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0

杨伟光事件省思–来自辅导界的声音 (2)

杨伟光事件的省思 在生命线协会的义工培训课程里,有一个非常经典和重要的活动,目的就是回顾我们这一生。 通过回顾一生,让我们可以再一次的去体验和感受曾经走过的人生。 通过省思过去,让我们可以观照现在的我,是不是仍困扰在未了的事件里,还是已经有所改变和突破了。 通过觉知现在,我们在走向未来时,方向更明确,也更有力量。 进行这个活动,需要有安全的环境、信任的空间和充裕的时间。 而这一些条件,却常常是我们日常生活所缺乏的。 目前一位22岁的沙巴青年杨伟光,也有了这样的省思。 可是已觉醒的他,此刻却身在新加玻的牢房里,因为运毒而面对着死刑的审判。 从他书写的信件里,可以看到他对自己所犯下的错误忏悔万分。 在他给母亲的信里写道:“……一个人在世,终有一天必定面对死亡,我们的肉体不能长久,就好比衣服一样要换,学到佛法,肉体在死后就有用。” 看似好像准备解脱了,但我想那是他对母亲的慰藉…… 我想,做母亲的看到孩子这么样,心里必定有很多的自责、不安与焦虑,因为杨伟光之前所做的一切,其中的目的是为了减轻母亲的负担、是为了让母亲有好日子过,而如今杨伟光所言,也是不希望母亲再为他烦恼担心…… 同时,杨伟光也希望年轻的一辈,能从他的事件里吸取教训,警惕自己洁身自爱。 人的一生,有如一本空白的日记本。 我们开始的人生,总有些身不由己,必须听从父母老师的教诲,也被环境影响和牵引着。所以人生一开始的日记,都是由他人书写的。 即使吸收及学习到的人与事,是错误,或是扭曲的,但只要日子没有出现任何变化或大变动,我们便也会视“歪理”为“正途”,认为理所当然。 往往我们觉悟的时刻,都是生活面对极大变化的时刻,可能是疾病的缠身,可能是亲属的离去,可能是受到法律的制裁…… 在这个重击的时刻,我们才有机会做深层的省思。但往往要花费加倍的时间和功夫,因而可能造成某些无法挽回的局面。 所以我们需要不定时地去省思自己的人生、自己的作为。 去思考,我的生命日记,是由我抓笔的,还是别人代笔? 不过即使遭遇多大的挫折与过错,我们仍需再给与自己或他人一个“重生”的机会。 我相信,这个重生,会让自己、他人及世界更美好,因为我们已从事件中吸取宝贵的经验,并做了深刻的体悟。 因此,我希望杨伟光也能得到这样的机会。希望新加玻总统能基于“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的精神,宽赦他的过错。 人人都有可能犯错。但我深信:犯了猎误,只要改正了,仍是最好的人。 最好的人,会为自己及他人书写美好的未来及负责的人生。 ~~~~~~~~ 张庆锋 馬來西亞生命線協会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杨伟光事件省思–来自辅导界的声音 (1)

伟光案例的反思 惊讶!? 怎么会是你? 难道你不知道,贩毒被控将受极刑吗? 什么因素促使你要冒这样大的风险呢? 无言, 法律是维系国家与社会稳定和谐的基石。 法律面前,王子与庶民同罪。 我….有点为难,要豁免你不死之罪。 自省….. 我心深处,有把微细的声音。 它说:“伟光的案件,你我都需负上一些责任。” 世俗急功近利的思维、贫穷、父母、教育工作者 ……. 都有责任。 请愿, 我坚信,你需要为自己的举止负责。 适当的处罚,也是一种教育的方式。 可是,如果大彻大悟的终站在绞刑台,我很难接受。 重生, 我相信,你当下的际遇,会是时下年轻人最好的反面教材。 它比卫生部“Rokok, Tak Nak” 的广告,更具备立竿见影的作用! 曾经迷失自己的你,更知道迷途羔羊的心理需求在那里。 盼望, 国家领航者,多推广造福社稷的政策,停止不必要的谩骂和瞎扯。 父母亲,的确难为!可是,培育孩子的正向价值观,你责无旁贷。 教育工作者,除了传授知识,也别忘了教会孩子躲闪社会的陷阱。 祈愿, 众人的善行、善意、善念,能够感动天,扭转你的命运。 祝福你,也祝愿尚处在迷途的羔羊,尽早寻获回家的路。 ~~~~~~~ 叶福兴 马来西亚注册与执证辅导员 马来西亚博特拉大学心理辅导硕士 现任职私立学院专任辅导员 曾任职于檀香爱心福利中心辅导行政人员 曾担任马来西亚生命线辅导义工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More SVKC support groups, 更多团体加入后援会

