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偉光死刑暫緩.代表律師力爭外交援助 大馬政府楊偉光唯一救星

7 Jul 2010 獨家報導:高嘉琪 (来源: 中国报

大馬籍新加坡死囚楊偉光的代表律師拉維說,大馬政府是楊偉光的唯一救星,他才赴馬三顧茅廬,爭取政府從外交和法律立場援助楊偉光,令后者獲寬赦或逃過死刑。

他說,新加坡上訴庭自今年5月14日,駁回楊偉光上訴案,根據憲法,死囚可在3個月(8月26日屆滿)內,向總統提出寬赦申請。

“馬新是亞洲兩個仍對販毒者,實施強制死刑的國家,我不是要求大馬政府從這個角度出發,包庇楊偉光。”

他說,大馬有義務確保在外國受審、受刑的子民,獲得公平審訊,否則將給人無從保障子民權益的印象。

拉維在其下榻的吉隆坡武吉免登某酒店咖啡館,接受《中國報》記者訪問時這么說。

他說,新加坡上訴庭駁回偉光上訴前,該國法律部長山慕甘已在5月9日的主流媒體報章,指名道姓發表應處決他的言論,這恐有未審決判之嫌。

他說,根據新國憲法,死囚有權向總統申請獲寬赦,總統可選擇是否根據內閣意見作出決定,這方式已沿用了50年。

惟拉維說,楊偉光上訴案的陳詞中,讓他聽到身兼主控官的總檢察長說,理論上總統有權批准寬赦,實踐時總統卻沒酌情決定權 (Discretion)。

“偉光還未呈上申請寬赦信,當局與總統未看過這寬赦信,部長言論也否決了偉光獲總統公平處理的機會。”

拉維說,總統過去10年來,最少也處理了400宗死囚的申請。

引起英女王律師關注,援引憲法尋求寬赦

楊偉光的案件,引起英國女王律師費茲格雷的關注,短期赴新加坡提供免費諮詢服務。這名在英國享有威望的律師,據說每小時的法律諮詢費用上萬英磅(逾4萬 8900令吉)。

拉維說,偉光的案件創下司法界多個第一,他于去年初被判死刑,上訴庭基于他一度撤銷上訴,去年底在他問吊2天前,允准上訴 並暫緩執行死刑,此情況在新加坡不曾發生。

“偉光將在本月9日或12日入稟高庭,挑戰法律部長山慕甘公開發表偉光應被處決言論,令其申請寬 赦的程序,出現缺陷及未審先判情況。”

拉維透露,他慶幸獲費茲格雷相助,因新加坡沒有先例,令他頗傷腦筋,費茲格雷則處理涉及寬赦的案件。

“新加坡是不承認女王律師,因此他不能出庭。費茲格雷對此案很關注,也覺得應據理力爭。”

拉維說,他將援引新加坡憲法關于生存權的第9條款及濫用毒品法令,要求高庭宣判把偉光的死刑,改成終身監禁。

“根據濫用毒品法令,法庭無權作出更改刑罰的裁決,我相信高庭最終會駁回。”

“只是,憲法賦予偉光尋求寬赦權利,若寬赦程序出現缺陷時,我們可上訴,要求上訴庭宣判,憲法超越濫用毒品法令,可令偉光成功逃過死劫。”

獄中苦修國英語,他只想留下輔導死囚

“偉光不怕死,也做好準備面對死亡,只是他想留下一條命,替更多死囚進行輔導。”

拉維說,偉光曾看過一名大馬籍年輕死囚,臨刑前叫喊著不想死,卻被拖著走向問吊室。

他說,偉光已從2007年中犯案后被提控時,叫著要找媽 媽,過后受到佛法感召,變成心靈上很平靜的人。

“偉光想開解死囚,讓他們臨死前心情平靜下來。”

拉維從去年11月認識楊偉 光,至今兩人僅在樟宜監獄見面10次。

“偉光學歷不好,語言能力不好,為了承擔輔導其他死囚的責任,在獄中自修馬來文及英文。”

拉維透露,起初他與偉光交談,混合使用馬來語、英語及福建話,英語使用率只有10%,偉光的英語已進步神速,使用率增至40%。

“偉光為了學 英文,把我帶去的控辯雙方陳詞、法庭判詞,每個生字都用英漢字典查一遍。”

