都是法律的章节公案的判词。那个星期翻看一连五天的《海峡时报》偶读法官下判,开口说的就是本庭要传送一个清晰的信息……。

部长:赦免传递错误讯息

NONE马来西亚籍死囚杨伟光上情总统宽赦,如今面对的似乎也是同样的观点。后援会协调员饶兆颖律师引述新加坡法律部长山姆甘(K.Shanmugan)的那席谈话,透露的正是这一回事:

“山姆甘甚至在杨伟光正式提呈特赦请求时,已经说,‘杨伟光虽然年轻,不过若新加坡政府就这样放过他,会带出什么讯息?我们将向全世界的毒贩发出讯息:你必须确保你选择一个年轻人,或一个孩子的妈妈来运毒入境新加坡。’”

宽容让新加坡增添大爱光荣

部长的说辞,我们设身处地,自然可以完全理解。然则,除了选择预定的悲剧,一旦考虑宽容22岁的杨伟光,促成他的第二次重生,恐怕不仅加添了新加坡大爱的荣光,还能为天下政府散发正面的信息,确认社会教育和社会工程的举足轻重。

是的,杨伟光的不幸遭遇,恰是这个地球社会的一页悲歌。他出身单亲家庭,由妈妈一手带大,在穷困线上挣扎。他从年少开始飞到吉隆坡打工,一心想要赚钱因此一不小心走入错误的旅途。

该为孩子误入歧途疚悔自责

回顾这样感伤的往事,我们应该疚悔自责,谁也没有在为这些需要辅导的孩子,及时做出什么,我们甚至也没有为这样的一个急需社会集体关注的家庭,第一时间伸出绝对必要的援手。

如此,当19岁的杨伟光一时糊涂,决意在2007年47克海洛因运往新加坡,似乎确是一个可以预见,必然发生的一个规律;乃至他的生命延续,从此面对了惊慌和错愕。

杨伟光领悟正道可惜已太迟

NONE《东方日报》的新闻说得明明白白,“当杨伟光被捕的那一刻,他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并一开始即承认有罪,直到调查官告诉他将面临死刑或终生监禁后,杨伟光才痛哭”。

接踵而来,都是历史。杨伟光如今认识了光明领悟了正道也感受“一个人在世,终有一天必定会死”,所以他在牢房之内“每一天都进行努力修行与学习”,可惜一切仿佛太迟了。

我们不愿挑战现有的司法制度下新加坡存废死刑的最后决策,但是,我们真心恳求总统先生,或许不妨从长计议;因为这个特殊的个案,网开杨伟光一条生路,在新加坡百姓的大爱,得到万盏星光的指引,找到U转回头的大方向。

About givelife2ndchance

Give Life 2nd Chance is a movement dedicated to work on abolish death penalty in Malaysi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