继山打根中华总商会后,雪隆海南会馆今天正式加入杨伟光后援会。 赶八月底死囚特赦大限,杨伟光后援会广招联署 独立新闻在线,黄翠妮 Jul 30, 2010 04:08:08 pm 因运毒而被在新加坡被判死刑的杨伟光请求新加坡特赦大限截止日期将近,拯救杨伟光行动日益受到关注,雪隆海南会馆今天宣布加入“杨伟光后援会”行动,并呼吁其他团体赶在赶8月26日死囚特赦大限前,一起响应签名运动。 雪隆海南会馆会长吴世才表示杨伟光应该获得生命的第二次机会,让他以自己本身的经历作为其他人的借鉴,警惕其他的年轻人不要误入歧途。 吴世才在其讲词中表示:“我们希望更多人加入后援会的阵容,因为我们必须与时间赛跑,在全马各地展开系列签名运动。” 雪隆海南会馆的理事即日起将会发动妇女组和青年团,把表格交给周围的朋友签名,并呼吁其他团体也一起加入这项签名运动。 雪隆海南会馆今天召开记者会,宣布加入“杨伟光后援会”,出席记者会的还有雪隆海南会馆的副会长陈孟龄以及秘书长詹瑞兰、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席廖国华和副主席兼杨伟光代表律师饶兆颖,以及马来西亚佛教青年总会署理总秘书罗玉萍。 获网上1万2000个签名 廖国华汇报签名运动的进展时表示,目前网上的签名共有约1万2000个签名,同时共获得超过10名国会议员的支持信,这显示社会开始关注这件事情。 杨伟光代表律师饶兆颖表示,已经两次去新加坡,可是新加坡当局拒绝让她见杨伟光。她表示杨伟光在这两年已经开始不断地在写《心经》,希望和他有同样背景的年轻人不要走上这条路。 饶兆颖(左图)说:“在杨伟光之前也有很多的杨伟光被吊死,他们同样来自同样的家庭背景(没有受过教育)因为一时的贪恋而走上这条路,所以杨伟光死的话,真的能够肯定没有下一个杨伟光再回来吗? 她续说:“如果他可以扮演唤醒其他年轻人的角色,这样不是比吊死他更好吗?” 饶兆颖指杨伟光承担了法律的责任,还有最后寻求总统特赦的权利,然而却因为新加坡法律部长的言论,杨伟光的权利被否决了,这是未审先判,有违公平原则。 其律师原本决定在今年8月20日再提呈新的宽赦陈情书给总统,但因为新加坡法律部长山姆甘公开表示不同意杨伟光被宽赦言论,而剥夺了杨伟光的法律权利。 此外,她也对马来西亚政府写信给新加坡政府感到很欣慰也很欢迎。她说“我们希望也政府除了在人道的立场上关注之外,同时也正视和保护一个马来西亚公民在外国的遭遇。” 她认为杨伟光可以唤醒社会对死刑的看法,以及正视在21世纪的马来西亚我们还存在着没有受教育的群众。 ========================== Tawau joins campaign to save death row Sabahan 30/7/2010 Friday, http://www.dailyexpress.com.my/news.cfm?NewsID=73767 Tawau: The district has become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ampaign, News Report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寬恕,真的那麼難嗎 ?

