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该这样结束?

“杨伟光,22岁,由于贩毒,在新加坡遭问吊。”
这样的字眼浮现在电脑前。我一边整理这则新闻,一边想象着这 22岁的清涩脸孔。

22岁,撇开因意外或病症靠向死亡,这个年纪的年轻人还会 因为什么事而跟“死亡”有了擦肩而过的机会?伟光,就因 为金钱诱惑而贩毒,在自己的生命和绞刑台之间画上等号。

因为这样的新闻报导,身边的朋友开始互相疑问:“死刑,该废 除吗?”

据说,死刑存废的问题,已在世界各地争论了200多年以上。 意大利学者贝卡利亚1764年提出废除死刑,以尊重每 个人的生命权利;1966年,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 利公约》第6条规定,也说明不得任意剥夺人的生命的意思, 并强调在未废除死刑的国家,只能对犯有“最严重罪行” 的人判处死刑;1989年,联合国又通过了《联合国废除 死刑公约》要求缔约国必须采取一切措施废除死刑。此外, 台湾废除死刑运动的执行长林欣怡也以“如果人不应该杀人, 那为何我们同意国家杀人?”作为推行废除死刑的首要论点。

“一命抵一命”的方式真的就让受害者获得保障了吗?

试扪心自问,处死了加害者,受害者会从自己的伤痛和恐惧中走 出来吗?
试扪心自问,如果一个人没有悔过的机会,是否就断定了“知错 能改,善莫大焉”是如今不可行的道理?
试扪心自问,处死了一个杀人犯、强奸犯或贩毒的人,是否就等 于杀死了他们背后的“大集团”?
试扪心自问吧…….健康的人,如果没有选择生命如何结束的机 会,是否是一件极为可悲的事?

我曾经赞同死刑,但在我试扪心自问后,我了解了受害者最终 需要辅导才能从恶梦中离开的道理。人一旦没有忏悔的机会, 就等于他永远被社会遗弃,就算死了,依然改变不了事实 的发生。最主要的是,很多时候,这些被警察抓住的人只是 某些犯罪集团的“跑腿”。他们利用这些跑腿赚取利益,根 本不在乎这些人的存亡。杀死了跑腿,他们依然有数千万为 的人愿意在属下“服务”;杀死了小跑腿,背后操纵者依然在犯 罪。

我认为,社会的管理模式在降低“罪案发生率”上需付上最大 的责任。

22岁的伟光因为贩毒而需被问吊,是否也证明了基于年轻人 的社会意识和教育出现了漏洞?是的,我们需要的绝不是“再 夺一命”的死刑,而是更多负责任的警员维护社会治安和 专业的辅导员带领受害者保护自己并同时带领加害者承认错 误,重新做人的社会体制。此外,不论是学校教育或家庭教 育,都在成长阶段扮演重要的角色。误入歧途者,并不是永 不回头,而是因为领悟错误的讯息,接受了比曾学习的更具吸引 力的教诲。

监狱存在的价值,不是他能执行惩罚,而是他还肩负起教育、 感化的功劳,让犯罪者悔过,并在出狱后不再重蹈覆辙。我 不能保证走出监狱的前罪犯是否一定能改过自新,但,如果 就因为他们作了某件令人唾弃的事,而断定他们“不是人” 并剥夺他们基本人权,那是否等于表扬了“犹太人”和“黑 人”之间的种族歧视而引发的“互相屠杀”(因为南非的种族隔 离政策也曾说这两大种族“不是人”)

我为杨伟光的新闻画上最后一颗句点,我心里只剩长叹。期待 伟光得到一个悔改的机会,逃离绞刑台,逃离死刑……更期待有 一天,民主国家废除死刑的一天。

原文: 翁铭沁 (10/7/2010,联合日报

注:此文为作者完整版原文

About givelife2ndchance

Give Life 2nd Chance is a movement dedicated to work on abolish death penalty in Malaysi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and tagged ,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One Response to 生命,该这样结束?

  1. Antares says: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rising so passionately to the occasion and helping all of us become more compassionate human beings. Yong Vui Kong’s plight forces us to reassess our views on the death penalty (especially when made mandatory) and also compels us to ponder the root causes of addiction and substance abuse – rather than bark up the wrong tree by concentrating on increasingly harsh enforcement of draconian laws. The drug trade cannot be curbed so long as it is lucrative – and it is lucrative because certain substances have been declared “illegal.” May we be guided by compassion and wisdom rather than the inflamed egotism of earthly power.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