他透露,偉光曾一度以為本身會獲寬赦,但看了這些法律文件,他始知新加坡只有6人獲寬赦,感覺十分生氣。

拉維指出,偉光很貼心,坊間曾有40人聯名要求寬赦他,結果他還給每個人寫答謝信。

自覺做錯接受因果不上訴

拉維說,偉光曾因宗教信仰,于去年4月放棄上訴,覺得自己應為錯誤,坦然接受因果(karma)。

他指出,他去年11月接觸偉光時,偉光也抱有同樣的心態。

他坦言,這是他不能接受的思想,即使是虔誠教徒,也不應放棄求生。

“偉光是我處理第4宗同類型的案例,我于2003年處理第一宗死囚案,對方也是來自大馬。”

提及新加坡近12年不曾寬赦死因,偉光最終也坦然接受死亡,那替他上訴與申請寬赦,會否令他面對不必要的心理折磨時,拉維說:“我也擔憂這點,但還是坦白告訴他,此案有值得斟酌的法律觀點,沒想到他接受, 他說反正已難逃一死。”

拉維說,儘管他希望新加坡廢除死刑,但他更重視與關心偉光。

“這小子很好,每次見到我都安慰我,讓我心情開朗起來。”

新加坡處決近890死囚,楊偉光囚衣編號890

拉維說,新加坡史上有近890名死囚被處決,楊偉光在樟宜監獄的囚衣編號,便是890號。

他指出,截至週二,只有6名死囚獲寬赦,對上一次是12、13年前,已故前總統王鼎昌在位時寬赦一名死囚。

他說,現任總統納旦上任10年,處理約400宗申請寬赦。

拉維說,他一直反對強制死刑法令,全世界7成國家已廢除死刑或沒有死刑,尤其是反對一些闡明罪成唯一刑罰是死刑的法令,這等同否決法庭針對個別案件予以輕判的權力。

“楊偉光于2007年 6月犯案時,只有18歲半,我認為他犯案時的年紀、家庭背景、學歷等因素,都應被考量審判中。”

拉維強調不是替偉光脫罪,但后者罪不致死。 再者,偉光小學未畢業,14歲赴吉隆坡走上歧途,也是受害者,不應被殘忍對待。

“高庭去年審判時,法官說偉光過于天真無知,沒有能力被盤詰,建議控方協助他。”

他透露,控方可修改控狀,把偉光涉案的47.27克海洛英,分成多項控狀,每項控狀的海洛英重量低于15克,那可令他逃過死刑,這曾在過去發生。

冀帶上國際法庭

拉維促請大馬政府別放棄楊偉光,即使偉光最后難逃絞刑命運,也應確保公正與公平。

他坦承,楊偉光在新加坡法庭勝訴或被寬赦的機會渺茫,接下來只剩訴諸國際法庭的機會。

“偉光是大馬籍公民, 唯有大馬政府能將此案,帶上國際法庭。”

羡慕大馬可報導特赦新聞

拉維坦言羡慕大馬享有的新聞自由,以及近年有 不少死囚獲國家元首特赦的情況。

他說,馬新于1965年“分家”,兩國基本上面對同樣的問題,大馬儘管出現新聞自由遭受局限問題,但基本上主流媒體仍可採訪許多議題。

“還有,我最近也看到大馬國家元首特赦40名死囚的新聞。這都是新加坡沒有的。”

拉維說,新加坡主流媒體受政府控制,都不大報導偉光的案件。

“至于新加坡司法,也有所謂主流及非主流之分。我因處理的案件一直挑戰政府,而不受歡迎。”

拉維打哈哈說,他為此失去不少顧客,幸好還懂得跟兩名律師朋友合資開律師樓,靠著打商業等民事官司餬口。

他指出,其伙伴都不大願意對外跟他扯在一起,以免不被“主流”接納。看來,他已成為這律師樓的潛在“負資產”。

“幸好,我至今還打光棍,不用替妻子、孩子著想。我想若有一天走投無路,英國是我會投奔的國家。”

唯一牽掛患抑鬱症媽媽

楊偉光在世上唯一牽掛,便是患有抑鬱症的媽媽。

拉維說,楊偉光截至今日還不敢告訴媽媽,他可能被判死刑,不想她承受白頭人送黑頭人之苦。

“偉光在去年12月被正法前,媽媽入獄探望他。他不敢說自己將死,只說會跟高僧去修行。”