Bhikkhu Kaizhao 開照比丘  美國-羅城 26/07/2010 遠在美國靜修,文信傳來消息告知事關杨伟光將會今於8月份被執行死刑,心里感受是沉重的。在此與大家分享多年來與死囚們的接觸心得。 無疑楊偉光錯了,而且是大錯。請問除了聖人,誰能無錯? 杨伟光的錯,錯在他是凡人. 所謂‘凡人’即是「被眾多煩惱束縛而不得自在」的人。 他的身體並沒有錯,他的錯在於心智未成熟, 錯在一個「貪」字 他的錯,確實把他‘困進一個入口’ 一旦犯錯,心中有數,必有被‘懲罰’的一天 這一錯,讓他看到生命的意義 不經一事,不長一智,人人皆知 如今有了悔意,最最需要的是“重生”的機會 從“新”出發,回饋社會 別說: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如果他是你的小孩 如果他是你,應該怎麼辨? 人生的痛,痛在浪子不回頭,誤入歧途 人生的美,美在“浪子回頭金不換” 對一個‘浪子肯回頭’不就是社會所期待的嗎? 錯已錯了,給他一個機會,真的那麼難嗎 請記得,何況,你我皆是凡人不是聖者 犯錯,是應該為其所犯錯下的錯誤付出代價 意即受到懲罰 然而,“有人道”的懲罰不應該有「死刑」這一方法 重的懲罰有很多方法,所謂文明就是在人的智慧所在。 以嗔止嗔,只能暫時發洩心中的恨,不能化解彼此的問題。 「死刑」給我的感受是 針對「敵人」(是)的一種合理的「報復」(行動) 這是多麼可怕的事! 懲罰的用意是讓人“反省”而不是讓他的生命結束 監獄不只是「關」,而是因有所「教」才顯現出人類文明提昇 當一個人被貪嗔痴所征服時,像是個瘋子,喪失理智 對一個從錯誤中醒覺過來,真心懺悔過來的人,是心智成熟的起點 以一個無犯錯的人,嗔恨已犯錯者 當作是有理由的嗔也是一種修養內涵不夠 有一句話說:若是他肯回頭,何需我大慈大悲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High Court reserves judgement on judicial review application

The courts have reserved judgement in the hearing on VK Judicial Review on the president’s powers of discretion in granting clemency. Judge says he will try and expedite the ruling. High Court reserves judgement on judicial review application Source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egal Proceeding, News Reports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Hukuman Mati: Perspektif Islam

Fadiah Nadwa binti Fikri | Jul 27, 2010 12:55:19 pm (Merdeka Review- BM) Sebagai kesinambungan artikel berkenaan hukuman mati yang dijatuhkan oleh Mahkamah di Singapura terhadap Yong Vui Kong, seorang remaja berusia 22 tahun yang merupakan seorang rakyat Malaysia, persoalan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大马已致函新国为伟光求情, Wisma Putra Pleads for VK

外长:杨伟光死刑事件‧求宽赦信亲交新加坡外长 星洲日报,2010-07-28 18:36 (布城)外交部长拿督斯里阿尼法今日(週三,7月28日)表示,他已在7月20日亲自把要求宽赦被判死刑大马青年杨伟光的信件交给新加坡外交部长杨荣文。 阿尼法出席外交部2009年卓越服务奖颁发仪式后,在新闻发佈会上说,基於两国的宪法都允许提出宽赦,所以大马才向新加坡提出宽赦杨伟光的要求。 他表示,已向杨荣文解释,大马並没有意思要干预新加坡的司法和行政权,两国一向都互相尊重。 阿尼法说,他也说明为何大马提早呈交宽赦信给新加坡的理由,即他担心若届时不在国內,將无法即时提呈宽赦信给新加坡。新加坡法庭已订在8月28日针对杨伟光的死刑判决进行司法检討。 ============================ Wisma Putra pleads for Sabahan on Singapore death row Wednesday July 28, 2010, The Start On-Line THE Foreign Ministry sent a letter to the Singapore government last week to plead for clemency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News Reports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社會為何要「救」楊偉光?

