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囚懺悔走錯路

东方日报头条特写

(吉隆坡18日訊)因販毒而在新加坡判死刑的大馬公民楊偉光,在獄中所撰寫的家書及致函新國總統的要求寬赦信,首次曝光!

伟光写给他妈妈的家书(30/05/2010),点击放大

本報通過楊偉光的律師團,取得楊偉光在獄中寫給姐姐及母親的家書,同時也取得楊偉光致函給新國總統的寬赦信。楊偉光在要求寬赦信中,向所有新加坡人民道歉, 同時也道出坎坷的身世,以及過去無知的想法。

從字里行間,讓我們看到楊偉光的過去,也感受到一名死囚悔悟的真心情。

來自山打根的楊偉光(22歲),出身貧窮家庭,父母早已離異,他及三哥從小便跟隨母親住在油棕園的木屋,靠母親洗碗賺200令吉養大。

「我經常看見媽媽躲在角落里哭泣,我不忍看見媽媽經常焦慮的神情,所以,我12歲時就決定離開這個家。」

他為了想擺脫困苦的日子,讓母親過好日子,毅然在12歲便離家出外闖世界,16歲更隻身飛往西馬謀生。

他在致函予總統的信函中坦承,因為從小到大缺乏教育,令他渡過了無知的歲月。

來到西馬的偉光,寄住在朋友,在耳濡目染之下開始售賣盜版光碟。有一天,其上頭告訴他,其實販毒的刑法比販賣光碟更輕,最高刑法只坐牢2、3年,而 且販毒酬勞高數倍。

誤信損友

12歲便輟學的楊偉光,信以為真,開始踏上販毒的不歸路。

「那時候,朋友告訴我,抽煙是健康的、美好的;吐一口煙,便忘記煩惱;他們也說,飯後一支煙,快樂似神仙」

有朋友說,他們情願少吃一頓飯,也要抽多一根煙;抽煙無分貴賤,無論警察、小販、富人或窮人都抽煙。更多朋友告訴他,香煙是受到醫生的核准,政府合 法生產及銷售;也有朋友說,香煙是海洛英、海洛英就是毒品,毒品與香煙來自同一產品。

如今,正在獄中受教育的楊偉光,獲知什麼是正確的生活觀念,他這才覺悟之前所做過的都是傷天害理、不能相信的事。「因此,當檢控官在高庭上向我發 問,是否知道那是什麼毒品或是否見識過毒品時,我思索了很久才回答他的提問。我感到很矛盾,我很想直接回答檢控官,但我卻害怕在法庭上被愚弄!」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A1/2nsO0n0Q1KFO0blY0M2G7G331kqM9X0i

楊偉光學中文 媽媽見家書淚滿臉

因販毒而被新加坡判處死刑的楊偉光,一直不敢把自己即將絞刑的真相告訴母親,甚至他還在獄中努力的寫家書、修佛法,母親曾一度探望他時,發現他能說華語、寫信而淚流滿臉。

楊偉光在坐牢期間,時常閱讀佛書修佛法,甚至在寫給母親的家書中。

同時,他也以誦經說佛的方式闡述近況,且在面對死亡的事件上,楊偉光也以佛法心坦然的看待。

楊偉光在5月30日寫了封家書給母親,也藉著機會,以「愉恭稽首祝母親,六月十日星期四,生日快樂樂流露,心樂容悅普四方」的自創詩句,祝福母親生日快樂。

介紹書籍給哥哥

他在家書中不斷帶給母親正面的思考,並表示他在獄中不斷的學習和讀書,同時也在其二哥和三哥探訪他時,介紹給他兩位哥哥不少有益的書籍。

雖然身在獄中,不過楊偉光卻不曾放棄自己,也不放棄家人。

另外,他在家書中提及,在與兩位哥哥談及佛法後,他們3兄弟都相信未來是光明的,因此也希望母親能與佛結緣。

坦然面對死亡

他也寫道——「……修行更好。因為一個人在世,終有一天必定會面對死亡,我們的肉體不能長久,就好比衣服一樣要換,學到佛法,肉體在死後就有用。」

另一方面,對於死亡,楊偉光在修佛後有著不一樣的想法,因此也坦然的面對死亡,同時也在家書的末端寫了「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南無阿彌陀佛」給母親,希望母親能以「真誠真心無所求不貪」的念頭,念讀上述的經文。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A1/2ItY0QnB1OVL06QX0o3R75n31i4R9TwU

獲知判死刑,痛哭數天

「當調查官告訴我將面臨死刑及終生監禁後,我連續痛哭了很多天;我沒有攜帶武器;被捕時我無法以華語或 英語溝通。」

楊偉光在信函 中指出,在運毒過程中皆是由他人安排及選擇地點,並非自己做主;在運毒之際,他毫無警覺、策劃及刻意隱藏,沒有吸 毒的他,過了海關後才有人發短訊通知運送地點。

警方跟蹤逾數小時

當時,新國警方已跟蹤逾數小時,並得知所 有運毒者被吩咐同一時間前往烏節路;將毒品運往6個地點並交給不同的人。

當楊偉光被捕的那一刻,他並沒有太大反應,並一開始即承認有罪, 直到調查官告訴他將面臨死刑或終生監禁後,楊偉光才痛哭。

他在信函中要求新國總統及法官,重新翻看他的口供,以便從中明白當時的他是多麼 無知且根本不曉得自己的行為是冒險的。

偉光指出,當他通過海關檢查站時,並未特意將毒品藏匿,而是放在後方的椅上,任何人都可清楚看見。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A1/26Hl0aBB1N0W0Q2f03DD7TJ01H0I93Pu