他說,楊媽媽當時看到偉光所寫的字,高興得哭了,因為在她的記憶裡,偉光是不會寫字的。

“楊媽媽命運也坎坷,從小被當成童養媳。偉光3歲時,她與丈夫離婚。”

拉維指出,楊偉光的哥哥經過這些日子的折磨,心情沉重,還說若最后不成 功,那是偉光的命。

他指出,偉光是在吉隆坡受到金錢引誘,跟過多位“大哥”,賣過盜版光碟。偉光剛滿18歲,“大哥”就說走私盜版光碟比帶 白粉的罪刑更高,于是走私白粉進入新加坡半年才被捕,他駕車進入新加坡烏節路,被發現載送的“禮物”是毒品。

“偉光家人及鄰居都不讓媽媽知道偉光的事。可是,偉光兄弟姐妹已在討論,要把他正法后的骨灰帶回來,小妹妹尤為傷心。”

剃光頭唸經茹素,偉光像得道高僧

楊偉光根本不像22歲少年,更像得道高僧。

拉維指出,偉光已剃光頭,每天都唸經茹素,也常常替其他死囚唸經及開解,不管是死囚及獄卒都很疼他。

“偉光后期出入法庭,都是單手在胸前手勢。不管見到任何人,都雙手合十鞠躬。”

他說,偉光說自己是在修行,害羞承認自己已出家,但心靈上很接近出家人,也很慈悲及寧靜。

“偉光曾說,他連續100天夢見地藏菩薩,于是用了原子筆畫了一幅地藏菩薩畫。”

拉維也把這幅畫隨身攜帶,今次第3趟來馬時不斷向媒體展示,還煞有其事用英語說,地藏菩薩的“地獄未空,誓不成佛”大願。

他說,偉光手繪這畫 時,是跪在地上的,用原子筆畫了3天。

希望大馬人關心此案

拉維首3週2次赴馬,覺得大馬人不關心楊偉光命運, 連內閣部長及律師公會的反應冷淡,之前連去大馬駐新加坡最高專員署也被驅趕。

“這跟我2003年起處理死囚案件,我赴死囚所屬的國家的待遇,很不一樣。”

拉維強調,各國政府都在積極拯救即將受刑的死囚,只是失敗而已。

“澳洲籍越南裔少年于2005年即將問吊前,澳洲國會已通過拯求他,甚至差點要訴上國際法庭。只是,澳洲發現找不到法律觀點,起訴新加坡。”

他透露,這跟楊偉光案件很不一樣,因此促請大馬人透過輿論、運動等方式支持楊偉光。

拉維說,他因為來自貧窮家庭,母親曾經掃街,晚期因抑鬱症而自殺,因此才特別投入處理楊偉光 案。

“我與偉光同樣來自破碎家庭,母親也患有抑鬱症。”

他也說,楊偉光當初被控時共面對9項毒品控狀,后控方因法庭判決楊偉光死刑后,就撤銷其他案件。

三度赴馬最大收穫,外長允介入寬赦申請

拉維說,大馬外交部長拿督阿尼法阿曼答應以外交方式,介入楊偉光的寬赦申請,是他三度赴馬的最大收穫。

“我此行要大馬政府承諾,會訴諸國際法庭。阿尼法雖未作出此承諾,但其言論可被視為大馬要求新加坡,公平公正處理偉光寬赦的申請。”

拉維指出,外長也說從法律觀點(legal point)探討此案,未向偉光關上大門。

“這比貴國首相署部長拿督斯里納茲里好許多,他甚至在還未瞭解此案,就開口說不介入此案。”

他于6月下旬第二度赴馬,原以為可在大馬駐新加坡最高專員署穿針引線下,會見納茲里,豈知對方聲稱不知情,還指他撒謊。

拉維透露,他于週一 (5日)應公正黨峇都區國會議員蔡添強之邀,走訪國會時,也在國會走廊見到匆匆而過的納茲里。

拉維說,阿尼法及納茲里同是律師出身,處事方式卻不一樣。

“阿尼法很認真,還讓外交部屬下的研究、條約及國際法律局總監法麗達赴會,后者也說偉光案存有法律觀點。”