东方日报 26/7/2010东方议题 1986年,師專畢業的台灣原住民曹(鄒)族人湯英伸因怒遭欺壓和歧視,情緒失控而殺害僱主一家三口。台灣這宗轟動一時的滅門血案,輿論從最初的「泯滅人性」,漸轉為反省長久以來社會在漢人沙文主義下對原住民的壓迫及排斥,形成強大的「槍下留人」呼籲。雖然湯英伸最後難逃一死,但此事讓台灣開始正視多年來被視為當然的不平等族群關係,原住民人權運動就此展開。從一宗罪案,台灣社會能自我進行如此深刻的反思,不啻為動人。 回看因運毒而將被新加坡政府在8月處死的大馬沙巴青年楊偉光,也許有人認為他罪有應得,但是綜觀其成長背景,我們不能夠只看到他運毒這個加害者的角色,其實,他不也是社會制度的受害者? 台灣後來竭力消弭主流社會與原住民社會的不對等關係,制止另一個湯英伸出現;今天若任由楊偉光默默被處死,而不去反思我國社會制度的缺失及疏漏,一個楊偉光死了,相信往後還將有更多楊偉光出現。 當年,台灣原住民青年湯英伸想打工幫補家計,從阿里山部落前往台北求職,掉入求職陷阱,被僱用他的洗衣店老闆扣押身份證,一天工作17小時,不時被罵是個「只會破壞生意的番仔」。工作數天後,他忍無可忍要求離職,卻被告知倒欠老闆錢,雙方起爭議結果釀成悲劇。 根據週遭朋友及家人所言,湯英伸本是個純良、正直的山地青年,能詩能歌,還是「國家公費學生」。驚天血案發生,後來演變成台灣社會不禁思考,為何這麼一名山地青年,從小山村來到繁華台北,短短9天竟奪走3條人命?悲劇背後,是否存在著一個嚴肅的社會困局? 事件最終在台灣社會形成一股強大的「槍下留人」輿論壓力,甚至上書當時總統蔣經國請求特赦。大家都認為,站在法理上,湯英伸固然罪有應得;但另一方面該檢討的,是整個畸形扭曲的病態社會──主流社會對原住民的漠視、歧視,以及有形無形的莫須有排斥。 作家詹宏志就指出,湯英伸行兇,除了是殺人案件外,更是一樁大型的、複雜的、抽像意義的「體制罪行」。原住民社會在社會角落中忍受欺淩而求訴無門,若犯了罪,整個社會都脫不了罪行! 另一位知名作家楊照亦曾說過,湯英伸和許多族人是極度不公平社會中的底層受害者。「我們創造了一個讓他們無法有尊嚴地活著的環境,制度性地日復一日折磨他們,等到他們爆發了,我們又可以理直氣壯地抓住他們所犯的錯誤,將他們關進牢里,甚至槍決。」 這時,請把視線轉移到楊偉光身上。22歲的他,來自破碎家庭,父母在其3歲時離異,母親患上憂鬱症,住在沙巴油棕園的木屋,靠母親洗碗每月賺取460令吉養大。 為擺脫困苦,讓母親過上好日子,他12歲便離家出外闖蕩,16歲更離鄉背景到西馬謀生。 「當然,來自破碎家庭並非犯罪的藉口,但若社會有提供社會安全網,讓他接受基本教育,獲得基本溫飽,也許他就不會走上這條不歸路。」號召民間展開救援楊偉光行動的隆雪華堂民權委員會主席廖國華,感慨不已。 隆雪華堂文教委員會主席李書禎憤然指出,月入460令吉在我國已被列為赤貧人士,照理說應獲得政府援助,但事實上,楊偉光的母親當時並無獲得任何相關援助。 資源分配不均 此外,沙巴基金局每天都會發放牛奶,開學就發放書包、衣服等給貧窮學生。惟不知為何,楊偉光一家也不曾享有此項援助,也許是地處偏遠鄉區的關係。 「這無疑是資源分配不均,甚至可說被騎劫或佔用。國家若干措施集中在城市,下放不到邊緣地區及真正有需要的家庭,在執行上就存在著大問題。」 她接著說,新加坡是個極具執行力的國家,可能很難理解我國的這種情況。「我看到互聯網上評論道,楊偉光是個運毒者;但更值得我們思考的是,他為何會變成這樣?」 