母親1餐1令吉,為兒存「老婆本」

楊偉光15歲時,都定時探望在外租房的母親,卻發現母親非常節儉,每天只吃兩餐,非常少的白飯配青菜, 再加上,每條2仙的炸香蕉,算起來,每餐她只花1令吉。

「我雖然無能為力,但我還是禁不住問她:媽,為何你要這麼做?」

不想媽媽受苦到外謀生

母親給他的答案竟是,這是為了他及哥哥將來成家立室的儲蓄。當楊偉光聽到這番話時,他立刻走出屋外哭泣。當時他想,媽媽當洗碗女工,每個月只賺 200元,她還要為我們的將來著想。

當天,楊偉光決定飛往西馬大城市吉隆坡謀生。當時,他只想不要讓媽媽受苦下去。他向朋友借了50元搭巴士到沙巴的亞庇謀職。

「在亞庇我工作2個月,存有少許儲蓄,我便計劃飛往吉隆坡尋找我理想中的工作。那時候,我才16歲。」

「我很慚愧的說,當時我逼不得已住在一個地方,在我15歲至18歲的3年里,我面對被欺負的煎熬。」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A1/27Be0LtB1idY0iZF0tuf7e5Z1wvS92X3

父母婚姻破裂影響

生父母婚姻破裂,影響了楊偉光的一生

「當我還未到3歲時,爸爸離開了媽媽。媽媽、大 姐、哥哥、二姐及我都面對非常大的困窘。當我目睹媽媽無辜被人毆打及辱罵,我告訴自己要堅強起來。」

2007年4月25及26日,當年偉光19歲,在親戚家,每當入夜11時之後,他目睹媽媽被毆打及辱罵,而且相隔幾個小時後又重複發生。楊母曾拿起斧頭企圖自殺,她不停的又哭又喊,直到她無法認出孩子了。這樣的情況不斷重複發生,也嚴重影響了楊偉光。

他說,如果出生在新國,他相信自己不會落得如斯田地,因為新國的環境可讓他從小學習不少。「在我最艱難時刻,我忽略了什麼對我才是最有用的,所以, 我缺乏受教育,一切都太遲了。」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A1/2Sd40sOh1R4c0aiM0gaE71R81jWL9Y0U

處死「小魚」,「大魚」漏網

「新加坡政府把楊偉光處死,會不會就是最後一個楊偉光?」

隆雪華堂民權委員會主席廖國華, 針對楊偉光被判處強制死刑,道出他的觀點。

他說,楊偉光並非販毒集團的「大魚」,他只是一個被集團利用的「小魚」,如果新加坡政府在打擊毒品活動上,一味處死「小魚」,到底有沒有產生杜絕毒 品的作用?「我們不能說楊偉光無辜,他是無知,還有很多人像偉光般無知,但是,政府只從法律層面對付無知的人,似乎沒有對針下藥。」

他也說,許多人像楊偉光般被處死後,新加坡的販毒活動依然沒有降低,該國政府是否應該檢討,使用這種方式是否就是唯一途徑?

「不要只一味用死刑來解決問題,司法是否應該修改,把販毒的刑罰從強制死刑,改為多個選項的裁決?」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A1/21450Ikn1EY50ZXL0qw27D8C19p29Ovv

獄官拒饒兆穎探望

大馬律師饒兆穎在短短一個星期內,兩度飛往新加坡瞭解楊偉光的案件,惟當她週四(15日)飛往新加坡打 算約見楊偉光之際,卻遭到新加坡監獄官的拒絕探望。

饒兆穎律師是以雪華堂民權委員會副主席的名義,為楊偉光請命。她說,當她決定為偉光請命後,她先飛往山打根瞭解楊偉光的家境,再於本月11日飛往新加坡與代表律師瞭解詳情。

「由於大馬外交部已答應會伸出援手助楊偉光,我們便飛往新加坡會見駐新國的大馬外交官,安排在獄中會見楊偉光。」當饒兆穎第二度人在新加坡當兒,獄方拒絕她的申請,導致她至今仍無法見到偉光一面。她說,憲法賦予死囚寬赦的權利,但是,新國法律部長薩姆甘卻說出 「禁止上訴」的言論,顯然這已凌駕於總統的決策之上,否決了楊偉光上訴的權力。

http://www2.orientaldaily.com.my/read/A1/28Uj0sl61XbF0fg40hz173jY1z8P94ST

About givelife2ndchance

Give Life 2nd Chance is a movement dedicated to work on abolish death penalty in Malaysi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News Reports, Vui Kong's Story and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2 Responses to 死囚懺悔走錯路

  1. mimi chong says:

    我知道他的案件,我也是很想帮他,我也希望你们有能力的人能帮他,他命不该绝,谁人无错,我不期望他被放出来,因他也必须为自己犯的错负责,我只期望能保留着他的生命,让你有重生机会学习更多,领悟更多,每个人都有亲人,谁也不愿自己让家人离开,我希望社会各区人民帮忙求情,团结就是力量

  2. ice teh says:

    我觉得每个人都会有错~既然他肯真心改过为什么不要给个机会他呢?希望各位可以帮忙求情~而且他酱做全是因为想让家人和他疼爱的母亲有好的生活罢了~他是孝顺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