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囚杨伟光律师来马求援 部长取消会面辩称不知情

新闻来源: 独立新闻在线 (http://www.merdekareview.com/news/n/13963.html)

作者/本刊曾薛霏 Jul 01, 2010 11:35:07 am

【本刊曾薛霏撰述】马来西亚青年杨伟光因运送47克海若英而遭新加坡高庭判处死刑,杨伟光辩护律师拉维(M. Ravi)于上周五抵马,原本将与掌管法律事务的部长纳兹里(Nazri Aziz)和外交部长阿尼法(Anifah Aman)会面,但会面临时取消,不过纳兹里在受询时表示,他完全不知道此案,也不知道将与律师会面。

纳兹里(Nazri Aziz,右图)今天在国会走廊受询时表示,他完全不知道杨伟光的案件,他是从《当今大马》报道才得知此事,他也未得知有关此案的任何详情。

询及杨伟光代表律师拉维与上周五抵马,原定要与其会面,纳兹里直言他对会面一事并不知情,也不知道拉维来马与其会面。此外,新加坡最高专员署也未联络他。

拉维接受《独立新闻在线》访问时表示,他可以自费前来向纳兹里汇报此案,但是记者询及纳兹里是否有兴趣会见拉维以了解此案的详情时,纳兹里说:“我不知道,我需要先咨询总检察署。”

拉维昨天在受询时表示,马来西亚政府的职责至少是向新加坡政府陈情,但原定要与他见面的纳兹里和阿尼法却取消了会面,令他极为失望。

他说,他之前在6月10日时曾来吉隆坡,并在马来西亚律师公会大楼举行新闻发布会,希望我国人民关注马来西亚公民杨伟光的课题,之后,掌管法律事务的部长纳兹里在受询时曾表示不知道此案,并表示不会介入新加坡的司法制度,但是拉维认为,纳兹里并不知道案件的详情,怎么能说不介入呢?

尽管较后纳兹里通过马来西亚在新加坡的最高专属曾透露纳兹里和阿尼法有意会见他以了解案情,但最终也取消会面,“什么导致他们取消会面,令人不解。”

拉维(左图)进一步说道,就算马来西亚政府对他的言论有所保留,但这不应成为理由。他也曾经接触过不同国家的最高专员署,他们都至少会见个面以了解情况,但是马来西亚政府连见个面了解情况都不愿意,“他们应该给我一个解释,应该要在此事上透明!”

“你身为一个法律部长,政府付薪水给你,我来到这里还得花自己的钱,我甚至冒着遭马来西亚政府禁止或逮捕的危险,我失的比我得的多。我处在脆弱的位置,我没有得到政治人物的支持,也没有得到新加坡律师的支持,我也冒着得罪新加坡政府的危险。但这是我认同的斗争,我不希望杨伟光是个华人,来自沙巴,没有得到政治势力的支持,而不受关注。他是一个受害者。更重要的是,新加坡政府违反了法律。”

政府应为杨伟光陈情

拉维点出,马来西亚政府与回教党曾在2008年,设法为远在中国北京因运送2.9公斤海洛英而被判死刑的乌米阿兹林(Umi Azlim Mohamad Lazim,右图)奔走,并为她家人筹款、安排其家人拜访她,并承诺不会让中国政府对乌米阿兹林实行死刑。

经过奔走下,广州刑事高等法院改判乌米阿兹林终身监禁,让她逃过一死。

拉维认为,马来西亚政府能到北京奔走,而新加坡就在隔壁,政府可以为本身的国民做一些事。

他相信通过政府外交管道施压有效,他透露,2005年一个著名的德国毒贩茱莉亚(Julia Suzanne Bohl)成功逃过死罪,因为德国政府初期便通过外交管道介入此事。

他以略带挫败的语气说,没有人要协助杨伟光是不是因为无法从他的案件中得到政治资本?