她強調,在功利社會下,人們往往只看到結果;但從楊偉光事件上,可看到有些罪犯其實原本不是壞人,而是個不幸的人,社會的援助從來沒出現在這個人身上。「當他誤入歧途的時候,社會真的有錯!」 台滅門案死囚讓原住民得正義 激發楊偉光效應需更多衝擊 (原文) 在台灣犯下滅門血案的原住民湯英伸的故鄉阿里山,過去叫做「吳鳳鄉」(吳鳳是死於與原住民紛爭中的漢人官員);住在阿里山上的原住民也被冠上一個奇怪漢姓──「曹」族。湯英伸事件的發生,對台灣原住民人權運動具有發酵作用。如今,吳鳳鄉改稱為原來的阿里山鄉,曹族還原為COU(音唸鄒),意為人類。 當年以《人間雜誌》為中心的搶救運動,雖然沒能救回湯英伸的性命,卻換來漢人社會開始感覺到「番仔」、「山地人」的稱呼是不對的,反省多年來被視為當然的極度不平等族群關係。 湯英伸沒機會看到自己的族人從「番仔」變成「原住民」,但對於台灣原住民地位的提升,他的事件無疑是個重要的促進力量。 回頭看向大馬,以我國的國情及民智,楊偉光事件是否又能推動到,政府及社會進行對弱勢族群處境的省思及改善?對此,隆雪華堂民權委員會主席廖國華坦言,一個會思考的社會,是會出現像台灣般的迴響,而我國社會需要更多衝擊。 他透露,除了該民權委會及人民之聲,在拯救楊偉光行動上,各方力量也開始彙集起來,如「捍衛自由律師團」、基督教團體、政府外交部等都已加入行列。 問及楊偉光成功爭取特赦的機會是否渺茫,他堅定地說,如果完全不做,肯定沒希望;每個人多做一點,希望就多一點。 罪成只能判死刑,違憲? (原文) 「所謂特赦,並非如同封建時代皇帝赦罪犯無罪那樣,特赦後罪犯還是待罪之身,只是以楊偉光的案件來說,現有的懲罰本身會否出現了問題?」訪談中,隆雪華堂民權委員會主席廖國華一再強調,楊偉光有罪,這點毋庸置疑,但他所犯的罪,是否足以致死? 他透露,我國及新加坡目前各有一群律師準備提呈法庭,以檢討「唯一判決是死刑」的刑法是否已違反憲法。 他解釋道,按照正常程序,法庭判決罪犯罪成後,會暫時休庭,律師可進行求情。這個「求情」程序對最終刑罰的判決有著莫大影響。 求情權利被剝奪 「當刑罰被註明只能有死刑一種判決,即把求情的因素完全從法律制度中抽離,所以有些律師認為這已違憲。」他說,若有求情這個程序,綜觀成長背景,楊偉光的刑罰極可能沒這麼重,如今此「權利」已被剝奪。 據知,這群律師之前一直在討論此議題,惟楊偉光事件的發生,讓他們意識到修正此類刑法的急迫性。 「其實,赦免不是法外情,而是法內情,本就是法律制度的一部分。」廖國華指出,任何被判死刑的案件,等到在所有法庭完成上訴後,會自動呈到寬赦局。 這是因為法律制定者已看到,有時法律條文過於刻板,才有此一做法。 教育任由輟學生自生自滅 (原文) 據報導,16歲隻身飛來西馬謀生的楊偉光,一開始在餐館當廚師,因飽受歧視與虐待而離開,後在耳濡目染下開始售賣盜版光碟。後來,「上頭」告訴他,販毒的刑罰比販賣光碟更輕,至多坐牢2、3年即可,在信以為真下,他踏上運毒不歸路。「有些人也許對他的無知感到匪夷所思,但試想想,他小學5年級就輟學,連華語都不會說,可能連閱報都有問題,加上小時被父親拋棄,只要犯罪集團『上頭』對他好一點,就深信『老闆』的欺騙,是不足以為奇的。」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Judicial Review Hearing was Scheduled on 28 July