否認說過不能介入
納茲里:應由外長處理

(吉隆坡7日訊)首相署部長拿督斯里納茲里澄清,他不曾說過在楊偉光在新加坡被判死刑 事件上,大馬不能介入,因為此事涉及外交關係,應由外長處理。

“其實外長已發表聲明,我祗是馬來西亞負責法律的部長,如有發表言論就等于插手。”

他在國會走廊指出,楊偉光代表律師拉維指之前曾見過他是撒謊,因為前天在國會碰面之前,他不曾見過該名律師。

他說,在 這種情況下,拉維需要見的是外長,拉維卻堅持見他,以要求他與新加坡法律部長接洽。事實上他不能這么做,畢竟這涉及外交關係,應通過外長處理。

“他說曾求見多次,但我一直沒接獲通知,他以為隨意來到就可以見到部長,如果事前有通知我助理,還可以安排,他卻沒有,回到新加坡后就指我不理會,我不知情又如何理會?”

詢及拉維此舉是否有政治動機時,納茲里不這么認為,因為祗有律師一人的言論。

採訪手記
高嘉琪:期盼馬新好好解決

記者就在首都武吉免登一間酒店內,專訪大馬 籍新加坡死囚楊偉光的代表律師拉維。

訪問半小時前,曾聯絡安排此次訪問的隆雪華堂民權律師饒兆盈,她說,楊偉光向新加坡總統寬赦的期限是8 月26日。

記者心情一沉,這一天,竟是記者媽媽的受難日兼記者生日。這是否今后的每次慶生,就要想起楊偉光?

拉維訪談時說, 他把拯救楊偉光的希望,寄托在大馬政府身上,但納悶大馬未有挺楊偉光的輿論,人民反應很冷淡。

這問題,不知記者是否可代答?記者就出生在有死刑的國家,謀殺、販毒、綁架及非法擁槍械等罪刑,都可被判死刑。

國人久之見慣不怪,不覺楊偉光案有何大不了。楊偉光案令人嘆息,僅在于涉 案時只有18歲半,只是大男孩。

過去曾有類似案件的報導,但記者不會細看照片,不想這些年輕臉龐烙在記憶深處,讓自己心痛。

不去看,這種事就像不存在。楊偉光案件,記者也不覺得應有例外。

2小時訪問大致上未改變記者的看法,不過認同法官應被賦予更廣的裁決權,可針對個別案件酌量裁決,而非罪成唯一刑罰是死刑。

至于拉維挑起的楊偉光案公正性的疑問,我只希望馬新兩國可好好解決此事,因刑事懲罰主旨是教 育罪犯改過自新。

新聞背景
販運47.27克海洛因被捕

沙 巴少年楊偉光于2007年6月12日,販運47.27克海洛因,而遭新加坡援引濫用毒品法令第5(1)(a)條文下被提控。

此法令闡明,只要販運逾15克海洛英,唯一罪刑是死刑。

楊偉光同一時期也面對其他8宗毒品控狀,惟控方援引刑事程序法典第177條文,撤銷控狀。

楊偉光于2008年11月被判罪成,于去年3月首度向新加坡總統申請寬赦,于11月被駁回。

去年4月放棄上訴,訂于2009年12月4日被正 法。拉維在行刑前2天提出上訴,獲暫緩死刑。

今年5月14日,上訴庭3司駁回楊偉光上訴案。

根據憲法,楊偉光必須在3個月內,向新加坡總統提出上訴,期限在今年8月26日屆滿。

—————————————————————-

相关报告

大馬要求寬赦死囚楊偉光, 新國未接獲求情信 (中国报

About givelife2ndchance

Give Life 2nd Chance is a movement dedicated to work on abolish death penalty in Malaysi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and tagged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4 Responses to 楊偉光死刑暫緩.代表律師力爭外交援助 大馬政府楊偉光唯一救星

  1. ching says:

    杨伟光已经知错能改了,就免除他的死刑,这样大团圆结局,不好吗????
    当同情他那可怜的母亲,饶了他吧!!
    而且伟光还那么年轻,美好前程在等着他!

  2. 有明 says:

    覺得佢好值得尊敬,冇學懷之外亦冇怪家人
    學佛亦如此精進,我會幫楊偉光祈求,政府一定要還佢一個清白!

  3. Pingback: 楊偉光:給生命第二次機會 « 無國界公園

  4. loyi says:

    偉光深想一下你很幸運了還有这什多人幫助你,希望你不放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