新国部长言论违反程序

此外,拉维也透露,法律部长山姆甘(K. Shanmugam)在今年5月9日公开表明:“杨伟光是年轻。但若我们说,‘我们让你走’,我们传达了什么讯息?”

新加坡总统曾在去年11月27日拒绝杨伟光(左图)的陈情,而杨伟光原本要在去年12月4日问吊,但是拉维取得展延执行令,并成功展延其刑罚。其律师原本决定在今年8月 20日再提呈新的宽恕陈情书给总统,但因为部长的言论而导致他无法这么做。

他认为,山姆甘的言论违反了宽恕程序,对其当事人不公平。此外,马来西亚政府有权把案件带到国际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 of Justice,ICJ)。

山姆甘的言论比5月14 日的上诉庭判决早近一个星期,上诉庭展延下判日期,目前仍未有任何判决。不过,拉维将在8月28日向高庭提出一项司法复核,要求法庭作出一项宣示性判决(declaration),即部长的言论已破坏了杨伟光的宽恕程序,对其不公平,因为总统有可能会宽恕他。

此外,拉维透露,总检察长曾在法庭上表示,是内阁作出是否宽恕的决定,而非总统;但是根据新加坡《宪法》,总统有作出宽恕的权利,他也希望法庭可以释宪。

拉维也点出,强制死刑将法官聆听被告陈情减刑的权力夺走。他解释道,一般的刑事案,被告可向法官陈情,要求减刑;而法官也可聆听其陈情,但是在死刑如此重,且可取走犯人性命的刑罚中,被告不能陈情,法官也不能聆听是极为不公平的。

他也指出,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是全东南亚唯二个落实强制死刑的国家,其他国家也有死刑,但是并不是强制死刑。

破碎家庭的受害者

杨伟光是在2007年因运送47克海洛英到新加坡而遭警方逮捕。根据新加坡的毒品法令,只要任何人身上搜获15克海洛英就将面对强制死刑。法庭在去年1月宣判杨伟光死刑。

拉维表示,杨伟光遭逮捕时只有19岁,他是家境贫穷、受教育不高、破碎家庭的受害者,这些状况导致他走上贩毒的道路。

根据杨伟光的宽恕陈情书,他父母在其三岁时便离婚,母亲也患上忧郁症。杨伟光小时候便被迫在放学后到祖父的油棕园工作,若迟从学校返家便将遭受毒打。为了改善自己和母亲的生活,12 岁的他便离家,然后辗转抵达吉隆坡,从一开始在餐馆当厨师,因饱受歧视和虐待而离开。接着,他在朋友的介绍下贩卖盗版光碟,最终得到“老大”的喜爱,而从事收账工作,进而再替大哥“送礼”(运毒)。

拉维表示,杨伟光是一个非常天真的人,起初他根本都不太能回答检察官的盘问,他也不知道自己 “送礼”的罪那么大,必须面对死刑。

他说,就连法官也觉得杨伟光是个天真的人,也恳请检察官无须提出如此重的刑罚。

拉维也说,杨伟光在入狱后,开始接触佛法,并认知到自己的错误。当他的母亲前来拜访他,并询问他何时出狱时,杨伟光并没有告知母亲他即将被问吊,只是告诉母亲,他跟师父去修行,不会再回来。他也跪拜母亲答谢母恩。

拉维表示,杨伟光已接受自己即将问吊,“他随时可以走,但是我感觉他依然抱着一线希望,他希望可以活下来。”

他恳请马来西亚非政府组织、政党一起向政府施压,促政府协助杨伟光,救他一命。目前,已是非常关键的阶段,杨伟光的司法管道几乎用尽,而宽恕程序又遭到部长言论破坏,杨伟光目前唯一的希望就是马来西亚政府了。

About givelife2ndchance

Give Life 2nd Chance is a movement dedicated to work on abolish death penalty in Malaysia.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News Reports and tagged , , .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