Yong Vui Kong’s counsel, Mr M Ravi has filed in the Judicial Review in High Court on 21 July 2010. The hearing is scheduled on this coming Wednesday, 28 July 2010@ 10am at the High Court of the Republic of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Legal Proceeding | Tagged | Leave a comment

佛教怎么看死刑?

原文: 南洋商报佛教焦点报告 大师对死刑的看法…… (特整理4位佛教师父对死刑的看法,不完全一样的看法,展示不同角度的切入。) 达赖喇嘛:坚持废除死刑 达赖喇嘛是国际特赦组织的一份子。他表示虽然死刑是要给人有警惕作用,但还是有很多人一直在犯罪,所以光是靠身体的惩处是不够的,要改变对方的内心。他认为以长远的角度来讲,必须在社会里推展人类心灵的价值。他继续坚持废除死刑运动。 星云大师:尽量不用死刑 星 云大师表示“尽量不用死刑”,但全部废除,有失因果公平。他指出,上天有好生之德,可改用刑罚代替死刑,但有些恶性重大的人,杀人无数,如全部废除死刑, 有失因果公平的道理。他提醒,生命要对自己负责,死刑不是废除不废除的问题,也不完全是司法的问题,司法界应与宗教界共同关心这议题。 圣严法师:主张废除死刑但需考虑社会情况 已故的圣严法师在生前认为,如果只单纯地根据佛教的立场,他会主张废除死刑。但是圣严法师认为,并不能只是“站在一位佛教法师的立场”,还必须考虑现实社会的情况。他反对在社会条件成熟之前,贸然废除死刑。 昭慧法师:废除报复主义的死刑观 昭慧法师是台湾佛教界少数曾实际参与救援死刑犯活动的僧侣。昭慧法师坚持废除死刑,她认为,基于佛教三世轮回、因果报应的信念上,不认同报复主义的死刑观。 ======================================= 佛教怎么看死刑? 2010/07/22 2:24:35 PM,南洋商报佛教焦点报告 ●文:温金柯(台湾佛教学者,积极参与废除死刑运动,著有《佛教反对死刑:经证汇编》一书) 佛教是历时二千多年的宗教。这么庞大的信仰群体,对一个单一、属于世俗法律制度的问题之态度,似乎不好简单回答。因此我想将这个问题分成几部份,作更具体的回答,即: (一) 佛教的创始人──历史的佛陀,及最初的教团信徒对死刑的态度是:佛教诞生于一个有死刑,且刑罚相当严厉的社会,但对宗教领袖相当的敬重。佛陀制定的戒律, 禁止杀生。“不杀生”在所有各种身份(出家、在家)的佛教徒的戒律中,总是放在第一条。佛陀主动的救援可能被追捕的凶犯(央掘魔罗)、被动的接受即将临刑 的死刑犯之请求,并成功的关说使脱免于刑。 (二)佛教的经典表述的对于死刑的态度:声闻佛教的经典,发展出来的业报理论,认为判人死刑的 国王、法官,执行死刑的刽子手,都犯了“杀生”罪,将会得短命报,及去特别的地狱。大乘佛教的经典,在菩萨道中,将救援死刑犯视为菩萨必备的德行,甚至必 须以身相代,否则没有资格自称菩萨,并从中发展出死刑犯可以向他求援的观世音菩萨(施无畏者)的信仰。 (三)佛教史传中,佛教徒或佛教群 体对于死刑的态度:马鸣、龙树著述的佛教史传都提到贱民阶级的刽子手信佛后,为了拒绝行刑,而被国王处决殉道的故事。阿育王起先严刑峻罚,设地狱城,整治 犯人。后来受佛教僧人的责难与启发,皈依佛教后,破坏地狱城,改采宽刑政策。玄奘、义净的游记都提到此事之古迹。 (四)佛教的传布,日本,八世纪有轻刑倾向,在平安朝之后,346年没有执行死刑。佛教对中国死刑的废止基本上影响较小,没有免除死刑的记录,而且信佛虔诚的帝王,如隋炀帝、武则天,都是酷刑者。西藏从十四世纪,开始出现佛教统治者之后,就把死刑废止了。 因果报应是佛教的信仰,“造因不受果报,不合天理”确实如此。但是佛教的这个信仰,适用到对待死刑的态度,在经典中、历史上呈现出来的方向,却是一贯的反对死刑。因果业报是佛陀金口宣说的教理,但是为什麽佛陀却并没有因此认为就一定要有死刑,却反其道而行呢? 救人性命危难是一种善业 其 实,佛教的道理是一贯的,并没有不合逻辑之处。因为,既然杀人造恶业,必定会有恶报。而执行死刑,也是杀人,也是一种恶业。为了避免恶报,因此不愿意有死 刑。相反的,佛教徒还相 信,救人性命于危难之中,是一种善业。因此,佛教徒不但自己反对死刑,也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救援死刑犯,甚至使国家废止死刑。 佛教的因果业报理论是如是因,如是果,不因为天神、或任何有势力的人主观所能改变。因此,“恶有恶报”不是“甲打乙一下,乙必定要打甲回来一下”这样的因果 关系,而是以甚深的缘起,终必受报的方式来呈现。因此既然相信“造因必定受报”,就没有“非对杀人犯执行死刑,才一定合乎报应”的道理。因为无论如何,造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A Letter to Yong Vui Kong

Dear Vui Kong, Thanks so much for your letter. I’m sorry it’s taken me this long to reply. Your brother Yun Leong tells me you are amazingly strong. That you’re prepared to accept whatever happens next. That you want to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Vui Kong's Story | Tagged , | Leave a comment

Must Yong Vui Kong Die?

Josh Hong, Jul 23, 10, 12:20pm (Malaysia Kini) An internal survey carried out by the MCA in 2003 found that 25 percent of Chinese Malaysian students quit schooling before completing secondary education. Entitled ‘Not One Less’, the report also reckoned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 | 12 Comments

Save Vui Kong Campaign kicks off in Sabah

by Lawrence Shim , July 23, 2010, Friday (The Borneo Post) SANDAKAN: The Save Vui Kong signature campaign,  carried out nationwide in Malaysia and Singapore, 100,000 nationwide and Singapore by August 20 was launched here yesterday calling upon elected representatives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Campaign, News Reports | Tagged , , | 2 Comments

杨伟光非死不可?

作者/唐南发专栏 Jul 22, 2010 12:21:30 pm (独立新闻在线) 【乱石崩云/唐南发专栏】2003年,时任教育部副部长韩春锦展开了一项名为“一个都不能少”的内部调查,结果我国有高达25%的华裔学生在完成中学教育之前辍学,而这当中,估计有65%以上是在参加初级评估考试(PMR)前就离校。 这 些辍学的孩子最终都去了哪里呢?虽然我们没有确切的数据,但平常走在全国大城小镇的街道上,都能看见许多华裔少年在兜售盗版光碟,在跑马机场或网咖打工, 又或参与刮刮乐的诈骗行为等;有点胆量的,干脆到美国,澳洲或英国“跳飞机”。而最令人忧心的,是为数不少的青少年在旁人误导下铤而走险,步上走私贩毒的 不归路。 虽 然说马来西亚的经济在过去的二十年经历了极大的转变,比起祖父母辈,物质生活也颇为丰厚,却掩盖不住社会结构变更,贫富差距扩大所引发的负面效应。政府重 点发展重工业和城市经济,乡镇的农渔产业遭忽视,以至无论来自哪个族群的孩子在辍学以后,除了出走到城市,几乎不可能有其他出路。 城市表面 的光鲜遮掩不住底下的阴暗。以考试为本的教育体系让众多孩子无法跟进,辍学之后因为缺乏一技之长,到了城市一样看不到前途。于是,马来人社群有飙车族和追 龙族(吸毒者),印裔青少年则参与黑社会或打家劫舍,而少了辍学的华裔子弟,嫖赌等行业恐怕也深受影响。就连幅员辽阔,资源丰富的东马,许多原住民女性亦 被迫到西马投入声色犬马的行业或性工作。 日渐高涨的生活成本使双薪收入成为必然。父母在外工作,也无暇关注辍学后孩子的心灵需要,一个不慎,误交损友的结果成了一家人永远的痛。这一切都是马来西亚过度追求经济指标,漠视社会公义的苦果。 全球化的错觉 华社谈华教,一方面悲情,一方面却爱炫耀有多少华裔子弟靠获全A,哪所学校拥有最多的“小状元”,又有多少独中生获新加坡大学录取等等。但那为数高达十万的华裔辍学生,竟然鲜少人关注。 几 年前,美国《纽约时报》的托马斯费里德曼写了本《世界是平的》,顿时成为全球畅销书,本国中文主流报章的评论人跟风唯恐不及,纷纷以这位美国精英的观点来 呼吁华社不要自暴自弃,“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反正世界是平的,凭着我们的“优势”,没有国家会拒绝我们的华裔人才。霎时让人有一种错觉,以为每个 华裔子弟都是另一个比尔盖茨或蔡明亮,人人都有条件“走出去”。 没错,世界是平的。有才华有抱负的人,大可勇闯欧美或中港台;华裔辍学生,也一样拥有和全球化接轨的可能,最大的机会就是国际贩毒集团积极“招募”失学的年轻人加入这个犯罪行业。截至今日,已有多名我国公民因为试图携带毒品入境,遭中国、台湾、新加坡和印尼当局拘捕。 新加坡司法公正不阿? 沙 巴青年杨伟光因贩毒遭新加坡法庭判处死刑。在执法严厉的新加坡政府眼中,杨是加害人;但杨本身何尝不是失败的教育体系,破碎的家庭和社会贫穷的受害者?再 者,事发当时,他还是个刚满18岁的孩子。年幼时候所承受的创伤,让他无法辨别是非黑白。如今皈依佛教而有所顿悟,难道严苛的法律就不能考量人之常情? 因为新加坡被公认是举世最廉洁的国家之一,因为新加坡吸收了大量的马来西亚人才,因为新加坡政府看似公平的政策更凸显马来西亚种族政治的恶劣本质,华社倾向相信那里的司法是绝对公正不阿的,新加坡政府对所有死囚都是一视同仁的。 可 惜这个认知如今受到质疑。读了英国籍的前新闻工作者亚伦沙德瑞克(Alan Shadrake)所撰写的《快乐的侩子手:审判新加坡司法》(Once a Jolly Hangman : Singapor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 | 1 Comment

宽容是新加坡的星光

杨善勇, 2010年7月22日,傍晚 7点28分(当今大马) 这些年月上下游走新加坡,我开始知道这个岛国造建的秩序,逐渐体会那里的工作规矩。那是法理分明的法制成就的社会康宁,没有人情可靠也没有关系可言,谁做错了就要接受惩罚。 大家生活总是战战兢兢做事一样战战兢兢。我来返酒店乘坐德士,司机的诚惶诚恐真的让我同情。尽管孰能无过,一不小心多走了一小段路,车子U折回头之前先要道歉,然后主动扣钱。 报章报道人非圣贤的那些过失,高举的都是法律的章节公案的判词。那个星期翻看一连五天的《海峡时报》偶读法官下判,开口说的就是本庭要传送一个清晰的信息……。 部长:赦免传递错误讯息 马来西亚籍死囚杨伟光上情总统宽赦,如今面对的似乎也是同样的观点。后援会协调员饶兆颖律师引述新加坡法律部长山姆甘(K.Shanmugan)的那席谈话,透露的正是这一回事: “山姆甘甚至在杨伟光正式提呈特赦请求时,已经说,‘杨伟光虽然年轻,不过若新加坡政府就这样放过他,会带出什么讯息?我们将向全世界的毒贩发出讯息:你必须确保你选择一个年轻人,或一个孩子的妈妈来运毒入境新加坡。’” 宽容让新加坡增添大爱光荣 部长的说辞,我们设身处地,自然可以完全理解。然则,除了选择预定的悲剧,一旦考虑宽容22岁的杨伟光,促成他的第二次重生,恐怕不仅加添了新加坡大爱的荣光,还能为天下政府散发正面的信息,确认社会教育和社会工程的举足轻重。 是的,杨伟光的不幸遭遇,恰是这个地球社会的一页悲歌。他出身单亲家庭,由妈妈一手带大,在穷困线上挣扎。他从年少开始飞到吉隆坡打工,一心想要赚钱因此一不小心走入错误的旅途。 该为孩子误入歧途疚悔自责 回顾这样感伤的往事,我们应该疚悔自责,谁也没有在为这些需要辅导的孩子,及时做出什么,我们甚至也没有为这样的一个急需社会集体关注的家庭,第一时间伸出绝对必要的援手。 如此,当19岁的杨伟光一时糊涂,决意在2007年47克海洛因运往新加坡,似乎确是一个可以预见,必然发生的一个规律;乃至他的生命延续,从此面对了惊慌和错愕。 杨伟光领悟正道可惜已太迟 《东方日报》的新闻说得明明白白,“当杨伟光被捕的那一刻,他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并一开始即承认有罪,直到调查官告诉他将面临死刑或终生监禁后,杨伟光才痛哭”。 接踵而来,都是历史。杨伟光如今认识了光明领悟了正道也感受“一个人在世,终有一天必定会死”,所以他在牢房之内“每一天都进行努力修行与学习”,可惜一切仿佛太迟了。 我们不愿挑战现有的司法制度下新加坡存废死刑的最后决策,但是,我们真心恳求总统先生,或许不妨从长计议;因为这个特殊的个案,网开杨伟光一条生路,在新加坡百姓的大爱,得到万盏星光的指引,找到U转回头的大方向。

Posted in Features / Articles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